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咸鱼捉鬼实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9章 书法泰斗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二境菜逼一击秒倒四境武人?

    这赵咸鱼哪里还是咸鱼,他分明是一只硕大的无比的草泥马,狠狠撞击了所有人的内心!

    刚刚那一击,余弦出手实在太快,修为低的弟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宗门大佬们却看得分明!

    他身形向前闪出时,掌心有一道雷光生出,直劈青松而去。那青松好歹是四重境的高手,神念合形的修为并不白给,第一时间便出招应对,以出云剑式去斩掌心雷。而且他用的是紫霄云雷诀,剑上有丝丝雷光生出,更增威力!

    可惜就可惜在,赵咸鱼的掌心雷,是以法身雷借天威劈出的正雷,青松的剑雷比起来简直瘦弱得很,颤巍巍的一个照面都没坚持住,直接被劈碎了!

    但他这一剑不能说没有效果,至少将掌心雷挡在身前,没有直接劈在身上。不过这时余弦已经逼近,青松还在疲于应付前一道掌心雷时,余弦另一手掌心雷就挥了过来!

    都说做人莫要好装逼,装逼不成容易被打脸!

    那个无情的男人,他就那样一巴掌挥了过来,重重抽击在青松的帅脸上,然后……

    掌心雷顶着脸炸了!

    四境武人呢,脸的坚硬程度,并不下于身体的任何一处,所以他被炸飞了出去,身体像是被火车撞了一下,全身都要散架了一样。

    对于这草泥马的撞击,青松是拒绝的,但他的拒绝显得苍白而无力,他挂上树头的时候,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自己在树头晃荡。

    “轻敌了啊!”青松心里无比悔恨:“缓一会儿!让我再缓一会儿,我们再来打过!”

    他痛苦的挣扎,想要先把自己弄下树头,但是身体不怎么听使唤,青松努力了半天,也只能加剧自己晃动的节奏,一上一下的十分有感觉。

    “莫名其妙的跑出来找我决斗,不应战便是我装孬种失礼!无极宗的规矩是不是跟你们紫云观不太一样?师徒问道可以被打断?”

    面对余弦丝毫不留情面的质问,青松直觉一股屈辱感,无可扼制的涌上心头,忍不住老泪纵横,竟是当众哭了起来。

    欧阳子走到树下,道袍大袖一挥,劲风卷出,将青松放了下来,他背对着余弦,侧头道:“今日是我紫云观无礼在先,对赵长老陪个不是,他日有空,再让青松亲自登门谢罪!”

    “不必!”余弦道:“我不计较!”

    “多谢!”欧阳子道:“告辞!”

    说罢大袖一卷,裹挟着青松,倏忽飞掠到数十米外,几个纵跃,便彻底消失不见,轻身功夫好生了得,又何尝不是一种示威青松虽败,但谁敢说我紫云观无人?

    “李文豹!”

    余弦断喝一声,李文豹咚的一声跪倒在地。

    “接器!”

    无极道篆重重压在李文豹手上,余弦道:“为师对篆斩百鬼图的感悟心得,尽在刚才的一击之中,何时悟透,何时出师!”

    李文豹道:“多谢师父指点!”

    一众无极宗弟子咕咚咽了口口水,到此时总算明白过来事情始末!

    赵咸鱼凭什么是无极宗的上宾供奉长老?因为他杀了周攘,救了李费居?

    图样图森破!

    因为他掌控着无极道篆,是唯一能够展开宗门信物的人!

    赵咸鱼所理解的道,就是他们宗门所传承的道!

    他是二境菜逼怎么了?菜逼照样可以教你们做人!

    而此时余弦将无极道篆交到李文豹的手上,岂不是说,李文豹已经是内定好的下任宗主?

    无极观大殿里一片安静,落针可闻,余弦那一掌抽的何止是青松的脸面,这无情男子,基本上把江诸玄门都抽了个遍!

    众人此时站在大殿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气氛尴尬的一匹。

    余弦环顾四周,突然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奇怪问道:“十二点多了,你们不饿吗?”

    来自栖霞禅寺的洪林法师道:“当然饿呀!”

    他面含浅笑,说的话毫无佛礼可言,却是在释放着一个恐怖的信号!在无极宗和赵咸鱼很可能得罪紫云观的前提下,一流宗门栖霞禅寺,第一时间挺赵咸鱼!

    大殿中气氛一阵紧张,随即卧牛派宗主牛非青哈哈大笑道:“我也是,都快饿瘪了!”

    华丰集团总裁崔兆丰立刻跑出来打哈哈:“那个老李啊,中午饭怎么安排的,不会给忘了吧?”

    晓山派宗主顾长雄也跳了出来喊饿,喊得比哪个都大声,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他先前太早表态,不小心站错队了,此时只能陪着笑脸,希望还能挽回。小门小派的辛酸,看着也怪心疼的!

    在座的很多都是老江湖了,余弦随手搭了个台阶,又有洪林法师示好,想下台的当即就下了,偶有不想下的,半推半就也跟着众人下了。一时间,人人喊饿,嗷嗷待哺,场面几乎失控。

    无极宗的长老们在李费居的带领下,立刻安排众人去偏殿入席。

    洪林法师笑呵呵的上前,对余弦打了个佛号,道:“赵施主好别致的见解,洪林收益良多,正准备回寺中研读经典,考证一二呢!”

    余弦满脸羞涩:“哪要研读什么经典,多上上网,搜索引擎里什么都有!”

    洪林一愣,随即笑得更加爽朗:“与时俱进!妙!妙不可言啊!”

    这时他边上的武前辈有些坐不住了,打断洪林,直接问余弦道:“赵咸鱼,我托李宗主向你带的话,你可收到了?”

    “什么话?”余弦假装不懂。

    武前辈道:“你座下二弟子聂南夏,让给我做传人可好?老夫可以发誓待她如亲闺女,一生所学尽数传她!”

    “这位前辈是?”

    洪林陪着笑脸,道:“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武平庸武前辈!”

    “哦……”余弦下意识发出一声婉转的呻吟。

    武平庸是谁你们可能不知道,余弦接触符箓之道,以下笔练字为始,当时练的就是武平庸的字,从正楷练到行楷,隶书练到小宋,哪怕后来为博彩众长,又临了无数大家的贴,但到头来都要绕回武平庸的贴子上去。

    等到余弦在书法一道上有所成就,第一次心有所感,落笔写出人生第一幅狂草时,借用的仍是武平庸草生贴的神意!

    眼前这位看上去精神头仍然很足的百岁老人,就像一座横亘在书法大道上的山,任何人想要看见大道尽头的风景,最终都绕不开他。

    而现在,这位当代书法泰斗,玄门符道大家,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好声好气的让你把弟子让出来,怎么搞?

    余弦只觉一个头有两个大,偏偏这个时候,身后还传来小狐狸脆生生的呼唤:“师父,你刚怎么开法身雷了?我不放心,出来看看!”(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