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 長輩(二更)_侯府小啞女 - 黃金屋
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01章 長輩(二更)(1 / 2)

〔加入书签〕

被紅塵俗世汙染的吳道長,心情很不美,很惆悵,很憂鬱。

大冬天,他站在山頭吹風,也不嫌冷。

京畿的風,比平陽郡更猛更烈更刺骨。

瞧他兒子吳局一副瑟瑟發抖,捂著衣衫恨不得將自己縮成一團的模樣,就知道這風有多猛烈。

“爹,我們回去吧”

在山頭吹風劃不著啊。

不就是重新規劃皇宮,這有何難。

連京城都能重建,皇宮更不在話下。

他想不通啊,也理解不了父親的惆悵來自何處。

燕夫人想要在皇宮外麵修一棟宅子,這又不是天大的難事,天也沒塌下來,怎麼就讓他爹如此為難呢

吳道長沒有回頭,“兒啊,你不懂為父心中所想。”

吳局很乾脆,“兒子的確不懂,父親可否同兒子說說。”

吳道長緩緩搖頭,“說了你也不懂。”

語氣中,明顯有著不滿和嫌棄。

吳局要為自己正名,他鬥膽問道:“莫非燕夫人要在皇宮外麵修建宅子,有什麼講究嗎”

吳道長指著遠處高山,“你看這天下,何等壯麗遼闊。十年前,任誰也想不到,燕夫人真的能拿下半壁江山。為父看見了,早就預見了這一天。

你可知,燕夫人的命數同這天下的興衰息息相關。燕夫人不住皇宮,要住皇宮外,為父參不透啊”

自從來到京畿,來到京城,開始主持重建京城這項重任開始,他就發現他已經參不透天機。

在平陽郡的時候,對他而言,一切都是清晰透明的,沒有任何秘密。

卻不料,京畿上空仿佛有一道屏障,遮掩了天機,令他格外沮喪。

參不透天機,看不見未來,對他來說等於是要了半條命。

如今,燕夫人明確透露出不願住在皇宮,萬一此舉影響了天下運勢,如何是好。

他自覺責任重大,理應規勸燕夫人。

很可惜,他勸不動。

所以,他憂鬱,他惆悵,他心中思緒翻湧,一刻不得寧靜。

“父親,我們的責任是監督京城重建。其餘的事情,不該我們插手,父親為何要將重任攬在肩上兒子或許是真的愚鈍,不懂父親的家國情懷。不如,父親去尋孫公公喝酒,他定能替父親解惑。”

吳道長哼了一聲,顯得很嫌棄。

“孫邦年那個老匹夫,老不死的東西,貧道沒空找他喝酒。”

“好啊,臭道士背著人罵老夫,果然兩麵三刀,陰險狡詐。”

不知何時,孫邦年竟然也上了山,恰好聽到了對方罵他的話。

吳道長的心情,那個鬱悶啊。

他回頭看著孫邦年,“怎麼哪都有你去年,你就說自己快死了快死了,今年都快要過完了,怎麼還沒見你去死。”

“臭道士,你罵誰老不死啊。告訴你,就算你死了,老夫還好好活著。”

孫邦年上了山頭,揮揮手,打發了吳局。

兩個老頭的談話,吳局就不要參與進來。

兩個人並排站在一起。

“你看這山這河,多雄偉壯麗。老夫都有一種跳下去的衝動。”

吳道長瞥了他一眼,“老不死的,你可記得你剛到平陽郡那會,你曾說過的話。你忘記了不要緊,貧道全都記得。你說燕夫人沒有天命,你不看好她的未來,如今怎樣”

孫邦年很乾脆,“老夫承認自己有眼無珠,看走了眼。如今呢,你還能看透天機嗎”

吳道長搖頭,“看不透正因為如此,貧道才如此苦悶,需吹風冷靜。”

孫邦年嘲笑道:“你常說道法自然。既然看不透,何不順天應命,凡事順其自然。燕雲歌想住在皇宮外,就如了她的意。反正,她修房子,又沒有勞民傷財,沒讓百姓攤派一文錢。你有什麼想不通的。”

吳道長瞥眼看他,眼神明顯透著嫌棄。

“貧道自然會順天應命。你就當貧道瞎操心好了。”

“哈哈哈原來你也知道自己是瞎操心。西京府那邊,你說有人擺了風水陣,為何沒有下文”

吳道長鄭重說道:“西京府皇宮下麵,的確被人偷偷埋有風水陣。要破風水陣就要拆皇宮。我思來想去,乾脆在風水陣上麵重設風水陣,以消解厄運。”

“難不成劉章那些個皇帝,果真是被你說的風水陣害了”

“此事信則有,不信則無。你信不信”

孫邦年好為難。

他哪知道該不該信。

這玩意兒太玄乎,連一朝帝王都能詛咒,真要相信就是傻。

可要是不相信,也是傻。

所以

最好的態度,就是半信半疑,心中存疑。

既不否認,也不確信。

保持敬畏之心即可。

他告訴吳道長,“改明兒老夫要去祭拜恒益侯,安都侯,以及鄧少監。老夫雖然看不起鄧少監,卻不否認他很有本事,很能折騰,乃是我輩楷模。”

〔加入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