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女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零章 这不可能(求月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虞红裳疑惑的看向外面,然后就眼神微变,面色古怪起来。

    上次她与李轩一起服用的并蒂神心,可以让她在二十里范围内,感应到李轩的大致方位。五里之内,做到一定程度的灵识交流。

    ——不过这是在另一方愿意的情况下才能办到。

    可李轩这家伙,自从前些天他去了一趟北面的辽太祖墓之后,就借故关闭了心灵感应,然后一直都不肯开。

    不过在一里的近距离内,虞红裳还是能够在无需李轩许可的情况下,感应到这家伙的方位。

    现在她就感应到李轩的气息,正鬼鬼祟祟的往她的闺房这边赶。

    虞红裳不由一阵懵懂,心想这家伙是怎么进的宫?

    还有,按照云柔的说法,这家伙不是一晚上,都在外面陪伴罗烟乐芊芊她们吗?她的那只火云凰,一天到晚都在天上盯着呢。

    虞红裳先是微喜,心想这个家伙,到底还是记得她。

    可随后她的心情,就有点复杂起来。

    一方面是因这个家伙来得忒不是时候,云柔还在这里呢!一方面她又想见李轩,这都好久没与李轩好好说话了。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滋味。

    虞红裳心想这真是报应,之前在宜昌的时候,她出手拦住了薛云柔的好事。结果今天,也被对方搅合了与轩郎的一场夜会,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她迟疑了片刻,还是以灵识传达意念:“轩郎你回去!”

    外面的李轩就一阵错愕,心想这就让我回去?为了进来这一趟,我花了十五天的命呢!结果一个面都不见,就得回去吗?这多不划算呐!

    他随后就一声哂笑,心想这一定是虞红裳生他的气了吧?或者是害羞了。

    看来稍后得花一些心思哄一哄。

    于是李轩不但没有往回走,反倒是加快了速度,身影似如雷霆电闪的来到碧涛楼外。

    “你回去!”虞红裳感应到李轩的气息急速靠近,就不禁无奈了:“别过来,薛云——”

    可她的传音未落,李轩的身影就已经闪身而入了。

    他毫无猴急之意,从窗户穿入进来之后,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这才拿出一派翩翩佳公子的气派模样,走到了虞红裳的窗前。

    他一边走,还一边吟诗。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裳儿,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李轩没注意到虞红裳的异样神色,他先在虞红裳的额头上亲了一个,然后就准备就着虞红裳的红唇,来一个相濡以沫,抵死缠绵。

    可随后李轩就心生感应,面色苍白的看向了身侧。

    他心想不会吧?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可李轩还是绝望的看见薛云柔从旁边的被窝里面起身,她脸上虽是漠无表情,可看向李轩的眸子里面却幽深似海,又仿佛无底深渊。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呢!”薛云柔唇角微扬,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轩郎真得好懒,都不换辞的吗?记得上次你半夜里来接我,也是这么说的吧。”

    于是李轩就感觉自己抱着的虞红裳,仿佛化身成一座冰山,冻得他通体发寒。

    绿绮罗飘在李轩的后面,饱含同情的看着李轩的背影。

    她心想这是何苦呢?花费十五天寿命,就为入宫经历这么一场修罗杀场么?

    这个家伙,他今晚不会死在这里吧?

    ※※※※

    元月二十一日的清晨,匆匆返回京城的彭富来与张岳,见到了一副鼻青脸肿模样的李轩。

    彭富来顿时惊奇不已:“谦之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被人伤成这副模样?”

    “对啊,这是谁伤得你?”张岳也挠着头,无法理解:“在南面你不是很威风的吗?与罗烟双刀合璧,战力直达天位,巫支祁与相繇都被你们斩了。还有,以你的横练功体,谁能把你伤到这个地步?”

    他现在却不敢说‘我们一起帮你揍回去’之类的话了,概因现在能将李轩伤成这副模样的人,他们两个也一定招惹不起!

    李轩闻言则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己肿起来的下巴与腮帮,还有那双青了一圈的眼,然后他的眼角就不禁微微一抽:“别说了,这是两个实力高强的魔头,心狠手辣,难以力敌。”

    他从双眼与脸上的红肿处,感觉到锥心刺骨的痛。

    虞红裳的拳意就渗透沉浸在李轩的血肉里面,让他一时半会都没法驱除。

    这个时候,李轩最庆幸的是自己修了横练霸体,否则他现在就得躺在床上了。

    “两个天位境界的女魔头吧?”

    罗烟斜目看着他,竟有些幸灾乐祸:“其实我也好奇,薛云柔对你迷恋有加,虞红裳则是几个女孩当中最心疼你的。李轩你究竟做了什么,让她们对你下这样的狠手?”

    张岳与彭富来听了之后面面相觑了一眼,接着就默契的一言不发,再不敢多说了。

    二人都知在这桩事上发表意见,那是会要命的。

    即便要说,那也不该是乐芊芊与罗烟都在的场合。

    李轩则尴尬一笑,避而不答:“速度出发吧,据说宣府那边大战正烈,北面被蒙兀人拔了七座军堡,双方死伤数千,鞑靼大将巴特尔的七万铁骑已经打破龙门卫的防御,兵锋直指长安所的,我们还是得尽早赶去为妙。”

    幸在那天晚上的结果还是好的,李轩没有逃,他拿出了诚实认错的态度任打任罚,硬撑着让薛云柔与虞红裳狠狠揍了几拳。

    第二天又陪了她们一天,总算令两个女孩的怨气稍稍消减了几分。

    顺带一提的是,他还被迫从冷雨柔那里拿回了三万两用于改造‘伏魔金刚’的纹银,给她们都买了一份小礼物。

    幸运的是,两个女孩可能都知道他财政窘迫,她们当面没说什么,事后却各自私下里让人给他送来了五万两的体己钱,不但将冷雨柔那边的缺口填上了,李轩还倒赚了六万多两。

    说到这银钱也是见了鬼,李轩这次江南之行,光是斩杀常泽这三个大妖得来的赏金就达十万两纹银,诚意伯府新年也给了他二十五万两的巨额分红,可结果李轩的钱袋却还是鼓不起来。

    随着李轩一声令下,神翼都三百二十余骑从六道司蜂拥而出,奔腾如雷的驰出了北京城。

    六道司不是军队,所以队形与军纪是一概没有的,可他们的气势却很摄人。神翼都三百余人毕竟是全员四重楼境以上,顶盔掼甲,武装到牙齿的精英,坐骑则都是一水的地行龙。

    此时一片黑压压的铁骑奔驰在官道上,远远望去似如乌云漫卷,蹄声则仿佛持续不绝的雷鸣,震得地面簌簌作响,使得所有行人都望之色变,纷纷往两旁避让。

    居庸关距离京城不远,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李轩就看见了居庸关那气势恢弘,崇墉百雉的庞大关城。

    这座关城,与大晋的嘉峪关齐名,并称天下第一雄关,封锁着太行八陉最北面的军都陉,与南口,居庸关,上关和八达岭一起,封锁着京城的北大门。

    镇守居庸关的总兵是袁军,一位年纪达一百七十岁,老资格的宿将。曾经在太宗末年,追随太宗两次北伐蒙兀,因战功不彰,至今都未能封爵。

    不过其人在军中与朝堂都有“无赫赫之功,然能谨守边陲”的评价,且修行有成,在八十岁前就走到了第四门巅峰,半步天位的境界,所以活了一百七十年,远超常人的岁寿。

    于杰命此人担任居庸关总兵,就是为借助这位的谨慎老成,与从军百余年的丰富经验,确保居庸关不失。

    李轩入关之后,第一时间就去了总兵府拜访此人,结果却吃了个闭门羹。

    这位军中宿将以军务繁忙为由,让人将他的名帖送了出来。

    负责给袁军传话的,就是那位值守总兵府大门的哨官:“李大人,我家将军日理万机,不但有着众多军务需要处理,还要巡视周围塞堡,整军备战,估计这十几天之内都没有空暇与你见面。

    所以大人你没有要事的话,就勿需再来了。将军的意思是你们六道司人员与我们边军不相统辖,搅合不到一起,只要不干扰关城内外的军务,你们自行其是便是。”

    此人不但神态与语气淡漠梳离,眼里面更是含着淡淡的敌意。

    而就在李轩他们无奈离去的时候,这位更是往地面吐了一口唾沫:“一群负责收尸烧埋的杂碎!”

    李轩就不禁蹙了蹙眉,看向了身后。罗烟更是眸光一凝,她手按着腰刀,神色冷冽的看向了此人。

    如果依照罗烟往日的性情,这个时候就已经出手,让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好看了。

    李轩则微微摇头,收回了视线。

    他能猜到缘故,这一方面是六道司在边军中的风评不佳;一方面则是北方将门对他的排斥。

    李承基在大同那边引爆的军械走私案,还有对皇甫玄机的打击,多少都会引发一些北方将门的反感。

    再然后,估计还有居庸关总兵袁军的个人因素。

    李轩没有在意,继续往关城的南面方向行去。那边有六道司的一个伏魔分署,想必六道司调集的六道伏魔人,还有那众多僧人道士也都在那边。

    不过当李轩赶到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气氛也很不好。(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