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歸途

41 循序漸進(1/2)

b/b陸凝落在了六角盤的上方。她能感覺到身體裡被注入的力量正在慢慢減弱,畢竟不是她自己的核心武器效果,晏融的灌注有時效性也是必然的。但是,當陸凝真正觸碰到那個外殼的時候就已經足夠了。

暗色的金屬外殼,其堅硬程度超乎想象,哪怕是“方舟”的炮擊也無法在上麵留下一絲痕跡。內部的能量正在快速導出,這些能量可以被陸凝身邊的曆石所探測出來,飛舞的小石頭在空中開始盤旋畫出了能量流動的規律。陸凝很快就從曆石的規劃中看到了那能量流動的實際情況。

那是設計圖。

流淌在六角盤內部的,是一條條走廊的設計圖,雖然陸凝對建築設計沒有多少知識,但看輪廓也能看得出來它們對應著走廊、收容單元、休息室等主要建築。

而這樣一來,周圍那正在聚集的宛如行星帶一樣的東西似乎也可以判斷是什麼了。

陸凝不認為自己能夠破壞這個六角盤,而破壞它也沒什麼必要了,她現在需要回去。

而就在此時,她聽到了一陣蜂鳴。

來了!

她沒有化為雷電,而是反手轟出了方舟的病毒炮擊,兩把核心武器已經塞回了槍套內,而另一把武器正從她的袖口中以怪異的折疊方式彈出——魔彈步槍。

三個白色的,宛如被信號乾擾了一般的影子瞬間出現在了六角盤上,其中一個被炮擊直接籠罩在了紫色的病毒當中,一個被魔彈步槍射出的子彈命中,無形的禁錮將其空間位置完全鎖定,然而還是有一個白色的影子邁著古怪的步伐歪七扭八地衝向了陸凝。

速度詭異,看著很慢,卻在幾次扭動之後就已經距離陸凝不過兩米了,就在此時,陸凝抬手聚集起了黃金色的雷霆,一把巨大的斬鐮淩空而落,將這個歪歪扭扭的白影一分為二。

封堵了三個白影之後,陸凝立刻向後倒下,黑霧彌漫,在她虛化的同時,一輛外殼被鮮血浸染的公交車呼嘯著從她臉上碾了過去,差一點就將她撞死在半空。黑霧急速落下,順著一扇被打開的窗戶就鑽了進去。

“陸凝!”

陸凝剛剛化為實體,就看到走廊上堵住了門的天宮,她一臉欣喜地喊道“幫個忙!我這裡快頂不住了——”

“凶b5都市傳說,哪怕是突破收容後最多也隻是到狂級為止。”陸凝說。

“哎?”

“但是現在居然能夠影響到這麼大的範圍,你是受到了什麼強化?”陸凝話音方落,槍火射出,洞穿了這個“天宮”。

“你……”

“天宮的防護罩可更加閃耀,僅僅是模擬一些特效並不能讓你完全成為她。你的末日核心呢?影響範圍擴大到這種程度,你的末日核心又會放在什麼地方?”陸凝補了幾槍將“天宮”打碎,一些碎玻璃一樣的影子落下。既然對方能認出自己,說明天宮至少已經與這個收容物打過照麵了,放在平時它的突破收容最多影響幾條走廊,而現在甚至能在六角盤上生成衍生體。

“歪扭人”、“死亡公交”、“相似的人”,這個收容物的本身是一本記載了大量都市傳說的剪報簿,其內部收錄的都市傳說哪怕是在收容期間也會不斷增多,殺傷力不算很強,卻非常惡心,殺不完還會乾擾判斷。哪怕這時候是在早期也是有夠多煩人的傳說的。

天空的六角盤,恐怕就是審判島上的收容物變得更加棘手的主要原因了。事到如今換誰都看得出來,這是審判島正在提升到如今狀態的過程,而這個過程伴隨而來的四級警報中,那些突破收容的收容物都在變得愈發詭異。

然而……沒有看到“神”。

這也不是什麼好消息,沒有神級收容物突破的情況下都能形成四級警報,那麼如果是擁有五個“神”的審判島發生同樣的事情……

就在這時,門被一道金色的光切裂開來,天宮、周維源、栗北依次衝入了門裡麵,看到陸凝之後頓時各自舉起武器。

“又是假的?”天宮喊道。

“這次是真的。”栗北逢代用杖尖一指,魔法陣在陸凝腳下成型。她的能力基礎就是複製幻象,而複製的時候當然能知道自己複製的是什麼東西,這個方法用來檢查身份倒是很方便。

然而這並不代表陸凝就信了他們。她的槍依然指著三個人。

“我們初遇的場景,說出來。”陸凝用警告的語氣說道。

“哈……錯位魔方。”周維源聳了聳肩。

“失落的魔導書。”天宮優利說。

“四季……花園。”栗北逢代看起來相當不想回憶起那個場景。

很好。

遊客們經曆的場景是集散地控權的,以集散地的優先級,這方麵的記憶是不會被一個收容物獲取的,也可以說是遊客之間獨有的隱秘。

“看來是真的。”

“都市傳說造成的威脅還是挺大的,不是嗎?”周維源笑了起來,“這種收容物多出來幾個,我們就不得不各自為戰了。”

“所以我們都得做好單獨戰鬥的準備……或者一個連接。”陸凝說道。

“好了,那個我們回去之後再討論。現在,先說一下這座建築物的問題。”周維源向下指了指,“我們從那個方向過來,也好好研究了一下這座建築的內部。”

“我也從外麵看到了一些不太一樣的東西。”陸凝點了點頭,“沒遇到麻煩?”

“一個讓我們繞開所有危險進行調查的路線,我還是能找得到的。”周維源甩了一下手裡的扇子,“長話短說,這裡有很多部門,應該有幾十個,分工非常繁複,雖然我們沒有那個能力調查到所有,不過大部分部門已經能反映出這個時候的審判島情況了。”

“冗雜,低效率?”陸凝問。

“他們並不按照我們這樣將不同難度的收容物分在不同建築內,而是每一個部門負責控製六個收容物,所以說低效率也稱不上。然而這個方式有個弊端,那就是部門之間的難度是不同的,而且不會更改。這造成的問題就是,大多數執行者隻熟悉自己,最多包括周邊的收容物,一旦出現更大的問題就沒辦法解決。當然,因為這個時間的收容物較少,高威脅的也比較少,這個矛盾起先大概沒有凸顯出來。”

然後一次四級警報就帶來了團滅。

“而外麵則是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更高級彆的人,準備用我們那個世代的建築樣貌對整個審判島進行替換。”陸凝說。

“替換?那豈不是說……現在我們所在的這個建築會消失?”周維源立刻明白了陸凝的意思。

“消失?那倒不會,我更偏向於環狀建築中間的空洞就是那麼打出來的。”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