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羅之吾名火影

第1章 誰能年少不中二?(1/1)

您可以在百度裡搜索“鬥羅之吾名火影(ie)”查找!

“上啊,那擼多!左左右右baba,螺旋升天升天升天啊啊啊啊啊!”

“靠!臭弟弟,在跟你龍哥麵前騷。”濤龍甩了甩手腕子,看著手機屏幕上火影遊戲1v1的勝利界麵,感覺舒爽了很多

嘖,自己還是太菜,堂堂七代火影,竟然還能被一個b級英雄打了大半管血,要換成現實……

現實啊……濤龍歎口氣,看向窗外的車水馬龍,繁華的街道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鬨。就好像全世界都在狂歡,隻有他一個人躲在屋子裡。很多時候他都覺得自己是一個寄生蟲,寄生在這具身體內,沒有方向,沒有目標,沒有夢想……

唯獨在二次元的世界中,在無數小說和動漫中,濤龍確實地體會到了快樂,他羨慕角色們的放肆自由,關心他們的成敗榮辱,總是能將自己帶入到各色各樣的角色中,去喜去悲。

記憶最深刻的是,讀了那麼多年聖賢書,學會了轉過身子,讓同學等等,自己去買幾個橘子。也模仿過童稚孩童,隔著厚厚的鏡片,張目對日,感覺不過如此。卻在第一次讀網文時一步踏入深淵,從此不願回頭,度過了最難熬的高中生活,直到現在。

這麼多年,濤龍最喜歡的,就是火影忍者和鬥羅大陸,從15歲開始,他每一個生日願望就是能穿越到這兩個世界,快意恩仇一回。

“嘛嘛,想是這樣想,自己這樣的戰五渣,就算是去了,也活不過1集吧……除非狗住,呢我還不如抱著肥宅快樂水在屋裡狗呢。”說著又開了一瓶可樂,拉上窗簾,打開平板,坐等鬥羅動漫更新。

與此同時窗簾外,濤龍沒看到的是,整個世界在那一瞬間,像是被“人”按下了燈光按鈕,突然一片漆黑,全世界惟有聊聊幾處地方有一束光照耀著

濤龍家便是其中一處

事後,全世界將其命名為星夜之日,目前已知的星,有5處。5處極夜中被光照耀之地,或者說是人,憑空消失。3日後,全世界各國所有的檔案上關於星的記載全部被抹除,沒有人在記得這五顆明星,星在這顆藍星上的存在,灰飛煙滅了。

濤龍曾經在一些不可詳說的小說中知道了有一種水床,他沒有躺過,但他現在覺得,即便是躺在最奢侈的水床上,也比不了他現在的舒適。

不知過了多久,這種四周漆黑卻舒適無比的日子到頭了,黑夜給了他黑色眼睛,然後光明給球的照瞎了。

濤龍現在隻有一種日了狗的感覺,起先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動漫看累了睡著了,在奶奶個腿的做美夢,結果呢?結果呢!他竟然全程目睹了自己個兒被生下來的全過程!

哦,不,不對,這麼醜的玩意怎麼會是自己。

更為詭異的是,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個過場動畫,而他是個玩家,一個隻能看,不準上手的木頭人玩家。

濤龍看著嬰兒出生,看著老婦人用一把燒的火紅的剪刀剪斷肚臍,他頭一次見到了胎盤長什麼樣,前世的醫學課本裡隻有圖片,遠比不上自己個兒的胎盤漂亮。

額,為什麼又理所當然地認為這個漂亮娃兒是自己?

不對,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什麼?是夢嗎,可自己為什麼一動都動不了,該死,這過場動畫又是什麼鬼,自己沒偷偷下片看啊?

外表騷話不斷,實則慌得一批,濤龍恐懼,驚慌,掙紮,卻連自己現在在哪,是什麼,怎麼一個狀態都不知道。

隻是下意識覺得,眼前這個漂亮娃很重要。

就這樣,4年時間匆匆而過。

4年,濤龍目睹了這個孩子從出生到長大的一切。第一聲啼哭,第一次尿床,第一次叫媽媽,第一次扶著牆沿站起,第一次光著屁股露著呢啥和小姑娘玩……

這是一個普通平凡人家在正常不過的人生軌跡,孩子雖不是出生大富大貴,但有著父母的疼愛和庇護,他享受著比太多人要幸福快樂的生活。

他會繼續長大,子承父業,結婚生子,麵臨生活的煩惱,父母的離去,子女的誕生,他也一定會成為一個好父親,畢竟,他的父親,那麼愛他……

真美好啊,除了自己。濤龍歎息道,4年了,他明白,這不是自己的世界,畢竟這幫人連個大哥大小靈通都沒得。他更明白,自己和那個男孩息息相關,自己的存在,勢必不會讓那個男孩,如願過完一生……

第5年剛開始,一場瘟疫席卷了男孩生活的小村,瘟疫肆虐了3個月,整個村子被全副武裝的士兵團團圍住,就連屍體,也不允許走出村子半步。

孩子的父母,在一個深夜,抱著孩子,離開了這個世界。

濤龍就在一邊看著,他也隻能是看著,一家三口,坦然麵對生死,孩子虛弱到了極致,祈求爸爸媽媽“不要離開我”。那對再也平凡不過的父母,笑著應允,抱著孩子。男孩閉眼了,他們也開始了自己的永眠

那一刻,濤龍無比痛恨自己的存在,他突然意識到,以後,自己想要活下去,就必須成為那個孩子。他真的要做一隻卑鄙無恥的寄生蟲,鑽進男孩的身體,侵占男孩的一切,寄生在男孩的身上,活下去。

遲疑了,作為一個21世紀按時進行重要學習的青年,濤龍不認為自己有多高尚,但起碼也有做人的道德良心在,他認為,是自己,害死了這一家三口。沒有自己,就不會有這麼扯淡的瘟疫,村子裡又沒有人好吃野味的,也沒有人外出旅行回家的,怎麼就突然出現了瘟疫?這瘟疫之源,怕就是自己吧……

“愚蠢的人類啊,就算沒有你,蜉蝣的生命也是固定的。不甘嗎,愧疚嗎,那就繼承他,代替他,去闖另一番天地,去給我,找點樂子來……”

又是極夜,濤龍這一次見識到了天地關燈的盛景,隨後,被削了個腦殼,沒了意識。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