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從聽雷開始打卡

第208章 吳邪筆記,劫國之謎,九幽(1/2)

這時候,三叔已經掐住吳邪的脖子,吳邪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

吳邪感覺自己快要死了!

“哎呀,嚇死胖爺了。”

胖子突然大呼小叫起來,就在剛剛他看到一個白衣女子,長發飄飄的,是他的菜!

然而,等到白衣女子轉過身來的刹那,胖子嚇住了,竟然沒有臉。

就是一張平板的臉貼在。

於是,胖子醒了過來。

“天真,天真,你這是乾什麼啊?”

看到吳邪竟然自己掐自己,胖子急忙問道。

“我,我!”

終於,吳邪醒了過來。

劉猛則是看著李白和汪娟。

“我,我又看到三叔了。”吳邪顫抖著聲音,道。

“幻覺,幻覺而已。”劉猛解釋道。

這時候,胖子看到角落裡有散落的金色手鏈,翠綠色的玉佩。

劉猛撿起玉佩來,發現玉佩的大小不同,在電筒光下,如同有什麼東西在流傳一般的。

“玉,玉活了?”

胖子驚訝不已。

“有這種可能!”

汪娟語出驚人,因為這一段時間來汪家人都在研究各種玉石,古人認為玉是一種蟲子。

劉猛、吳邪、胖子他們繼續往前麵走了過去,腳下淤泥突然出現了很多腳印,看樣子有人來過。

沿著腳印走到儘頭,那裡是是懸崖邊緣。

“水中那些五顏六色的玩意,會不會有毒啊?”胖子有些擔心的問道。

“有可能。”

吳邪點了點頭,道:“自然界中,越是鮮亮的動物,往往有毒。”

劉猛並不怕誰和怪魚,問題是汪娟、李白她們不行。

況且,劉猛也不想冒險的。

“現在怎麼辦?”胖子問道。

“我們是從上麵掉下來的,顯然再上去是不可能的。”

劉猛頓了頓,目光落在地下水深處,他看到正下方那裡有人工開鑿的痕跡。

“我們下去吧。”劉猛提議道。

“什麼地方?”

胖子望了下去,小心翼翼的站在邊緣上,也看到那一處石壁。

劉猛計算了一下高度,約莫三米。

“我先下去看看。”

說著,劉猛便是取出一根登山繩,另一頭插在石頭縫裡麵。

然後,劉猛雙手扒在懸崖邊上,然後整個人向下,一鬆手後,整個人便是穩穩當當的落在洞口。

接著,汪娟、李白他們同樣滑了進來。

劉猛打開手電筒,朝著四周望了過去,牆壁周圍雕刻奇奇怪怪的蚯蚓一般的文字,石頭縫隙之中還有黑色的植物。

吳邪、汪娟、李白他們看了半天,也沒有搞清楚文字的意思。

“行了,彆琢磨了,可能是西域某個部落的文字,早就消失於曆史中。”

胖子擺了擺手,然後目光逡巡一番,看到洞口裡麵竟然哪還有台階。

“這裡有台階,一直往下,也不知道通往哪裡。”胖子道。

“走,下去啊。”劉猛提議道。

“好的。”

汪娟他們點了點頭。

劉猛走在前麵,“破虛妄眼”之下,前麵突然出現一道幽魂。

不過,察覺到劉猛手中的飛刀的煞氣後,幽魂知趣的避讓開來。

地下河奔流不息。

越往裡麵走,劉猛注意到,兩邊的牆壁上有繪畫,不過因為水氣的緣故,已經被腐蝕。

李白帶上手套後,便是用手將牆壁上的苔蘚、真菌給磨掉,露出裡麵的壁畫。

“這是某種祭祀儀式吧。”

汪娟看了半天後,道:“對方將奴隸帶到洞口,祭祀。”

最後的畫麵則是出現了雲朵,上麵有金甲戰神之類的。

“據說,當大唐幅員遼闊,各附屬國進貢的奇珍異寶無數,其中有一個西域小國就是送了一本無字天書。”李白輕聲道。

“真的假的?”

胖子好奇的問道:“可是,曆史也沒有記載啊。”

“可能是因為戰爭吧。”

劉猛想了想道:“比如楊貴妃是生是死,也不清楚的。”

劉猛他們被壁畫吸引了過去,繼續往下麵走了過去。

走著,走著,對於壁畫沒什麼興趣的胖子突然來了一句:“哎,我們這裡是不是走過了?”

什麼!

劉猛停下腳步來,心道,莫非是鬼打牆!

“不會。”

汪娟否定了胖子的想法,道:“你看這些壁畫,依然充滿了苔蘚,我們剛剛可是擦掉的啊。”

“而且,腳下也沒有苔蘚之類的東西。”

“那就好。”

胖子鬆了一口氣,繼續往前麵走了過去。

劉猛、汪娟、吳邪他們繼續往前麵走了過去,約莫百十米後,突然隻聽叫“哢嚓”一聲。

接著,劉猛發現前麵的階梯突然往前移動過去,同時另一截階梯往右側移動。

“什麼情況?”

“可能是某種機關。”

劉猛淡淡的說道。

砰!

此時,兩隻梯子接在一起,同時一尊石像。

“這是黑色的佛陀?”

胖子一愣,道:“莫非是怪我們沒有燒香,過來要錢的?”

沒辦法,主要是在麵前的佛陀看上去實在是令人很不舒服的。

劉猛搖了搖頭,打量著麵前的黑佛,雕刻的十分的精致,就是麵目猙獰,口中露出獠牙來,雙耳垂肩。

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的雕刻風俗!

劉猛往前麵走了兩步,汪娟一看,立刻走了過來,道:“你小心一點。”

“嗯。”

走進之後,劉猛用手中的飛刀觸碰一下佛像,沒有什麼異常情況。

劉猛驚訝的發現上方的有壁畫,一個體型巨大的生物,竟然有好幾隻手臂。

這怎麼可能?

“怎麼了?”胖子一看,連忙問道。

李白和汪娟同樣湊了過來,其中有三條手臂上竟然畫著東西。

“藏寶圖嗎?”胖子問道。

“就算不是,那三隻手上的東西,肯定也很重要的。”吳邪道。

這時候,胖子握著手電筒,似乎晃悠,突然他看到佛像跟壁畫空隙那裡有一排的魚頭。

不是吧?

“這裡有這樣的祭祀?”

胖子一看,趕緊往裡麵探了出去。

“哎呀。”

胖子趕緊縮了回來。

“怎了?”吳邪問道。

“我去,這也太可怕了,竟然是一個個縮小的頭顱。”胖子道。

“哦,有這事情?”

吳邪頓時來了興趣,他同樣照了過去,果然看到那些如同魚頭一般的頭顱。

“我記得在南美有一些部落就掌握這種縮頭的方法的。”

吳邪又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解起來:“總而言之,這也是對付仇敵的一種辦法,讓對方永世不得超生的。”

“這也太殘忍了吧?”胖子道。

“問題是,為什麼這裡會出現這種東西?”吳邪摸了摸鼻子,道。

“等一下。”

汪娟頓了頓,道:“如果壁畫中黑色的當做是地下暗河的話,那些星星點點的就是魚,那麼,這些骷髏頭是不是就是最終的目的地。”

“哎呀,妹子,彆說的這麼嚇人好不好?”胖子眉頭一皺,道。

最終,劉猛、胖子、吳邪他們一行人回到階梯那裡。

劉猛看了看前麵的洞口,不寬,卻是異常的壓抑,他用手電筒照了照三麵的牆壁的壁畫。

按理來說,壁畫的目的就是指引的話,那麼,隻有下水!

劉猛說出自己的推測,道:“看來,我們隻有下水。”

“不是吧?”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