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難求

第三百零五章 說散就散(1/2)

這些刺客的武功不低,禦林軍一時間占不了上風,近乎是吃力的勉強打成了平手。而且這些人也十分有默契的成合圍之勢,把金鼠圍在中間,讓金鼠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動手。

那個人說好厚待他們家眷,今天這一戰,他們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所以動起手來毫無顧忌,出手就是殺招,不拖泥帶水,隻求任務順利完成。

延壽宮十分開闊,可這一刻卻顯得異常狹小擁擠。外邊的禦林軍進不來,裡邊的人出不去,就算有官員擠出去,模樣也是十分的狼狽。

上官莫離把太子妃護在身後,這些人的目標不是自己,所以並不急著退出去,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場中央的刺殺戲碼,很明顯的,這些此刻的目標並不是皇帝,而是太子東方景雍。

心中冷笑,好一招聲東擊西。

東方景文和東方景軒被禦林軍護在後邊,他們知道自己不會有危險,反倒不著急出去,他們要親眼看著太子倒下,今天的事情才算是功德圓滿,他們才能放心。

東方景文冷眼看著眼前的一切,這些人都已經簽過賣身契,並擔心他們出賣自己,何況他們還吃了慢性毒藥,不管事情成與不成都沒什麼擔心的。可這樣還不夠,他要親眼看著東方景雍倒下,這樣才踏實。

東方景文的心其實比東方景軒還要狠,東方景軒還有過一絲猶豫,可就連這點兒猶豫也被東方景文給打消了,在他的腦子裡,從出生到現在,他都沒有受過上天的眷戀,從一開始他就是被東方賢嫌棄的那一個,所以他流連花叢,放蕩不羈,是為了發泄心中的不滿,更是為了掩人耳目,他的野心並不小。

眼看大事將成,心裡那叫一個激動,可他不敢表示出來,隻能強忍著,他時刻注視著金鼠的匕首,期待著它插進東方景雍胸膛的那一刻。

就在這時,從延壽宮的外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東方景明語速飛快,卻不慌亂的聲音響起來:“快,快,你們去那邊,你們守著這裡,任何人都不得放走。”

“是!”整齊劃一的回答回響在延壽宮上空。

很明顯,救兵來了。

這聲音東方景軒也聽到了,心裡咯噔一聲,頓時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他下意識的看向東方景文,眼神顯示他的慌亂無措,心裡已經亂了。

東方景文瞪了他一眼,示意他稍安勿躁,先看看再說。看著金鼠久攻不下東方景雍,他心裡已經夠著急的,這會兒又聽到東方景明帶人包圍的聲音,他的心裡已經知道今天這事恐怕不成了。

太可恨了,就差那麼一點點。

就這麼放手實在不甘心。

可他什麼都不能做,這個時候做多錯多,多做多錯。

轉而看向金鼠的眼神冰冷而肅殺,就像是在看一個死物。

東方景雍和金鼠雖然一直打鬥著,眼睛卻緊盯著東方景文和東方景軒的一舉一動,外邊的動靜他也聽到了,回頭,正好看到東方景文的眼神,心中一沉,暗道聲不好,他恐怕要殺人滅口。

“保護皇上。”東方景明衝進來的時候的就看到化裝成雜技班的刺客,心中一沉,這麼多人混進皇宮都沒有被發現,還真是諷刺。“父皇,兒臣救駕來遲。”

“抓住他們,朕要留活口。”東方賢看到東方景明進來了,心裡有了底氣,蹭的一下就越過侍衛的保護,站出來指著場中的刺客爆喝,侍衛攔都攔不住。

原來老五是去搬救兵了,還好。

救兵來了,東方賢也有底氣了,趕緊挽回麵子。站在那兒指揮若定的樣子很是威儀,就好像那個剛才膽小怕死的人不是他。

這才是一國之君該有的樣子,上官莫離如是想著,心裡十分看不起東方賢,沒有了東方傲,戎夜國什麼都不是。

東方景明帶著人很快就包圍了刺客,可這些人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看到他們被包圍,不但不停,下手反而越來越快。就像是在爭分奪秒,死也要完成任務。

見對手多做越來越快,東方景雍的眼神也越來越冰冷。

“拿下他們,生死不計。”東方賢怒了,剛才一扭頭發現上官莫離竟然還在,該死的,自己把這件事差點兒忘了。丟人都丟到四國,真是裡子麵子都沒了,就覺得心中一股怒火焚燒著五臟六腑,窒息的難受。

“你現在停手還來得及。”東方景雍一劍挑飛金鼠的匕首,直指他的咽喉,低聲說道。金鼠被擒,其他的刺客立刻就停手了。

“來不及了。”金鼠咬牙回道。該死,他已經感覺到腹痛如絞,那個人竟然下毒,可惡。一個眼刀射向東方景文,眼中的恨意像是要把他肢解。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