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還珠格格之生緣

第一百八十八章 飲酒(1/1)

虞世南深情的看向頭蓋喜帕的小燕子,低頭輕吻小燕子的手,緩慢抬頭看向頭蓋喜帕的小燕子笑著說道“回回疆後,我定會為你舉辦一場比這更隆重的婚禮。”

小燕子默默流淚沒有言語。

群臣們的祝福語與空中的回聲相互映襯,為今晚的婚禮增添了許多美好的色彩。虞世南拉著小燕子的手,站在殿外,俯視著眾人,接受著眾人跪拜與祝福,幸福的煙花也依次在空中綻放,氣氛極為歡快。

而此刻的永璋,心卻越發的難受,尤其是當他看到頭蓋喜帕的新娘時,揪心的疼痛就會變得加劇,胸口也像是壓有千金巨石般,壓的他喘不過氣,永璋緩慢的閉上雙眼,深吸深呼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希望自己可以借助呼吸來緩解一下這莫名其妙的難受感,幾個呼吸下來,心疼的感覺得到適當的緩解,永璋緩慢的睜開雙眼,眼神不自覺的落在了眼前新娘的身上,揪心的疼痛再次被喚醒,永璋的左手下意識輕撫胸口,心中默念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算是本王愧對紫薇,心也不應如此難受啊!

站在身後的查蘭發現永璋的異常,以為永璋是蛇毒發作,趕忙走到永璋一側,趁大家不注意之時,悄悄的將一顆囂張丸遞給了永璋,永璋看了眼查蘭,觀看了下四周的情況,趁大家都在看煙花之際,將藥快速吞下,雖然永璋自己能判斷出此刻的疼痛並非蛇毒引起,但是,吃了總比不吃強,萬一有效呢!眼下這麼重要的活動,這麼多的人,他可不想因為這莫名其妙的疼痛而受到影響。就當永璋心煩的分析著這莫名其妙的感覺時,一聲巨大的“哄”聲,引起了永璋的關注,永璋緩慢抬起頭,看向今晚這壓軸的特製煙花,巨大荷花形象的煙花如幻燈片一樣,不停的在空中呈現形態各異的荷花,在場所有的人都被這獨特的煙花看的歎為觀止,永璋看著天空中的荷花煙火,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小燕子的模樣,永璋淡淡一笑,心中暗自說道:如果你願意,我定會給你一場比今夜還隆重,還難忘的婚禮。想到這,永璋幸福的笑了。

永琪雙眼無神的看著空中的煙火,心灰意冷的想著:小燕子,如果今夜不是紫薇的婚禮,看到這麼美麗獨特的煙花,你一定會高興的歡欣雀躍。永琪暗淡一笑,內心繼續想著:你此刻一定很傷心吧!我真的好想去陪你,可是.....我還有什麼臉去找你!想到這,兩顆晶瑩的淚水,從永琪眼中流下,他的痛苦又有誰能體會,那夜酒後失誤的慘痛記憶在腦海中閃過,誰也體會不到他此刻心如刀割般的疼痛,他的愛,就如空中的煙花一樣,美麗而短暫。

煙花依舊不斷在空中燦爛的綻放著,荷花形狀的煙花寓示著無限的幸福和美好!美好的同時也諷刺著在場四個人的愛恨情仇,小燕子抬起頭,透過喜帕隱約看著這天空的“祝福。”悲傷一笑,側顏用餘光掃視著身後的永璋,內心感歎道:能和你一起觀看到這麼美的煙花,此生足矣!

煙花結束後,阿嬤歡雀的大喊道“吉時已到,送入洞房!”

阿嬤這一聲開心大喊,不禁讓小燕子膽怯的打了一個激靈。渾身發麻發寒,不知所措的任由虞世南拉著自己。虞世南拉著小燕子走上婚車,坐上婚車共同前往虞世南下榻的宮邸,他們的婚房。

鸞鳳殿內

新人夫婦雖然先行離場,但是殿內仍舊是歌舞升平,到處充滿著歡聲笑語,回疆貴族與大清官員湊坐在一起,舉杯同慶著,笑語連篇著,如果讓不知情的人看到,根本不會想道這是屬於兩個敵對國家的宴會。

乾隆坐在高位上,一隻手支撐著桌子,一隻手不停的向口中灌倒著這憂愁的女兒紅,乾隆眼神悲傷的看著眼前這一片和睦的景象,他應該開心的,眼前的景象正是他這段時間夢寐以求的事情,可如今真的實現了,他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因為他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犧牲自己的女兒換來的,想到紫薇接下的無助和恐懼,一股熱淚開始在乾隆眼中不停的打轉,可是他不能哭出來,不能讓回疆人看到自己脆弱,相反他要笑,要開心的笑,要幸福的大笑,隻有這樣,回疆人才會起疑,紫薇的犧牲才有價值,為了掩飾父親對女兒的心疼,乾隆端起酒杯,強顏歡笑,不停的舉杯暢飲。

永璋冷顏看著眼前的一切,勾肩搭背的狂笑,醉後失態的猥瑣笑容,虛假的謙虛之笑,各種笑容儘收永璋的眼底,在這眾多複雜的笑容中,他隻注意到了兩個人的笑容,一個是乾隆的強顏歡笑,一個是永琪的悲哀苦笑,不禁為自己的這兩位親人輕歎口氣,上前製止他們不要在喝了?永璋輕笑小聲,搖了搖頭,舉起眼前的酒杯,看著這銀杯中的女兒紅,哭笑一下,內心想道:酒或許是他們現在發泄內心情緒的最好途徑了!永璋一口飲掉杯中酒,將酒杯重重的放到桌上,緩慢站起身,轉身離開這個已被女兒紅“淹沒”的鸞鳳殿。

婚車緩慢的在虞世南的宮邸停下,虞世南率先下車,伸臂接過小燕子,一把將她橫抱於胸前,開心的將她抱進她們即將共度良宵的房間。

虞世南開心的將小燕子放到床上,滿心歡喜的看著他夢寐以求的新娘子,開心的說道“小燕子,我終於娶到你了!”

頭蓋喜帕的小燕子沒有說話,隻是用幾滴無聲的淚來回答。

阿嬤和回疆侍女們開心的向虞世南行禮,恭祝道“恭喜王子喜得佳人!”虞世南開心的掃視了一周,傲嬌的說道“今夜大家也辛苦了,都下去領賞吧!”

“謝謝王子!”侍女們行禮叩謝後,便低頭退下,屋中除了虞世南和小燕子,隻有阿嬤和兩個一直伴隨在小燕子左右的兩名侍女留下。一名侍女端著喜盤走向虞世南,低頭說道“王子,該掀喜帕了!”

虞世南笑著拿起喜棍,從喜帕的最低端快速向上揚起,喜帕便從小燕子的頭上飛開,一張傾國傾城絕世容貌瞬間呈現在虞世南的眼前,讓虞世南看的如癡如醉。阿嬤看到虞世南的神情,笑著看了眼身邊的兩個丫頭,懂事的說道“王子,吉時快到了,我們先為王後更衣吧!”(www.twnovel.org)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