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女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一章 小乘大乘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李轩踏入居庸关的伏魔分署,发现这里面许多建筑一片糜烂,只余残垣断瓦。还有一群和尚,大多都是身上挂彩,形象狼狈。他们分成两方,遥相对峙。

    旁边则是一群道人,笑嘻嘻的围在旁边看热闹。

    李轩错愕不已,当即找来了镇守此间的伏魔校尉询问。

    这位先眼神有异的看了李轩脸上的青肿一眼,之后才神色恭敬的答道:“是善积寺与净觉寺的僧人冲突,今日清晨因一事起了口角。

    两家最开始还是收敛的,先是辨经,然后就打起来了。善积寺的元妙大师与净觉寺的灵戒大师,刚才还出手斗了一场法,结果不分胜负。”

    李轩就不禁扬了扬眉,他知道这两家都是河北一带的大寺,其中善积寺是小乘寺院,属于俱舍宗一脉;净觉寺则是大乘一脉,属于净土宗。

    而这两家虽然是同属佛门,可彼此间的教义却是水火不相容的。

    李轩还是不解道:“究竟怎么回事?都是修行有成的高僧大德,怎就这么不顾体面?”

    那校尉闻言苦笑,语中含着无奈之意:“是关城南面有一家姓张的员外,他家的儿子昨夜死了。张员外是善积寺的信徒,听说善积寺的元妙大师在此,就想请大师出手为其超渡。

    结果元妙大师认为张员外的儿子身有罪孽,开价三千两纹银。可这事不巧被净觉寺的僧人得知,灵戒大师就跑去张家,说只需张员外改信净土莲宗,那我们只需纹银二百两,就可将他家儿子超渡。”

    李轩听到这里就明白情况了,敢情是生意上的冲突。

    这与两家的教义有关,小乘佛门认为一个人必须经过艰苦的修行,通过“八正道”等宗教道德修养,才可以修行有成,得到佛门果业;他们通常以个人的自我解脱为主,希望了生死、离贪爱、灭尽身智。

    大乘佛教则认为人只要有虔诚之心,就可以成佛,还可通过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所谓‘六度’来达到佛果,修行之法简单多了。

    其中的净土宗最简单最过份,他们认为信众只需要称名念佛,一心专念弥陀一佛的名号,念念不舍,以往生净土为期,就可以成就佛业。

    他们认为单求自我解脱是不够的,在除断自己一切烦恼外,还应该修持成佛,建立佛国净土,让更多的人脱离苦海。

    ——这里必须一提的是,这里所谓的‘净土’,大概就是如‘南京地府’之类的空间,由信徒的愿力来维持。各家寺庙,都有各自佛国净土存在。

    而两家教义的不同,表现在超渡法事上,也就出现了收费上的差异。

    小乘佛门收费昂贵,一方面是需要消耗不少法力器物,成本高昂;一方面则是认为只有如此才能展现出信徒的诚意,死者的灵魂才能入西天净土。

    所以升斗小民莫入其门,是没有被超渡的资格的。

    大乘佛门的收费就很便宜了,禅宗高一点,净土宗最低,往往不到小乘佛门的十分之一。

    小乘佛门就很不满了,他们认为自家虽然收费昂贵,却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而大乘佛门念个经就能超渡,这完全是在糊弄人。

    大乘佛门则认为自己超渡了啊,至少可让信徒得到心理上的安慰,抚慰众生。

    试问那些怨灵怎么来的?不都是心有遗恨,不甘死去吗?他们是在做好事。

    还有一些人确实在他们超渡下入了净土,只是几率不大而已。

    所以大乘佛门更受平民百姓的喜欢,却也因他们对百姓的煽动之能,被朝廷忌惮警惕,尤其净土莲宗,数千载以来屡遭打击。

    小乘佛门则日渐衰败,不过近年因那位扶助太宗登基的黑衣宰相‘道衍’大师之故,倍受朝廷扶持,有了再起之势。

    ——朝廷僧录司发出的‘僧牒’,每年至少有三分之一是给小乘佛门的。

    李轩不禁叹了一声:“把两位大师都给我请来吧。”

    没过多久,善积寺的‘元妙’与净觉寺的‘灵戒’,就来到了李轩的马前。

    二人都是一身金色袈裟,面白无须的和尚,平时的形象应该是气度雍容,法相庄严的。可此时这两位大师的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唇角都有着血丝。

    李轩见状就不禁嘴角微抽,心想好吧,这是凑齐鼻青脸肿三人组了。

    他脸上却是沉凝如铁,目光凌厉如刀:“六道司在此地所有损失,你们两家都得照价赔偿,各自分担一半。”

    元妙与灵戒对此都无异议,这桩事本来就是他们理亏。在人家的地盘打架斗殴,还把别人的家给拆了,赔偿是理所应当。

    李轩又看向了净觉寺的‘灵戒大师’:“还有今日的这桩事,是你们净觉寺做得不对。那张家员外的事,你们不得再擅自插手。善积寺的一应汤药费,你们净觉寺也得出了。”

    这位灵戒大师当即就眉头微蹙,眼现不满之意。

    李轩见状,就拿眼一瞪:“我不管你们平时是怎么争抢信徒的,可如今正值大战之期,你们净土莲宗在这个时候挑衅生事,是意欲何为?”

    灵戒大师的气息略滞,随后就默然不语了。

    他注意到李轩已经手按住了腰刀,一股让人心悸的森冷气息将他遥空锁定。还有旁边的罗烟,看过来的眸光也含着冷意。

    灵戒大师脸上的怒意顿时收敛无形,眼中现着些许忌惮之意:“阿弥陀佛!李大人既然这么说,那么小僧从命就是。”

    他知道这两人,就是最近哄传天下,声威赫赫的‘天击地合阳阳神刀’!

    ——没错!是‘阳阳’,而非‘阴阳’。一对双刀合璧,可以斩杀巫支祁与常泽的兔儿爷。

    尤其这位李中郎将,据说还是与相繇正面硬撼过几个时辰的人物。

    虽然灵戒无法理解,一个第三门的武修是如何做到的,可人家年纪轻轻就成了伏魔中郎将,又封了侯爵,想必是确有其事。

    慑服了灵戒,李轩就又拿眼扫望着在场那一众乱糟糟的僧人道士:“都给我听着,本将不管你等是来自哪家道脉,哪家佛宗,既然到了本将的麾下,你们是龙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趴着!

    谁敢擅生事端,或者抗命不遵,本将军法行事。此言在先,日后勿谓本将言之不预!”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纷纷俯首低眉,避开他的视线凌迫。

    唯独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没有躲避他的目光,他笑着冲李轩一个稽首:“贫道长春观冲幽,见过中郎将!”

    这位冲幽道人用佩服的语气道:“一直久闻中郎将大名,直至今日才有缘亲见,果真是风流跌宕,浩气英风。我们长春观,愿附中郎将骥尾。”

    李轩就神色友善的朝着这位点了点头,他听说过冲幽此人,京东长春观也是全真派一脉重要的道观之一。

    ※※※※

    在居庸关安顿下来之后,李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顿人马。

    在编制上李轩其实无需费心,此处神翼都辖下三百余人,还有青龙堂辖下四百位伏魔人,都有现成的编制。

    那四百武僧,三百道兵也简单,就编成三个都,各由元妙大师,灵戒大师与冲幽道人三人带领。

    这些武僧道兵自有体系,李轩没有蠢到将他们打乱重编的地步。

    说来以军阵与整体战力而论,这些寺庙与道观的武僧道兵,比他们六道司的人还要强些。

    六道司的人常年都在办案,奔走于各地降妖伏魔,哪有时间去操练什么阵型队列?而这些武僧道兵吃饱了没事做,就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阵法的操演上。

    论到小规模的军阵配合,他们甚至远超禁军。

    不过这些人的战甲与武具却很成问题。

    大晋朝不允许民间持有兵器,战甲更是禁忌中的禁忌。所以这些武僧道兵,最多就携带一口没开锋的剑,或者一杆铁棍,加上一些法器。

    李轩不得不动用神器盟的关系,为这些人临时调配了一些铁甲与兵器,甚至还为他们配备上了一匹龙驹。

    这令所有僧道都疑惑不已,毕竟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只是为超渡战场上的凶灵血煞。

    可与此同时,这些僧道也觉感激。在应对那些凶灵阴兵的时候,这些铁甲兵器还是很有用的。

    而李轩在为他们整备装具的时候,还顺便了解了下部属的构成,战力的高下。

    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如果连知己都做不到,又如何能在战场上取胜?

    李轩这是有备无患,虽然六道司的主要任务是降妖伏魔。可按照伏魔天尊老朱的意思,一旦战局有变,他们六道司的人马也得投入战场。

    在这之后,李轩才把注意力转向了北面战场。

    六道司在宣府,怀来各地的伏魔分署,每过一个时辰都会向京城六道司总堂发送一道信符,传递他们收集到的各种军情消息。

    而这些信符,都会通过居庸关的驿站中转。

    李轩让乐芊芊带着人守在驿站,将每一份信符抄录一份。然后通过这些由乐芊芊汇拢起来的消息,分析北方的战局。(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