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女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三八章 麒麟的依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昂!”梦清梵喊了一声,同时猛点着头。

    按照她那位师兄的说法,李轩如果北上参与那场蒙兀南侵之战,可能会陷入非常凶险的境地。

    梦清梵再三踌躇之后,还是决定阻止这件事发生。

    她为此羞愧不已,心知这是对师尊与师兄的背叛。

    可她的眼前这个男人,这个男人——

    梦清梵的心情很复杂,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出于什么心态才这么做。就因为这个男人与自己有了一夕之欢吗?

    “这是担心我?”李轩哈哈大笑,抚着玉麒麟的脸颊和脖子,心想这可比他的神鸟青鸾牛郎贴心多了。

    那鸟儿的眼里完全没有他这个主人,这几天就只知道与火云凰痴缠,天天往薛云柔那边跑,然后迷迷糊糊的就被薛云柔套了许多话,简直就是他身边最大的内鬼。

    现在李轩除非是有公务在身,否则都不爱戴上这臭鸟。

    “呜~”

    在李轩的抚摸下,玉麒麟很快眯起了眼,本能的就享受起来。

    牛马之类的野兽,都喜欢别人用顺毛的方式抚摸脸颊,额头和脖子,她的兽体也差不多。

    李轩显然是很有经验了,他的手力量恰到好处,差点就让梦清梵发出了声音,感觉很舒服,让她差点沉醉。

    不过此刻梦清梵的体内,到底还是主体意识占优,她很快就清醒过来,然后就恨不得在地板上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梦清梵忖道自己这也太丢人了,这是真要沦落到成为这个家伙宠物的地步吗?

    自己明明该把着家伙恨入骨髓的。

    “昂!”

    梦清梵又继续喊了一声,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与严肃,她定定的看这李轩,试图用眼神传达意念。

    ——我跟你认真说话呢混蛋!你不能再这样摸我!

    “行了!”李轩全不在意的拍了拍玉麒麟的额头:“你这是瞎操心,这北面再凶险,还能凶险过相繇?相繇我都挺过来了,这天下间能威胁得了你主人又有多少?

    即便不行,不还有你吗?带着我跑回来就行,乖,安心吃你的虾。”

    之后他就没理会梦清梵的交换,与罗烟一齐走入到眼前的伏魔塔内。

    六道伏魔塔是最近几代伏魔天尊的居所,这里说是塔,其实只有高五层的土楼,看起来很不起眼。

    不过昔日六道司的青龙堂,就是首创于此,之后筚路蓝缕,才开创出了现在的局面。

    而总堂自南京北迁之后,这座土楼就被伏魔天尊征用了,稍加改造后命名为伏魔塔。

    朱明月依旧是简单利落。雷厉风行的风格,见到他们之后,就直接开门见山,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这场大战已不可免,最近两个月来,北方草原连场大雪,牲畜死伤惨重。蒙兀太师也先为凝聚草原人心,是一定会叩关南侵的。他们往年遭遇雪灾,就是这么过来的,无论损失了多少,往中原跑一圈就能抢回来。

    天子与少保于杰对这一战其实也期待已久,他们君臣二人卧薪尝胆,励精图治,整顿边军,就等着与也先再战一场,一雪前耻。

    这次就是个机会,大晋在北方的各大军堡都已完成修缮,京营与卫所军也整顿完毕,目前状态已是宣宗以来最佳——”

    朱明月说到这里,却微微蹙眉。他凝神看了罗烟一眼,然后探手一招,竟从罗烟的眉心中,强行抽出几分黑色的水汽:“这是水毒?巫支祁与相繇留下来的?”

    “正是。”罗烟眼里含着几分佩服:“江神医给我看过,说没有大碍,这些水毒是无本之源,我只需将养一些时间就可恢复。”

    “虽是如此,可也不能大意。”

    朱明月又以灵视之法看向李轩,然后在他的四肢停留:“谦之你呢?江神医是怎么说的?”

    “他说大致无碍,可我四肢的骨骼血肉需要时间稳固。神魄中有些暗伤,也必须一两个月温养,这一两个月内尽量少与别人动手。”

    李轩耸了耸肩,不甚在意:“其实对我战力的影响不大,除非是伪天位级以上,否则都没资格引发我的旧伤。”

    他的暗伤主要是四肢被相繇摧毁太多次了。

    那一战他全是靠绿绮罗的力量恢复,与相繇互拼消耗。

    可人体是精密的东西,绿绮罗的神通再怎么了得,也没法细致入微,百分之百的复原体内每一条经络,每一条毛细血管,每一个细胞。

    所以李轩要想未来没有后患,还是得尽量多休息,加以温养。

    朱明月却皱起了眉头:“你二人未来前程远大,怎可如此轻忽?日后你们想要在天位上走得更远,现在就必须注意细节。”

    他随后背负着手。陷入凝思道:“你们神翼都北上之后,先负责居庸关一带的战场。我们已在那边调集了青龙堂辖下四百位伏魔人,三百位道士,四百位僧人,都由谦之你来统调。

    蒙兀人兵锋一时半刻到不了居庸关,你们这次的任务,主要是居中坐镇,防备万一。一旦其他方向出了漏子,可以随时援手。

    还有,到了那边之后可以悠着点,李轩你如今是堂堂四品伏魔中郎将,朝廷册封的靖安侯,该把视野抬起来了。平时得多倚重部属,注意协调各方,掌控全局,遇到下面处理不了的情况,你们再亲自冲锋陷阵不迟。”

    此时朝廷册封李轩靖安侯一事,还在礼部走程序,可此事既已在朔望大朝由群臣议定,就等于是板上钉钉了。

    罗烟听了之后,就不禁唇角一抽,心想李轩这家伙对部属可倚重得恨,是最会差使人的。

    自从他们北调以来,李轩在神翼都的班房里面待的时间,都没超过十天。所有的公务,不是有她罗烟代劳,就是乐芊芊帮忙处理。

    李轩则心想这位伏魔总管真体恤下属,他知道居庸关的前方,还有宣府,怀来,独石口这些重镇。

    这已不是景德初年的时候了,如今于杰苦心经营的防御体系已经初步成形,蒙兀的铁骑很难再长驱直入,攻至居庸关前。

    由此看来,这次的任务应该会很轻松。

    毕竟就往年的经验来看,他们无非就是大战之后赶去战场念个经,超个渡而已,

    除非是有五万以上的伤亡,天位级别的名臣大将陨落,否则问题不大。

    说来十二年前的土木堡之变,六道司全盛时的四名天位,只有一人是陨亡于蒙兀人之手,其余三位都是为平复猫儿庄,阳和口,土木堡三处战场的凶灵阴兵,最终落到油枯灯尽,神魄衰亡,被迫兵解的地步。

    修行人的‘兵解’,是一种自灭神魄之法。唯独此法,可以避面遗患日后,据说还可使修士的魂灵,得以投胎再生。

    不过这等损失数十万人,十数名天位的的大败,世间能有几次?

    于是李轩毫不犹豫的抱拳应诺:“属下明白!”

    他心想接下来的这些天,正可休养一阵。还有他那些忙得连轴转部属,也可暂时放下他们手中的案件,缓一缓气了。

    “还有,你们这次北上,虽以扫灭凶灵阴军为主,可如果有什么紧急军情,你们能帮就帮,见机行事。”

    朱明月面色凝然:“尤其是居庸关,绝可有失。一旦蒙兀大军进入北直隶,后果不堪设想。”

    李轩与罗烟二人听到这里,不由又面面相觑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几分讶色。

    按说以六道司的立场,应该在蒙兀与大晋之战中保持局外中立的,可他们家的这位天尊,似乎不鸟这一套。

    “不用看了,朱某与前代那些位天尊不同,”

    朱明月一声冷哂,满含不屑:“明明是大晋百姓的民脂民膏养着的,偏还要在这种时候对蒙兀与大晋一视同仁,岂非可笑?十余年前的土木堡之变就足以为戒,六道司坐视朝廷大军丧师草原,最后结果如何?”

    他凝神看着李轩:“六道司内有许多人的观念顽固不化,甚至还有部分元时的遗老遗少,如果有人说三道四,甚至是插手干涉,谦之你都不用理,有什么事推到我身上就可以。”

    李轩当即神色微肃,再次抱拳:“属下遵命!”

    他有点喜欢这位上司了,够简单直接,也够干脆利落,关键是对方的三观也很对他的脾胃。

    拜访了朱明月之后,李轩难得的返回神翼都,在乐芊芊与罗烟的帮助下开始安排全员北上的事宜

    这需要时间,只因神翼都的许多人都还在外面办公,比如张岳带的一队人,现在就去了天津。至少需要半日时间,才能返回六道司集合。

    还有一些更远的,信符传过就得两个时辰,赶回来就至少得一天半。

    幸在朱明月给的时限是三天,已经足够用了。

    至于其他战马,符箓,箭支,丹药之类的物资调度,案件转交等等事宜,罗烟他们只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差不多搞定,

    于是李轩又趁着这等人的空暇,处理着神翼都积压的公务。

    他已经二十余天没来六道司,这里积压的公文,已经推了老高的一叠,已经到了必须处理不可的时候。

    李轩其实更想去早虞红裳与薛云柔,可罗烟瞪过来的目光,却明白无误的看着他——在处理完这些公文之前,你敢甩手离开试试?

    李轩就只能老老实实的一张张文档看着,然后他就在这些公务文档与案件卷宗里面,看到了孙初芸的名字。(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