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咸鱼捉鬼实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1章 蛟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赵咸鱼,老夫跟你打个赌,如何?”

    武平庸的声音低沉,带着泰斗大宗师特有的神秘感,像是要诱惑青少年犯罪一样,很快就要有重磅诱惑抛出,由不得那赵咸鱼不心动!

    “不赌!”

    “额?”

    “我说不赌!”余弦很干脆道。

    “我还没说怎么赌,赌什么,怎么就不赌了呢?”武平庸急道。

    “你还能赌什么?无非是想要南夏给你当弟子,但你有件事还没搞明白,南夏是我的弟子不假,却不是我的私产,她愿意拜我为师,是她的自由,我却不能因为她愿意,就拿她去换我想要的东西!”

    余弦隔着整张桌子,盯着武平庸,一字一字清晰道:“哪怕我赌赢的概率是百分百,我也不赌!因为我没有没有这个权利,谁都没有这个权利!”

    “你是玄门前辈,德高望重,肯定不会跟我一个晚辈弟子计较。但我有句话,还是想跟前辈说清楚:想要拿南夏来对赌,你是不配做南夏的师父的!”

    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边上小狐狸已经两眼冒星星,被师父珍惜的幸福感爆棚。对面武平庸闻言点头,满是欣赏道:“老夫身在玄门多年,手中大毫很是赚了些虚名。那些玄门弟子见到老夫,无一不谄媚,即使自恃高些的,给老夫看见的风骨也是刻意表现,内心里仍然是谄媚的,跟他们相比,赵咸鱼你很不错!”

    饭桌子底下,余弦的腿抖得跟筛糠一样,生怕武老头一个恼羞成怒,直接从饭桌上爬过来打自己,但脸上表现出来的,仍然傲娇的一比:“前辈过奖!”

    武平庸道:“你先别忙着拒绝,听我把条件说清楚先!”

    他不等余弦拒绝,自顾自说道:“星雨的绝顶资质体现在符道上,相信你也看出来了,那我们便以符道对赌!”

    余弦一脸黑线,心中腹诽道:“你个老光棍还要脸不,谁不晓得你是符道大宗师?你怎么不跟我比帅呢?”

    “老夫不欺你年少,你可尽展所学,随意画三道符出来,由老夫出手临摹,画出相同效果的符。每道符以一炷香为限,只要有一道符老夫画不出来,便算你赢,如何?”

    “不赌!”余弦道。

    武平庸摆摆手,道:“你且听我说完!”

    “你若输了,由老夫指点星雨三日,三日之后,她愿意拜老夫为师则拜,不愿意的话,她仍是你的弟子!”

    “嗯?”余弦眉头挑了一下,觉得还有点意思,但作为师父的节操,让他还保持着最后一丝矜持。

    “老夫也看得出来,你的修为到了二重境巅峰,此时只需一个机缘,你立刻就能突破武体桎梏,神念出现,达到三重境界,对与不对?”

    武平庸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再加上偏殿中大家都很在意这一桌,因此整个对话都传递了出去,此刻众人听闻武平庸的话,不禁又是一阵唏嘘:“这赵咸鱼区区二重境就能抽飞青松,三重境之后岂不是要上天?”

    武平庸不晓得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小锦盒,轻轻放在桌上,锦盒盖子打开,露出一枚圆润剔透,宛如碧绿水晶的小丹来。他什么都没说,手指度过去一丝元气,那小丹立刻释放出如水的光泽,一条小蛇从丹中浮现出来,盘曲着身体,双眼微闭,像是睡着一般!

    而那小蛇也不是普通的小蛇,在它腹下生出四个不明显的鼓起,额头之上更有生角的征兆,小蛇刚一出现,余弦体内的青龙便一声咆哮躁动,险些当场开了青龙赤血符。

    蛟丹!这他妈的居然是蛟丹!

    与尸王丹一样,同属淬体圣品的蛟丹!

    盒子打开仅是惊鸿一瞥,场间所有人的呼吸却同时粗重起来,这东西到底有多珍惜,从玄门大佬的反应就能看出来了。

    因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还一脸懵懂,根本听都没听说过,只在本能上认定这是了不得的好东西。

    “这是老夫三年前,在大兴安岭月亮天池斩掉的一条大蛇,濒死时已经化蛟,若让它渡过黑龙江彻底化形成功,老夫也不是它的对手了!”

    “蛟丹之上还有一丝残魂保留,若用此丹淬体成功,并且吸收这一丝残魂,任何人都会得到大成武人的资质!”

    偏殿之中,齐齐一阵抽冷风的声音,这等于是人造大成高手了?请问这么好的东西,哪里有的批发?价钱不是问题,老子出得起!

    见余弦沉默,武平庸知道自己的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这么好的东西,要有怎样逆天的心境才能够不心动?

    “三道符!只要有一道老夫画不出来,这东西便是你的了!”武平庸道。

    “确实是好东西……”余弦说着,眼睛还舍不得从那锦盒上挪开,当着这等至宝的面,他感觉自己说话的时候,底气都不太足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

    “好!我们赌!”

    余弦的话被人打断,侧头一看,小狐狸正满眼小星星的盯着那锦盒猛瞧,感受到师父在看自己,小狐狸转脸过来笑得十分开心:“师父,我相信你!”

    然后她冲余弦坏坏的眨了下眼睛!

    众人心里猛然一颤,这小姑娘看着十分纯良,竟也会有这种小心思吗?

    武平庸刚刚可是说得明明白白,赵咸鱼若是输了,只需由他指点小狐狸三日即可,三日之后,拜不拜师小狐狸自己决定。

    那岂不是说,只要小狐狸自己不答应,赵咸鱼就稳稳的居于不败之地!再看小狐狸刚刚的眼神,可不分明就是那个意思吗?

    “你意如何,可想清楚了?”武平庸还带着不被小姑娘认可的苦涩。

    零风险的去搏一枚蛟丹,世上哪来这般好事?余弦才不会傻到相信老光棍,你看他满脸菊花盛开的美景,分明不是个好人!

    所以……

    “不赌!”

    “师父……”小狐狸满脸委屈,都快急哭了。

    余弦摸了摸她的脑袋,温和笑道:“师父不用那东西,一样可以大成的!”

    他这话倒不是说吹的,见过他的实力之后,没人再怀疑赵咸鱼的天赋,可是小狐狸却不答应,用几乎哀求的语气道:“你就可怜可怜那个老头子吧!”

    “额?”武老头差点又要喷老血!

    姑娘你劝你师父就劝吧,可怜老头子是几个意思?老夫看上去很可怜吗?

    好吧,一身衣钵无人继承,确实很可怜!(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