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從聽雷開始打卡

第203章 猴妖王之墓,老汪是皇家包工頭, 猛哥,永遠的神(海底墓改)(1/2)

劉猛給汪娟買了好幾套洛麗塔的衣服,已經花嫁的尼祿、兔女郎的服飾。

“我這樣穿?”汪娟臉一紅,道。

“晚上穿給我看的。”

說著,劉猛便是將汪娟攬入懷中,兩個人來到王府井那裡。

在此期間,劉猛將古刀寄存在胖子鋪子的保險櫃那裡。

東來順羊肉館。

劉猛、汪娟、胖子和吳邪又聚在一起。

“我發現爺爺的筆記裡麵記載,霧隱村給青銅樹有某種關聯的。”吳邪笑著說道。

“這麼說,他們應該不知道了。”

劉猛頓了頓,道:“對了,其實,我跟雪純出來的時候,帶出來一份帛書,回去以後給你們看吧。”

“哦,還有意外收獲!”胖子聞言,欣喜不已。

“目前還不好說的。”

劉猛擺了擺手,熱氣騰騰的火鍋有些熱,於是他便是脫下襯衫,自然露出背部的詛咒之眼紋身。

“蹬蹬蹬!”

李白和平時一樣來到東來順店,在看到劉猛背後的詛咒之眼後,她停了下來。

沒想到傳說竟然是真的!

擁有“詛咒之眼”的人,就是李白他們的王!

當即,李白按耐住激動的心情,他特意又看了兩眼劉猛後,這才離開。

劉猛、胖子他們一直吃到淩晨,這才離開了東來順羊肉館。

在結賬的時候,店小二突然走到劉猛的身邊,輕聲說道。

“這些先生,我們老板要見你。”

“哎呀,猛哥,你的桃花又開了一朵。”胖子笑嘻嘻的說道。

“有什麼事情嗎?”劉猛不解的問道。

“是關於你紋身的事情。”

劉猛一聽,便是點了點頭,然後對胖子和吳邪說了一聲後,便是帶著汪娟一起過去。

“嘖嘖,猛哥這泡妞的水準當真是,電線杆上吊暖壺——高水平(瓶)!”

胖子不由的豎起大拇指來。

汪娟也知道劉猛身上的紋身,不過她並不介意,尤其是看到劉猛帶著她一起過去,心中更是暖暖的。

三樓。

劉猛和汪娟推開門來後,李白明顯一愣,不過旋即也明白過來。

當即,李白便是跪拜下來。

“拜見,吾王!”

什麼!

劉猛一愣。

“行了,長話短說吧,你當真知道我身上的‘詛咒之眼’?”

劉猛問道,他現在最迫切的就是想要解除掉身上的詛咒。

“當然。”

說著,李白便是開始脫衣服。

“哎,你這是乾什麼啊?”

劉猛趕緊捂著眼睛,不過手指縫卻是開的很大,早知道就不讓汪娟過來。

汪娟冷哼一聲。

劉猛趕緊貼在汪娟的耳邊,道:“你在我眼中才是最完美的。”

李白的後背同樣有“詛咒之眼”的紋身。

這是遺傳?

劉猛一聽,心中“咯噔”一下。

“王,這是我們‘四十二賊’的詛咒。”

李白頓了頓,繼續說道:“當年我們的先祖乃是官方認可的盜墓機構,挖掘了不少的皇陵,其中也有宋徽宗的陵墓。”

“隻是宋徽宗的陵墓有些特殊,我們中了‘西王母的詛咒’。”

“這跟西王母有關係嗎?”劉猛問道。

“沒有。”

李白搖了搖頭,沉聲說道:“我們經過調查後,發現,這是西域精絕女王的詛咒。”

“隻是,謠傳宋徽宗曾經見到過西王母,這才有這麼一個說話。”

劉猛點了點頭。

“對了,先不說什麼王不王的,現在的問題是,怎麼解決這個詛咒?”劉猛問道。

“唯一的辦法就是去西域,找到精絕女王的墓地。”李白道。

“有什麼線索嗎?”這是劉猛目前關心的事情。

“隻有大概的位置。”

李白歎了一口氣,道:“也是因為這個詛咒,如今‘四十二賊’家族凋零,祖傳的病,三代以後,全部絕嗣。”

“那,現在還有多少人?”

劉猛眉頭一皺,道,這關於西域之行的成敗。

“現在連王你在內,總共7個人,還有一個人目前半死不活的躺著,隻剩下呼吸的氣了。”李白幽幽說道。

“6個人?”

劉猛沉吟片刻,不過也沒有做什麼,原本他還打算自己帶著吳邪和胖子這個新的三人組一起過去的。

現在又多了5個人,不管怎麼樣,劉猛還是感覺踏實了不少!

“行吧,你招呼其餘的人,大家在西域那裡結合。”

劉猛頓了頓,繼續說道:“對了,提防一點‘拘屍法王’,還有就是汪家的人。”

“明白。”李白道。

劉猛跟李白相互交流一下電話號碼,約定三天後,出發去西域。

接著,劉猛和汪娟便是走了出去。

胖子和吳邪在空座那裡坐著,一隻等待著。

“猛哥,你總算出來了,怎麼樣沒事吧?”胖子關切的問道。

“沒有。”

劉猛擺了擺手,道:“對了,回去再說吧。”

於是,劉猛、汪娟、胖子和吳邪便是回到胖子的店鋪那裡。

劉猛將那一張帛書遞了過來,道:“來,你們研究研究吧。”

吳邪和胖子看了半天,好在最近吳邪都是泡在圖書館的,當即便是看出裡麵的文字。

“九幽將軍?”

“區區一個將軍,搞得這麼玄乎?”胖子搖了搖頭。

“也不能這麼說,玩意人家真的有什麼通天徹地的本領?”

吳邪頓了頓,道:“老汪不過一個包工頭,人家能夠得到皇帝的賞識,傾儘全國的力量修海底墓,已經雲頂天宮的。”

“這倒有可能!”

胖子笑著說道:“好咧,兄弟,如果你要去盜九幽將軍的墓穴的話,算我一個啊。”

“天真,你也去吧,多個人多一份力量,既然這帛書出現在秦嶺,肯定跟你三叔在做的事情有關係的。”

吳邪聞言,點了點頭,胖子說的有道理。

“嗬嗬,正好我現在手上就有一件要緊的事情。”

劉猛頓了頓,道:“我要去西域一趟,你們怎麼說?”

“去啊。”

胖子不假思索的說道,反正他就是專職夾喇叭的:“天真,一起吧。”

“我?”

吳邪一愣。

“我覺得你應該去一趟的。”

劉猛接過話茬,道:“對方的目的是你,肯定已經監視你了,倘若突然發現你去了西域,肯定也會跟過去的。”

“那些人總會露出破綻的時候,我們肯定能夠抓一兩個,到時候就知道他們的目的。”

“行。”吳邪一想,點了點頭。

“得了,時間不早了,胖爺我也不留你們了。”

胖子打著哈欠,道。

“行了,走吧。”

劉猛迫不及待的拉著汪娟走了出去。

次日,劉猛拉開窗簾,突然看到酒店落下出現兩個陌生的麵孔。

“怎麼了?”

汪娟突然靠了過來,問道。

“我突然想起來了,要吃甜點。”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