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女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三五章 动如雷霆(求月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直到走入承天门,皇甫玄机才知道自己的心腹谋士孙然已被人谋杀。此时他的脸色煞白,眸中的怒火几乎化为实质。

    “彻查!拿我的名帖,去顺天府衙门与内厂督促,让他们彻查此案!京师首善之地,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好大的狗胆!

    让他们尽快查出凶手,本将要将他们千刀万剐!”

    随着皇甫玄机的怒吼,几个侍从当即手持他的名帖飞奔离去。

    皇甫玄机随后又眸色阴冷的环目四望了起来。

    孙然之死让他怒火攻心,可同时也让他惊悸。

    皇甫玄机已经意识到自己对手的危险性,诚意伯府的反扑凌厉凶猛,完全超出他意料之外,关键是对方的不择手段,居然在大时雍坊这样紧邻宫城,贵人云集之地暗杀他的谋士,那还有什么是对方做不出来的?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并非是孙然之死,而是如何反击。

    他意识到今日,不论如何都需将李承基从操江提督的位置上调离不可。只有如此,才能压制住对方的反噬。

    可如今随着兵部武选司员外郎李文昱与孙然的死亡,他唯一的办法就是亲自出面,联络他兄长与父亲的同僚旧部。

    皇甫玄机随后就在鱼贯走入承天门的群臣当中,找到了几位熟悉的身影。

    皇甫玄机的眼神微亮,当即大步走了过去。只是让他意外的是,那边的几个武官勋臣在望见他之后,竟然都面色微变,纷纷加速避让开来。

    那神态就仿佛是在躲避灾星,含着几分无奈惶恐之意。

    见得此景,皇甫玄机不由微微愣神,错愕的看着这几人。他皱了皱眉,又走向了正从承天门洞走入进来的另一群人。

    那也是一群武官勋臣,以中军都督府同知武定候曹易为首。作为土木堡大败之后硕果仅存的勋贵,武定候曹易如今在朝中也是位高权重,地位显赫。

    不过当皇甫玄机大踏步的走过来,武定候周围的众人,却都是面色一凝。

    接下来,许多人竟是装作没看见皇甫玄机这个人,纷纷加快了步速,从他的身侧绕开。

    武定候曹易也同样不给皇甫玄机说话的机会,他朝着皇甫玄机抱了抱拳,就以龙骧虎步一般的步伐,行往宫城深处。

    “曹叔!”皇甫玄机见状既惊又怒:“昔日征伐之战,是我父亲力保,才使太宗免了你的罪责。”

    武定候曹易的神色无奈,终于驻足停步,他随后目光复杂的回望皇甫玄机:“皇甫贤侄,你这是何苦?”

    皇甫玄机扫了周围经过的群臣一眼,然后满含疑惑的朝武定候曹易抱拳一礼:“曹叔,你我两家可是百余年的世交,今日却为何要避小侄而远之?”

    “你自己做出的事情,自己难道不知道?”曹易看着皇甫玄机,良久之后,他微微一叹:“罢了,看在我们两家交情的份上,我就与你说说究竟。昨日诚意伯李承基已向各家勋贵武门传话,这次谁敢助你,诚意李家必与其鱼死网破,不死不休。”

    皇甫玄机听到这句,初时差点失笑。他心想李承基他莫非是失心疯了?做出这等失了智的事情?

    他们北方将门在靖难之后,何时被人指着鼻子这么威胁过?

    李承基说出这样的话出来,只会激起众怒,为诚意伯府招惹更多的敌人。

    可随后皇甫玄机就心神一冷,现实并非是李承基被孤立针对,反倒是他皇甫玄机,被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皇甫玄机的脸色难看异常:“所以曹叔您就听了他的话?”

    武定候曹易则稍稍犹豫,然后苦笑道:“一日之前,大同粮商梁同被山西绣衣千户刘丹抓捕,罪名是勾结蒙兀瓦刺部,以粮草兵器资敌。

    二十二年来梁同走私一百五十万石粮草,兵器二十二万件售入草原。且已寻得梁同私藏的兵器粮草,以及他的秘账作为罪证。此外不久前神器盟一案,也有不少手尾未处理干净。”

    皇甫玄机不禁微微一愣,心想这山西的通敌案,与他及诚意伯的争斗有什么关系?

    大同粮商梁同这个人他知道,往年此人也有给辅国公府孝敬,每年大概是三万两纹银的样子,可此人与他皇甫玄机其实关系不大。

    此人东窗事发,怎么都扯不到他头上来。

    至于神器盟,与他们家就更是关系不大。

    可皇甫玄机随后就想到了究竟,气息也微微一滞。

    梁同与神器盟能够将粮草兵器送入草原,势必与大同,宣府等地的军将牵涉极深。

    而自太宗登基以来,大同与宣府都在他们靖难勋贵的掌控之下。其中关系盘综错节,牵涉到了大半个北方武门——

    “山西绣衣千户所千户刘丹,是李承基的妻弟,据说此人,已经从梁同那儿就拿到了详细的名单,其中涉及千户,守备以上二十余人。而如今神器盟,就在诚意伯府的手中。”

    曹易说到这里双拳紧握,面色潮红的一声怒哼:“若非今次事发,老夫竟不知那些不要命的杂碎,竟然胆大包天,做出这等混账事!

    淇国公在草原全军覆没才多少年?他们就不记得痛了?居然敢纵容商人,将粮草兵器售到草原。在土木堡大败之后,还不知收手。”

    他的语声复杂,似是为北方将门子弟的腐朽堕落而愤恨,不甘,恼怒。

    皇甫玄机心里则是冷如寒冰,他知道曹易所说的淇国公,乃是昔日靖难功臣第一,在太宗年间率数十万大军征伐草原,结果全军覆没。

    从那时起,大晋太宗就禁绝了边境与草原的兵器交易,甚至捕拿了几个大商人,将之剥皮揎草。

    至于那山西绣衣千户所千户刘丹,皇甫玄机也是听说过的,那是李承基夫人刘氏的堂弟。

    而山西绣衣千户所千户虽然只是五品官职,却位卑权重。只因绣衣卫在整个大晋,都只有十五个千户所。

    每个千户所,都主掌一省巡查缉捕之事。

    可皇甫玄机之前却万万没想到,这致命的一击,却是来自于山西。

    “也就是说,李承基是以此事来威胁?”

    “他写给我的信中虽然没这么说,可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曹易叹了一口气:“我们的卵蛋都被人捏住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信中有言,这次只是他与你皇甫玄机私人之间的恩怨,可如果我们插手,那就是诚意伯府与北方将门之间的冲突。”

    曹易说到这里,又苦笑道:“换在别的时候,老夫倒也不在意他手中的这个把柄。那些涉案武将,全死了干净。可如今于杰掌着兵部尚书,权重天下,此人眼珠里面可是揉不得沙子。

    而自太子重病之后,天子或有意立威。一旦那份名单落到于杰手中,定会掀起腥风血雨。玄机啊,你当明白我与诸位大人的苦心。”

    皇甫玄机心中郁愤莫名,他明白曹易的意思,无非是担心此案最终会牵连到各家,所以要牺牲他皇甫玄机?

    “曹叔!”皇甫玄机努力平复着胸中郁气:“我们可都是靖难将门,百余年来同气连枝,曹叔您就眼看着李承基对小侄下手?”

    曹易的面色却渐渐转寒,良久之后,他才开口道:“贤侄,老夫自然是想帮你,可势不由人。你需知晓,如今早就不是土木堡之变前了,我靖难将门十成折了八成,如今在朝中只能勉强立足,惨淡维持。

    而贤侄你这次得罪的诚意伯府,却是如日中天。南边的事情我也听说了,靖安伯李轩合六大天位,连巫支祁,常泽与相繇这样的大妖巨孽都能斩杀。其声势之隆,已不逊色于昔日的辅国公府。老夫这里且说句不当的话——”

    他目视着皇甫玄机,竟是语声悠然,含着冷淡之意:“即便日后天子去位,新皇登基,也势必得对他们家恭着敬着,拉拢有加。他们家立足于世的根基已是武力,而非是天子的宠幸。

    至于世侄你,你非得去得罪他们做什么?还有,我不知你释放巫支祁的目的究竟何在,可无论你是何图谋,都选错了对手,手段也过于恶毒。”

    “叔父怎么这么说?小侄岂敢如此大胆,释放巫支祁?此事简直荒唐!”

    皇甫玄机才刚想说此事实为诚意伯府栽赃,可随后就在曹易冰冷的视线注目下说不出话。

    他已察觉到曹易眸中夹含的怒火。

    “贤侄你说不是那就不是吧。”武定候曹易的面色更加冷淡了:“总之你与诚意伯间的争斗,本侯爱莫能助,也无力助你,贤侄你好自为之。”

    他说完之后,终究还是想起昔日初代辅国公皇甫神机,还有河间王皇甫玉的情分,又一声叹息道:“稍后朝会中你得小心留神,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是提前做些防备。诚意伯李承基此人智计了得,心狠手辣,他的手段一定不会只有这些。

    以老夫对他的了解,此人既然对你动了手,那就一定会是抱蔓摘瓜,剪草除根,不留后患的。还有,昨日淮扬巨商彭八百在京中为李承基奔走,一共拜访了十七位文武朝官,不知密议何事。”

    此时的皇甫玄机,只觉浑身发寒。他抬头往远处太和门方向望去,此时竟生出几分畏意。

    他已经在畏惧着这场朔望大朝的到来——(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