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歸途

38 試煉的目標(1/2)

狂級建築內,二層。

陸凝以跑酷的方式穿過了一段地麵被掀起來的走廊,落在了一扇門前,她伸手將門迅速拉開,側身躲了進去。

變形藥丸——變成老鼠逃跑這種事情聽起來可能有些丟人,但是當性命受到威脅的時候,陸凝甚至想變隻蚊子,可惜坊市裡麵沒有賣的。

以及這個藥丸的作用時間與對方描述的嚴重不符,對方說至少能堅持四百秒左右的變身時間,然而陸凝剛從走廊的裂縫中鑽出來就變回來了,差點把她擠在牆中間。

靛墨行刑者已經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陸凝重新適應了一下身體之後便將耳朵貼在了門上。這裡是一個茶水間,很小,但也正因為如此更加安全一些。她聽見外麵傳來了一陣陣令人牙磣的響聲,仿佛有什麼東西正在被磨碎一般,陸凝猜不出那是什麼東西,不過肯定不太妙就對了。

她感到門的溫度有些不對,立即便閃到了一旁。溫度——這是狂7蒼焰最擅長的東西。儘管此前蒼焰毫無牌麵地被一群執行者暴打過,然而那也是因為蒼焰需要持續升溫慢慢提升自己的威力,單一突破的時候隻要人多就打得過的緣故。

而如今在外麵逛著的蒼焰已經到達什麼程度了?光是根據“天乾”和“地支”的計時來看,這裡從發生突破收容開始就已經經過了很長的時間。

陸凝遠離了門邊,而蒼焰也沒有破門而入,外麵的響動很快就消失了。陸凝將一劑幻身藥取出來灑到了身上,這種藥劑能夠給自己覆蓋一層如同變色龍一樣的外殼,但僅僅是光學隱形而已,對於有任何其它探測手段的收容物來說這就是在搞笑。

算了,搞笑就搞笑。

她走了出來,三級警報意味著全建築的封鎖,但建築內部倒是不會再進行全麵封鎖了,執行者們可以任意啟動或者關閉走廊裡麵的藍色光網防禦,針對狂級的還是有些效果,陸凝出來之後便將走廊兩端的光網全都打開了,這樣一來這條走廊也暫時處於了安全狀態。

也就是“夢裡河山”與“眾生如我”讀到下一個時刻之前。

現在麵對的一個問題是,這一次的演練究竟要做到什麼程度?柯勇並沒有說出一個明確的演習目標來,究竟是協助完成鎮壓?還是生存到鎮壓結束?

陸凝回憶了一下自己虛化之後的所見。首先,柯勇沒有模擬出所有執行者具體的細節,這就意味著柯勇的核心武器並不能纖毫不差地顯現出這起事件的原貌來,那麼究竟是沒必要,還是做不到?後者的概率也許更大一些。因為過去那些執行者的實力、核心武器、特點固然能夠通過某些資料獲得,但是具體的戰鬥細節,細節到使用什麼能力應對什麼危機,這種東西根本不可能被複原出來。

如果這個前提成立的話,柯勇的“演武”就並不是在時間概念上觀察並複現過去的事件,而是以他所知道的限度去複原——儘管這裡麵一定有很大的自由度,卻逃不出這個框架,那就是這裡除了之後進來演練的執行者以外,其餘的一切均不超過柯勇已知的範疇。

更直白一點說的話,就是所有的收容物能力均屬於已記錄的範疇之內,不會有意外發生。而這樣一來,演練的目的就肯定不是讓執行者們去學習如何應對意料之外的收容物危機。

“生存練習的可能性更高……原來如此。”陸凝微微點了點頭,“學會如何在複雜的收容物大量突破環境下保命嗎?”

這種演練無疑是有缺陷的,然而對於執行者們來說,也沒有更好的機會了。因此才會有多次試錯的生命,因此才不需要給執行者們真正的生死存亡的緊張感。

理清思路之後,陸凝便伸手打開了藍色光網。這東西的確有效,但是這隻是被“演武”呈現出來的有效,也就是柯勇認為這個收容物無法突破,它就不可能突破,對於現實情況來說沒有價值。

陸凝開門走出。這個建築物裡麵的收容物沒有她能自己單挑的,隻能對付一些衍生體。當然,狂級建築裡麵的收容物也沒那麼多,建築夠大,碰到收容物的幾率相應就比較低。

隻要躲開那些無視建築之間的就可以。

陸凝一個側滾,赤紅色光柱擦著太陽穴掃過,這一輪的隨機點名輪到她了,然而她卻也沒什麼辦法。朱雀巢突破收容後會在隨機的一條走廊內“綻放”,跟著便一直進行這種全領域打擊,而在如今三級警報的狀態下,隻能指望那個建築內的執行者能夠對朱雀巢進行鎮壓了。當然,在青龍鋒刃尚未被收容的現在,單單是朱雀巢突破了收容威脅並不是很大,隻要被紅光預瞄準線鎖定的瞬間能躲開就可以了。

她跑動起來,衝進下一條走廊,很快就看到了一群“老朋友”的身影,秋風的墓園已經製造出了大量的不死士兵,它們的數量比起此前鎮壓的那一批來說要更多,而且其中已經產生了大量高級個體。

陸凝立即舉起了荒疫和喪鐘,雙槍同時開火。藍色的火與綠色的瘴化為子彈掃射而出,爆發式的彈幕襲擊在走廊當中炸裂。狂級的荒疫擁有足夠強悍的壓製力,病毒與菌落可以腐蝕不死士兵僅存的生命部分——那片骨頭架子。而喪鐘的火可以將低級不死士兵的骸骨燒成灰燼。

“喂!”

陸凝聽見有人在喊,她看到了幾個執行者正在從走廊另一邊衝過來,更多的不死士兵正在從門裡麵湧入,一名執行者急忙啟動了門上的防禦,光網將後麵撲上來的不死士兵無差彆切裂成了碎塊,而且被切碎的那些士兵竟然無法再次聚攏複活了。

“那邊也有人!幫忙!”

陸凝聽見了對麵執行者的聲音,她一個扭身躲開了一發不死術士的死亡射線,兩個軍官想跳過來,被後麵一名執行者拋出的兩隻鉤子給抓了過去,瞬間便是一片火力網上來給打成了骨頭碎片。

這些執行者的麵目並不是不清楚的,也就是說是同樣進來試煉的執行者。陸凝在他們的支援下很快與眾人彙合,數了一下,這群執行者有九個。

“嘿,是你啊?哈哈,真巧。”一名女性執行者對陸凝笑了笑。

“艾莉西亞?”陸凝記得這位在強級建築工作的時候有過一麵之緣的執行者,緊接著她就看到旁邊芬裡克也在。

穩重的男子向陸凝點了點頭。

“我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在休息室裡直接實體化啦。結果好幾個人居然跟著也這麼做了,嘿嘿,估計是我帶了個壞頭。”艾莉西亞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然後大家就先合力突圍了,我們最開始有十幾個人來著,不過死了一次之後就沒繼續在一起行動了……”

“艾莉西亞莽撞了。”芬裡克擲出兩隻梭鏢一樣的東西,將兩個剛剛爬起來的不死士兵釘回地麵,梭鏢上青光一閃,小型爆炸將兩個不死士兵炸碎。

“我也道歉啦。”艾莉西亞哼了一聲。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