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女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三九章 时间管理大师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初芸?”李轩就不由神色异样的运用起了‘护道天眼’,望向了隔壁的一间公房。

    ——那原本是属于孙初芸的,之前这女孩虽在他安排下作了第四旗的旗主,却硬是把她的办公地点,安排在这个院子里面。

    可自从大理寺牢狱之后,他已经许久都没想起这个名字了。

    这一是因他常年奔波在外,二是这姑娘的存在感实在太弱。

    此时李轩凝目望去,发现那边的门房紧闭,里面的桌椅上也蒙上了一层灰。

    “怎么?”罗烟见了之后就面含青意的一声嗤笑:“这锅里的都还没搞定呢,就又想着锅外面的了?”

    旁边埋首公文的乐芊芊也不由抬头,疑惑的往两人看过来。

    “在说什么呢?”李轩一副无法理解的神色,他扬了扬手中的一叠宣纸:“这是孙初芸年前办的一桩案子,我看了卷宗,办得蛮漂亮的。”

    李轩用略含惋惜的语气道:“我只是可惜,这女孩各方面的能力其实都很不错,可心思却不在六道司上,又是孙继宗的女儿,否则倒是可做我神翼都的一员大将。”

    乐芊芊的神色却很疑惑:“指挥使大人为何这么说?我看孙都尉这些天还是蛮努力的。指挥使大人说她是我们神翼都的一员大将,绝不为过。”

    李轩就一阵愣神:“她没有辞职?我看她的公房都空了。”

    他遵照常理推测,认为这位孙大小姐多半是挂印而去了。

    如果换成他是孙初芸,在大理寺牢狱里面被那般对待,受了那样的委屈,也早该把自己这个上司踹开走人了。

    “才没有!”乐芊芊用葱嫩的手指了指东面的方向:“只是搬到了第四进的东偏院那边,这一个多月,经她之手办的案子有三十多件,她还走关系从天官楼那边要了不少精干人手,第四旗的架子已经搭起来了。”

    李轩就有点懵,随后他翻阅后面的文档卷宗,发现由孙初芸报上来的还真不少。

    “还有这样的事?”李轩一份份仔细翻看着:“有点出乎意料,她这样娇滴滴,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办起事情来居然一板一眼,很有章法。”

    “孙都尉的能力是很不错,”乐芊芊此时又斜目看了罗烟一眼:“烟姐还有为难过孙都尉,一桩无头无尾的碎尸案,硬是要孙都尉三天内侦破,可结果人家还真办到了。”

    罗烟的俏脸就微微一红:“什么为难?我那是想让她知难而退,没有在六道司做下去的决心,那就趁早走人!”

    可她随后就想到自己似乎没立场这么说别人,自己不也是三心二意?

    所以她随后就语声一转,倒打一耙:“李轩你这神翼都指挥使可真当得好,如今连部下有什么人都不清楚了。”

    李轩也觉羞愧,他这个神翼都指挥使,当得确实不称职。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前方传来一个轻柔的语声:“你们是在说我吗?”

    李轩抬目望去,就见孙初芸穿着一身素白色的六道伏魔甲,英姿飒爽的站在他的面前。

    李轩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

    心想这女孩什么时候站到他面前的?居然一直都没察觉。

    “刚才,你们没注意。”孙初芸面色冷漠的朝李轩一抱拳:“第四旗孙初芸奉命返回,全员二十四人都已集结,随时候命。还有,小女子的父亲虽是会昌伯,可六道司内的正常公务,应该不会妨碍到李大人。”

    李轩就不禁看着孙初芸,发现这个女孩对他的态度与以前大不相同。

    ※※※※

    李轩处理完所有积压的公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这个时候,神翼都还只有三分之一人返回报到。李轩考虑到不能让所有人干等着,朱明月给的时限则是二十一号清晨出发,就干脆给属下放了两天假,让他们在北上之前可以休息一阵,顺便处理一下私务。

    李轩自己则是带着罗烟与乐芊芊去了一家酒楼,酒足饭饱之后又去了琉璃厂,在那边逛了一晚上的街,还花了一万多两纹银,给罗烟买了一对蝴蝶形状,雕饰极其精美的首饰,给乐芊芊买了一个白玉手镯。

    这是他第一次给罗烟买东西,让罗烟一晚上都扬着唇角。

    虽然李轩兜里已经没钱了,这一万多两还是从她手里‘借’的。

    乐芊芊也很开心,她对北方的吃食一直都很不适应,居然都是面,没有米饭的。

    而靖安伯府的厨子,虽然是李轩自己招的,可却是北方人,有些南京经典的菜式不会做。

    李轩当晚却特意寻了一家南方口味的酒楼,让她大饱口福。

    什么松鼠鱼、蛋烧卖、美人肝、凤尾虾之类的苏式菜,还有盐水鸭,豆腐脑、鸳鸯烧饼、翡翠包这些小吃,让乐芊芊吃了个过瘾。

    然后那白玉手镯,虽然才五百多两纹银,可却是李轩二十几天前就寻首饰店定制的,手镯的内部还有一个‘芊’字。原本是想当成新年礼物给她,结果却拖到现在。

    之后返回靖安伯府,李轩又跑到江家医馆,去找江含韵双修——不对,还没到双修的地步,准确的说法是修持神天双元法的第二阶段。

    到了子时,李轩就偷偷牵着他的玉麒麟,溜出了靖安伯府。

    他不知道罗烟有没有看到他的动静,却不打算管了。

    只是当李轩骑上玉麒麟,他的这头坐骑却是步伐迟缓,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小步奔走。

    “走哇!”李轩很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坐骑:“我们去皇宫,小麟麟速度快点,你主人以后的性福就靠你了。喂喂,你怎么还趴下了?我抽你屁股了我跟你说——”

    可他不说还好,说了这句之后,这头玉麒麟就直接在街上趴了下来,一动不动。

    梦清梵的眼中含着自伤,这家伙半夜骑着自己出来,是打算去皇宫见那个叫虞红裳的公主吧?

    她想自己这算什么呢?明明自己与李轩有了一夕之欢,却是坐骑的地位。

    李轩不知这麒麟脑里面的勾当,他只觉头疼,忖道这坐骑可真不靠谱,亏他今天还从罗烟那里借了几万两,给它又定了许多玉寒烛虾。

    考虑到这是头准天位级的麒麟,李轩没敢真打,他只好从旁边马棚里面又牵出了一头地行龙。

    可随着玉麒麟冷冷的往地行龙扫了一眼,这头有着稀薄龙血的威武坐骑就也趴下不肯动了。

    李轩无奈之下,只能自己施展遁法,往宫城的方向飞驰过去。

    可这一路,李轩却被街上巡守的六道司与禁军喊住了好几次。

    他们的道理挺简单,这大晚还能骑马在街上跑的,那肯定是贵人;而用两只脚走路的,甭管你的遁法再怎么高明,都肯定是有问题。

    于是李轩这一路磕磕绊绊,足足花了一刻的时间才来到宫城的西角,然后向绿剑萝莉求助:“绿前辈,拜托你用上次施展的虚空神通,把我送入进去。”

    绿绮罗闻言就无语了:“你干嘛来宫城,这个时候去找薛云柔不很好吗?反正朝阳门的守门太监与监门校尉,都是你的熟人了。”

    “你不懂——”李轩摇着头:“总之绿前辈只管出手相助就对了。”

    他心想哪能次次在深夜时分去找薛云柔?人家少天师能没意见?

    换成他是薛云柔,也会想你白天干嘛去了?每次这个时候过来,把我当成什么了?当成某种工具吗?

    薛云柔本来对他的意见就很大,他要现在过去就等于是火上浇油。

    可这深夜时分闯入宫城去见虞红裳,那情况就不同啦!

    自己这是对虞红裳相思难耐,所以在深夜时分甘冒奇险,闯入宫城去见心上人——试问红裳她听了之后能不感动么?

    至于云柔那边,自己就抽出大半天时间去陪她,如此一来,何愁诸‘船’之间风浪不平?

    李轩都忍不住为自己点了个赞,感觉自己的时间管理技术,如今已更上一层了。

    “我可以帮你——”绿绮罗无奈摇头:“不过你想清楚了,这得再消耗你至少半个月的寿命。我知道你有办法驱除业毒,可这终究是费时费力。”

    李轩却眼神坚定,毫不动摇的与绿绮罗对视,生命诚然可贵,然而爱情却价值更高。

    关键是,他的爱情如果没了,那是有可能会没命的。

    绿绮罗叹息了一声,最终还是伸手在李轩的胸前一点。

    随着一团绿光萦绕,李轩只觉眼前虚空变化,天旋地转。

    等到他视野恢复如常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宫墙之内。

    绿绮罗的法力强大,不但让他突破了宫城的法禁,还挪移了至少百丈距离。

    李轩心中大喜,在稍稍辨认了一下方位之后,就直往虞红裳的浮碧宫。

    而这个时候,在浮碧宫的碧涛楼内,长乐公主虞红裳正与薛云柔同塌而眠。

    薛云柔却睡不着,她睁眼看着上面的帐纱:“红裳,我们两人有多久没这样了?”

    虞红裳也无心睡眠,她苦笑道:“从你那次出京之后就没有了吧?说来已经有一年多了。”

    明明她们之间,曾是最好的闺蜜。

    就在这个时候,虞红裳听到外面有些许响动。(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