戰國大召喚

二千四十六章 雷馬陣(1/2)

“你…!”哈薩爾原本隻打算和典韋糾纏角鬥,他追來自己就跑,他不追自己就騷擾他,典型的撩完就跑,可是此刻的典韋怒不可遏,手中的戰戟直接投擲而來。

此刻的哈薩爾是避無可避,直接被典韋砸中了臉門,慘叫一聲:“啊…!”

“轟!”典韋一戟而下,直接將他斬落馬下,可謂是淩厲而快速,解決了哈薩爾這個蒼蠅後,典韋不在耽擱,騎著胯下的戰馬,怎麼都感覺不自在,當即翻身下馬,徒步追向韓毅。

“蕭達凜!務必攔住他們!”伯顏虎目盯著韓毅衝鋒來的方向,韓毅那邊彙聚了太多的士兵,幾乎已經成為了一股洪流,一但韓軍衝垮了他們的防線,到時候局麵就十分被動,他們隻能在韓毅的鐵蹄下艱難防禦,隨著時間的推移,此戰必敗啊。

“殺過去!將士們為了家園衝鋒!”蕭達凜也是身經百戰的上將,自然不會因為眼下的局麵而絕望,當即率領迭該、紮哈木、鐵木真兀格、桑昆四人死死的防禦住己方士兵最後的防線。

“賊將休要猖狂!宇文成都來也!”一聲叱吒,年歲四十多的宇文成都催馬持刃,怒視著前方阻礙的五人,大喝道:“大王速速追殺!這裡交給末將!”

“交給你了!”韓毅衝著宇文成都點頭,拍了拍胯下小白,怒喝道:“殺!”

鐵木真卻是沒有想象中那麼開心,心中火急火燎,鐵木真仔細的觀察戰局,半晌這才開口道:“我軍的傷亡如何了!”

“可汗!鐵雷八寶和耶律休哥二位將軍戰死!我軍情況……”窩闊台護衛在鐵木真身前,神色無比凝重。

“拖雷!”鐵木真騎著戰馬,看向自己這個最小也是鐵木真最為疼愛的兒子。

“父親!”

“準備好退路!如若我們一但戰敗!你率領殘部直接撤入草原深處,尋求活路”鐵木真看著拖雷,他已經在準備後手了,這場戰爭雖然看似平衡,但局麵已經開始朝著不利的方向發展,他必須要為自己的部落留下種子。

“可是…父親!”拖雷麵色凝重,正欲反駁鐵木真,鐵木真卻是直接打斷他的話,神色嚴峻道:“沒有什麼可是的!你是最後的希望!明白嗎?”

“明白!”

拖雷咬著牙隻能應了下去,鐵木真這才放下心來,虎目盯著前方,看向因為有韓毅衝鋒陷陣的戰場,鐵木真當即招呼一旁的窩闊台道:“隨我出征!”

“是!”一旁的窩闊台雖然沒有說話,但內心卻是及其的複雜,父親終歸是選擇了拖雷做繼承人。

“轟!”距離鐵木真數百米的地方,轟然炸開了鍋,兩三員逃竄的士兵避開周邊的火焰,鐵木真暗罵該死,不用說都是文聘的震天雷。

“這群兩腳羊當我們好欺負啊!衝過去!殺了他們!迭該、紮哈木、鐵木真兀格、桑昆你們隨我來!”蕭達凜避過眼前的震天雷,怒不可遏,拔出懷中的彎刀,騎上戰馬,直衝前方奔襲殺去。…

“天寶將軍宇文成都在此!賊將休要猖狂!”宇文成都暴喝一聲,手中的鳳翅鎏金鏜四下揮舞,迎麵便是撞向了五人。

“合力殺了他!”鐵木真兀格盯著宇文成都,怒喝一聲,手中的狼矛直接朝著宇文成都刺去。

“找死!”宇文成都怒喝一聲,雙目如虎,威震四方,手中的鳳翅鎏金鏜輪動如雷,化為紅芒,伴隨著宇文成都一聲怒喝:“朝天闕!”

“叮,宇文成都慣勇屬性發動,武力加8,基礎武力值107,武器鳳翅鎦金镋加1,渾紅獸武力值加1,當前宇文成都武力值117”

“叮,特彆提醒,基礎武力超過104,不受宿主技能一帝增幅!”

“叮,宇文成都群挑屬性發動,每增加一人武力值加4,當前為5人,宇文成都武力值加20,當前宇文成都武力值137!”

“轟!”猩紅色的血氣在鐵木真兀格麵前越放越大,就好似一座天闕,碾壓而下,鐵木真兀格麵色驚懼,急忙雙手舉起狼矛格擋。

“轟…哢嚓!”巨大的力道傾泄而下,宛若九天瀑布勢不可擋,鐵木真兀格手中的狼矛瞬間被宇文成都給轟斷,赤紅色的血氣浮現在宇文成都周身,宇文成都猛然一計挑殺。

“呼呼…噗呲!”鐵木真兀格連遺言都沒有說出來,直接身死當場!

“叮,當前為四人,宇文成都武力值下降4點,當前宇文成都武力值133!”

“這個家夥…!”紮哈木盯著宇文成都,眼中滿是忌憚之色。

“顧不了那麼多了!兄弟們現在正是拚命的時候!一起上!”蕭達凜眼見勇武不凡的宇文成都,當即大聲招呼剩餘三人,一同壓向宇文成都,朝著他的小腹、瞳孔、咽喉和心臟刺去。

“找死!”鐵木真冷哼一聲,手中的鳳翅鎏金鏜四下揮舞,怒喝:“開!”

“叮,宇文成都巨力屬性發動,個人武力值加7,當前個人武力值140!”

“哢嚓…碰碰碰!”四人手中的兵器一一被宇文成都震飛,在空中盤旋了三四圈,這才掉落在地麵上,四人雙世染血,虎口開裂,巨大的疼痛讓他們差點昏闕過去。

“死!”宇文成都一招一個,正在前麵的衝鋒的韓毅腦海中卻是響起了四道聲音。

“叮,宇文成都斬殺迭該,宇文成都武力值下降4點,當前武力值136”

“叮,宇文成都斬殺蕭達凜,宇文成都武力值下降4點,當前武力值132!”

“叮,宇文成都斬殺桑昆,宇文成都武力值下降4點,當前武力值128!”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