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大召喚

二千四十八章 鐵木真死(1/2)

將對將、兵對兵、帥對帥

兩軍血戰,李存孝雙目如虎般盯著粘得力怒喝:“殺過去!”

李存孝手中禹王槊四下揮舞,配合畢燕撾,宛若龍蛇風雲,禹王槊在粘得力眼中幻化為滿天的赤紅火雨。

粘得力麵色頓時一陣巨變,看著李存孝的招式,猛然雙手緊捏著手中的戰錘,怒喝:“去”

“叮,粘得力拋錘屬性發動,阻擋敵軍強勢進攻一次,個人武力值加10,基礎武力值104,紫金錘武力值加1,汗血寶馬武力值加1,當前粘得力武力值116!”

粘得力手中的紫金錘直接化為一道流星,向著李存孝的額頭砸去,李存孝禹王槊一甩,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將粘得力拋殺來的紫金錘給震了回去。

巨大的力道讓粘得力鏈接在錘子上的鎖鏈都開始抖動不已,麵色嚴峻的盯著李存孝,同時有預感,這是他的大敵。

“叮,粘得力重力屬性發動,自己的兵刃比敵方重時候,武力值加10,當前武力值126!”

“轟!”此刻的粘得力不在耽擱時間,雙手捏著紫金錘,猛然轟殺向李存孝,金屬的碰撞,擦出無數的火花,兩杆兵刃在不停的抖動著。

“啊!”粘得力咬著牙,歇斯底裡的怒喝,想要將手中的紫金錘砸向李存孝的頭上。

然而…

“哈!”李存孝雙目赤紅,眼中殺意儘顯,怒喝一聲,雙臂上猩紅色的血氣漸漸凝聚成一副修羅的模樣,漸漸的粘得力看到了這員武將的全貌,他的雙眼宛若獅子一般狂傲凶猛。

“赤王”李存孝雙臂青勁爆起,雙兵閃動,猛然一招打出。

“叮,當前李存孝武力值141!”

“呼呲!”粘得力紫金錘投手,巨大的餘力之下,自己的雙臂直接被李存孝給切斷,鮮血泉湧,粘得力歇斯底裡的慘叫:“啊!”

“斬!”李存孝怒喝一聲,手中禹王槊一甩,一顆大好頭顱被斬落馬下。

草原第二勇士就這樣死於非命,木華黎看的是清清楚楚,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然而麵對嶽飛訓練有素的背嵬軍,他絕望了,他的戰敗,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駕…駕…!”韓毅率領兩千背嵬軍緊追不舍,看向前麵逃竄的鐵木真,韓毅大喝道:“鐵木真休走!”

鐵木真聽到後麵的唏噓聲,急忙回頭觀望,隻見韓毅率軍向著狼居胥山衝鋒,緊追不舍,頓時鐵木真額頭上冷汗直冒,心中更是百感交集,有憤怒、恥辱、恐懼、悲涼!”

“父親快走!兩位哥哥咱們攔住韓毅!快!”拖雷猛然調轉馬頭,窩闊台!察合台兩人無奈,隻能率領最後的八百騎兵斷後,為鐵木真爭取時間。

“擋我者死!”韓毅已經殺紅了眼,一身赤黑色的戰甲,早就鮮血淋漓,看著自不量力的敵軍,當即怒喝。

兩軍交戰!人仰馬翻,局麵焦作,雖然韓軍有人數上的優勢,但拖雷等人死戰,不相上下,一番龍虎爭鬥,死傷在不斷的攀升。…

“駕……駕……!韓毅休要張狂拖雷來也”拖雷騎著戰馬,衝鋒來到韓毅陣前,手中彎刀直接朝著韓毅砍了過去。

“找死!”韓毅猛然怒喝,手中戰戟寒光一閃,猩紅色的血氣撲麵而來。

拖雷還不到110點的武力值,如何是韓毅的對手,直接被一戟挑殺,人頭滾落在軍隊之中。

察合台、窩闊台哪裡還敢造次,紛紛側轉馬頭,避開韓毅這個煞星,然而千防萬防,他們二人沒有防住嶽雲,一人一錘,一計金瓜擊腦,直接砸死在此地,嶽雲收拾殘兵,開始將眼前這些炸碎,一一處理乾淨,這才緊趕慢趕的往山上追殺而去。

“駕…駕…駕!”此刻的鐵木真已經疲憊不堪,騎著戰馬衝殺上山頂,時不時回頭,看看有沒有敵軍追殺而來,現在的鐵木真如同喪家之犬。

鐵木真環顧四周的環境,一片白青石山,下麵還有一湖池水,周邊鬱鬱蔥蔥,到是一處美不勝收之景,鐵木真深吸一口涼氣,感受著大自然的清醒,喃喃自語道:“想我鐵木真英明一世,不曾想落到了今日這般田地,韓毅我要殺了你!你等著!隻要我不死!我一定要攻入中原!殺儘所有的兩腳羊!”

“我看你是沒有那個機會了!”韓毅騎著戰馬,怒視著鐵木真,胯下的小白氣喘如牛,顯然為了追趕鐵木真,他也是拚儘全力。

“韓毅”正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鐵木真虎目盯著韓毅,死死的握住手中的刀柄,麵色凝重的盯著韓毅,虎目掃蕩著韓毅身後,發現沒有人追趕,鐵木真這才放下心來,怒視著韓毅大喝道:“我必殺你!”

“正好!你我在這裡做個了解!”韓毅放下手中的蒼龍鎮天戟,拔出寒光淩厲的帝恨,翻身下了小白,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即來到鐵木真麵完道:“你不是要殺我嗎?不會隻是口頭上說說!連這點膽量都沒有吧!”

“哼!你們中原人有句話說的好!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鐵木真翻身下馬,手持著彎刀,怒視著韓毅,雙目謹慎,怒喝道:“來吧!”

韓毅雙手持著帝恨,目露凶狠之色,虎目盯著鐵木真,血淋淋的雙手死死捏住帝恨,神情淡漠道:“我其實挺欣賞你的!在我的時代裡,你的確為天驕!”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