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宮變奪權_侯府小啞女 - 黃金屋
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02章 宮變奪權(1 / 2)

〔加入书签〕

蕭逸答應了不嚇唬人,結果還是將蕭旬嚇得夠嗆。

叔侄二人第一次見麵。

蕭逸大咧咧,不用招呼,直接進入廳堂,大馬金刀往那一坐,就有泰山壓頂之勢。

蕭旬像個小雞仔,戰戰兢兢,都不敢吭聲。

“不認識本將軍?”蕭逸哼了一聲。

蕭旬像是突然上了發條,立馬躬身一拜,“侄兒見過叔父!”

蕭逸‘嗯’了一聲,神色緩和了些許。

“你叫我一聲叔父,我也不能白占你便宜。將東西提上來。”

親兵得令,緊接著,就看見七八個親兵提著一堆禮物進門。

將小小的廳堂,擠得滿滿當當。

蕭逸指著一堆禮物說道:“這些都是我作為長輩的一點心意,不能拒絕,必須收下。”

“長者賜不敢辭,多謝叔父!”

蕭旬又是躬身一拜,麵色有些緊張,又有些高興。

蕭逸盯著他,“這些年你也吃了不少苦,好在本將軍已經替你報了仇,趕走了劉氏江山。如今,你有什麼困難,或是需求,趁此機會提出來。本將軍答應滿足你一個要求。”

蕭旬:“……”

他猶猶豫豫,表現得很不安。

蕭逸眯起眼睛,“有什麼話想說?大男人乾脆些,有話就說。莫要叫人看不起你。”

蕭旬臉色都白了。

他鬥膽說道:“侄兒想進軍營,不知是否有這個幸運。”

咦?

蕭逸都忍不住多看他兩眼。

“你想當兵?當兵很苦,本將軍擔心你吃不了這個苦。而且,本將軍聽說你在識字班做得很好。

過些日子,成家立業,安心生活不好嗎?乾什麼非得當兵,同家人聚少離多。而且本將軍治軍嚴謹,你在軍中得不到任何關照。”

蕭旬忙說道:“我做了多年樵夫,我能吃苦。而且,我孤家寡人一個,當兵更合適。還有,我可以做書辦,我可以教軍中兄弟識字。”

蕭逸沉默片刻,“你還是不要進軍營,沒意思。而且,軍中也不缺書辦。夫人多年積攢,軍中識字比例並不低。我建議你,還是安心教書,有機會去考科舉,走文官仕途。這條路更適合你。”

蕭旬滿臉失望。

“除了當兵,還有彆的要求嗎?”

“沒,沒了!”

蕭逸立馬站起來,“好好教書,早點找個女人成家立業。安都侯一脈,隻剩下你一個男丁,傳宗接代就指望你了。過些日子,我會給南魏朝廷發公函,爭取恢複你的侯爵,替你正名。”

蕭旬滿臉驚訝,嚇得大叫起來,“我不回南魏,我不想死!”

蕭逸怒斥道:“叫什麼叫,閉嘴!沒人叫你回南魏,隻是替你正名,拿回身份。否則,你就隻能是北地草民蕭旬,而非蕭氏宗親。

還是說,你更願意做草民,不樂意同蕭氏宗親扯上關係?若是如此,本將軍成全你,從今以後無人當你是蕭成業後人。”

“我,我……”

他一臉慌亂,手足無措,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蕭逸冷哼一聲,“此事就這麼定了。”

說完,他拂袖離去。

完全不給對方拒絕反抗的機會。

……

替蕭旬正名,恢複他蕭氏宗親的身份,蕭逸是真心這麼打算,不是說說而已。

這事,得通過宗正寺操辦。

單是靠蕭逸燕雲歌確定蕭旬的身份,是不夠的,不符合程序,也不符合法理。

他現在就是擔心,燕太後會不會從中作梗。

“燕太後肯定記恨你我。當年在京城那會,她和李娉婷妯娌關係本就一般,她未必會同意。她不同意,宗正寺那邊就會一直拖著不給辦。”

燕雲歌問道:“你有沒有問過蕭旬,身份玉蝶他還帶著嗎?若是有身份玉蝶,事情倒是好辦。”

“沒了,早就丟了。這些年一直躲在山上當樵夫,難為他了。”

“你真相信他一直當樵夫?”

“我信不信無所謂。我這人隻看言行,不論心。我隻看他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不在乎他心裡頭想什麼。你以前也常說做事不輪心,好心辦壞事的人可是比比皆是。壞心辦好事的人也不少見。”

燕雲歌笑了笑,“天下人的習慣,都是論心不論行。隻要用心是好的,就算辦了壞事也會被原諒。用心歹毒,就算辦了好事也會被譴責。”

“所以我們是例外!如果我們和世人一樣,又怎麼會有今天。按照世俗倫理,我們就該效忠南魏朝廷,打下半壁江山後,迎小皇帝來京城。”

燕雲歌聞言,不由得哈哈一笑。

她笑著說道:“如果真的對南魏朝廷忠心耿耿,我們根本不會有今天。早在鹽場糖廠剛賺錢那會,平陽郡剛有起色那會,就會被朝廷奪去權柄,去到建州坐冷板凳。”

“所以說,我們是非常人行非常事。你之前要求吳道長在皇宮外麵修一棟宅子,用作平日居住,我就認為極好。從我第一次見到皇宮,我就不喜歡皇宮的氣氛,我討厭那地方。”

反正燕雲歌說什麼,他都喜歡,他都讚同。

說他無腦也好,說他迷戀也罷,這麼多年過去隻證明了一件事,他是對的。

他讚同燕雲歌的一切決定,結果往往都是好的。

如此,他還有什麼理由反對她的決定。

不要和興家旺業的老婆作對,作對的下場就是敗壞家業。

有些男人啊,以為和自家老婆對著乾,就能彰顯男人權威,很有麵子。

殊不知,那都是自以為是。

夫妻就該相互尊重,有商有量,而不是一意孤行。

〔加入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