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咸鱼捉鬼实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8章 问道(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好一个紫云观,何时又出了一个四境高手!如此年轻,有四十岁了吗?

    场间一时变得安静,只有细碎的议论声不时响起,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个叫青松的负剑道士。

    四十岁不到的四境武人,搁在任何一个宗门,都是足矣支撑宗门十年发展的人才,玄门中若有了这样的年轻人,无疑会引起江湖的广泛关注。

    寻常宗门要是出了这样一号年轻人,恨不得传令江湖,大肆炫耀一番,以壮宗门声势。紫云观居然将青松藏到现在才放出来,可见二流宗门底蕴之深厚,已经不在乎这点声望!

    这……这当真是旱得旱死,涝得涝死!

    “在下紫云观青松,请指教!”

    青松立于余弦身前一丈地,背后宝剑呛啷出鞘,起手式拿的是出云剑式,长剑背持在身后,剑尖指天,帅得一比!

    紫云观传承的紫霄云雷剑诀,修习到高深境界出,能以剑气化雷光,至刚至猛,乃是这天下一等一的霸道法门,斩妖除魔往往有奇效。

    青松这一手出云亮出,见识颇广的大佬们立刻齐齐倒吸凉气,如此漂亮的起手,含而不露,又不失锋芒的剑招,可见青松对紫霄云雷诀的修习,已有了很深的造诣!

    余弦只是淡淡瞥了青松一眼,并未接话,也不晓得他是应战还是不应战。但在众人眼中看来,这小子表面上淡定,内心肯定是慌了。

    假如猜得不错,赵咸鱼此时沉默不过是缓兵之计,心里必然是在思考对策。所料不错,这家伙很快就要找个理由拒绝动手!

    二重境的菜逼跟四境武人动手?对方还是执掌紫霄云雷的道门真人?

    别闹了,有脑子的人都晓得是结果!

    “赵咸鱼接战!”人群中有人叫嚣,唯恐天下不乱!

    “是啊!刚刚好大的口气,对天道理解那么深刻,修为想必也不差吧?”

    “把你的量子力学拿出来用啊!让我们看看你科学的力量!”

    余弦不与他们理会,却也冷着一张脸,但在那些起哄闹事的人看来,这菜逼肯定是怂了不敢说话,于是叫嚣得更加起劲。

    无极宗的弟子们这辈子也没被人这么闹腾过,千夫所指的对象,还是他们门中的上宾供奉长老,一个个羞臊得像是头回洞房的小媳妇,既好奇又害羞,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才好。

    “赵长老这次肯定是凉了……”有弟子难堪道:“确实是太年轻了,他那些量子理论,私底下交流就算了,怎么能在这种场合……”

    “是呀!我们无极宗建派有千年了,自己家的传承还能搞不明白吗?”

    “赵长老到底还是外人,他这次问道,是真的触犯众怒了!”

    “哎……可惜,我是看好赵长老的!”

    青松不满道:“赵长老,在下紫云观青松,请指教!”

    余弦打量着着眼前持剑道士,仍是不言不语。

    “赵长老如此作态,”青松道:“失礼!”

    随着他一声断喝,人群之中立刻又有人叫嚣起来,赶着给二流宗门的高徒壮声威一样:“赵咸鱼接战!”

    “别像缩头乌龟一样,有胆子大放厥词,没胆子跟同辈人切磋吗?”

    “孬种!”

    “不配!”

    “草!老子全发网上了,让你火!”

    李文豹跪在地上,轻声唤道:“师父,我怎么办?”

    余弦道:“为师是在问道,你该怎么办,便怎么办!”

    群情激奋,千夫所指,余弦表现得却十足淡定,李文豹知道师父这是真的淡定,并非那些人恶意揣测的强装,因此他受到师父的影响,也渐渐沉稳下心性,仔细思考余弦对无极的全新解读。

    然后他对着余弦,深深一磕到底,表情虔诚,如闻大道。

    观礼人群被他的认真吸引了注意力,一时间忘了叫嚣,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场间又一次安静下来。

    于是,师徒二人的对答,得以被所有人听见:“弟子认为师父所言理论很有道理,不过弟子资质鲁钝,需要慢慢参透,请师父指点!”

    余弦点头道:“让你一下子接受这样的见解,确实有些困难,不过今天刚好有机会,向你演示一遍为师所理解的道。”

    于是李文豹起身,让到余弦一侧,两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师父看,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但他这一起身,等于解除了余弦和青松之间的最后屏障,二人终得以正面相对。

    余弦取出一只古朴铁卷,在众人面前缓缓展开,坚硬古拙的铁卷展开之后,却轻柔得像张纸一般,上面镌刻着生动的一百零八鬼将、三十六鬼王,零散鬼士恶鬼更多,细细一数,尽有千余之众。

    千百鬼怪的对面,一位老道凌风傲立,手执古卷,仙人气派!

    有隐隐天威在头顶聚集,修为不够的弟子,根本不配感受得到,只有那些宗门大佬,因为生出了神念,已经感觉到不妥,纷纷皱眉观察周围,不晓得是什么情况。

    无形无相,不空不有,我身无我,立此法身!

    法身雷!

    开!

    一道粗如手臂的天雷当空劈下,直接击穿无极观的穹顶,落于余弦身上!

    “我草!这货遭天谴了!”有人吃惊大喊。

    余弦全身上下雷光缠绕,道:“文豹,机会难得,你仔细看好!”

    “弟子遵命!”

    余弦轻轻一步迈出,原先所在的位置,仅余一道电光残留,然后就听轰的一声巨响,众人眼花缭乱还未适应,场中却已尘埃落定。

    余弦站在青松原本站立的位置,身上雷光缓缓消散。

    “什……什么情况?”修为低的弟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宗门大佬们的沉默中,他们感觉到一阵不安!

    欧阳子长老脸上的笑意还挂着,没来得及消除,此时就那样僵在脸上,猛然站起:“赵咸鱼!你……”

    “天啊!”有眼尖的弟子突然喊叫起来:“青松怎么挂树上去了?”

    众人纷纷转头往外看,果然看见大殿外的树头上,挂着个狼狈不堪的道士,发髻散乱,半边脸焦糊,两眼痴痴的毫无神采,正是刚刚还帅得一批的青松!(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