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女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二章 新鲜出炉美娇娘(求月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天之后,在伏魔分署内的一间签押房,罗烟拿着乐芊芊让人送来的几份文档,一脸的迷糊。

    “我还是搞不懂,前面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不知我们大晋胜算几何?”

    其实乐芊芊在文档上汇总的军情消息,非常的浅显明白。

    所有来自前方的消息与战报,乐芊芊都按照时间地点分类,让人一目了然。

    问题是,罗烟虽然认识这上面的每一个字,可当它们合在一起,她就完全看不明白了。

    这与她以前帮李轩处理的那些公务与案件,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涉及到地形地势,还有大晋复杂的军队与人事编制,她一时之间哪里看得懂这些?

    李轩倒是看明白了,可眼下的情况,李轩也难断定双方的胜负,他只能微微摇头:“目前是僵持之局,大晋的局面稍稍占优,胜算却不好说。”

    此时北方的战场一共有三处,第一处是西面的‘大同’方向,由瓦刺名将阿刺知院统帅十三万骑,自‘阳和口’突破长城。

    蒙兀人的这一路,也是走的昔日土木堡之变,瓦刺大军南侵的故道。

    不过阿刺知院在破关之后并未挥师东进,而是将兵锋直指大同,隔断了宣府与大同之间的联系,压制住镇朔大将军梁亨。大晋三边总督,大同总兵与山西都指挥使司辖下的二十三万大军无法东援。

    第二处战场,则是位于‘宣府’一带的主战场。

    大晋已经于此地集结了三十六万步骑,由兵部尚书于杰亲自坐镇指挥,云集了大晋数位名将;蒙兀太师也先则针锋相对,集结瓦刺与鞑靼二部共二十五万骑,从张家口破关而入。

    李轩看前方的战报,发现于杰似有诱敌深入,将也先诱至于‘洋河’南岸进行决战之意。

    蒙兀太师也先则似查知了于杰的企图,其麾下大军虽是催城破塞,所向披靡,却无一兵一卒跨过洋河。

    于是双方大军就这么沿着洋河北岸,一个个军塞军堡反复的交战争夺,使得宣府附近化作血肉磨盘。

    李轩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这情况对于蒙兀人来说,其实是非常不利的。

    这会让蒙兀人的兵力,无谓的消耗在宣府周边的防御体系中。宣府外围林立的军堡,足以让蒙兀铁骑流干鲜血。

    可蒙兀太师也先却乐此不疲,对麾下部众的伤亡不以为意。

    第三处战场则是宣府的东面,鞑靼大将巴特尔率七万铁骑已经打破‘龙门卫’,兵锋直指‘长安所’。

    ——这里的‘长安所’,可不是长安城,而是怀来北面的一个卫所。

    巴特尔统帅的这支兵马应该是偏师,目的是逼迫于杰分兵,甚至是抄截宣府的后路。

    这已经起到了效果,数日前宣府总兵朱国能不得不亲率六万步骑进驻怀来,集结怀来周边卫所总计十三万步骑与鞑靼大将巴特尔的七万骑军,相持于怀来之北。

    此外还有一处规模较小的战场,在更东面的独石堡,此处也有蒙兀人三万铁骑顿兵城下。

    独石堡乃是长城上的冲关要隘,正卡在独石河口。

    ——众所周知,万人以上大军行进必须紧依河道,否则光是吃喝拉撒的问题,就足以瓦解掉一支大军。

    即便来自草原的铁骑也未能例外,蒙兀人固然可以依靠马奶解渴,可他们携带的众多战马牲畜,却离不开食水。

    而从独石口南下,可以沿着‘独石河’,‘龙门川’直接杀到居庸关前。

    所以大晋开国之后就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筑造独石堡,又经于少保之手修缮,如今那里已是大晋边陲数得着的雄关要隘。加上此处地势险要,依山靠水,整个防御体系可谓是固若金汤。

    所以即便十倍于此的军力,都很难将之攻破。

    此时独石堡内已有两万卫所军镇守,蒙兀那区区三万骑攻下独石堡的可能微乎其微。

    再还有就是辽东战场,被也先征服的‘海西女真’也在闹腾。不过那边短时间内不足为患,对全局的影响有限,‘奴儿干都司’的力量也足以应对。

    “目前的状况确实难言胜负,不过这局面维持下去,蒙兀迟早撑不住。”

    张岳出身将门,家学渊源,在兵法上也有些许造诣:“他们遭遇雪灾,物资补给本就不足,这几十万大军能够坚持一个半月就很不错了。于少保坚壁清野,他们现在也没法以战养战。”

    他说完之后却又一声叹息:“唯独局面有点被动,可如今也只能这样打了,还是吃亏在缺少骑军。”

    大晋在太宗年间,全国豢养有马匹五百万,其中可以当做战马使用的高达百余万。

    可在仁宣之治期间,各地卫所马政败坏,剩余的几十万匹龙驹与地行龙,也都在土木堡大败中全数丧尽。

    于少保这些年里虽然励精图治,惨淡经营,可也就只恢复了九万骑军而已。

    就这九万骑军,还得分洒在九边重镇,能够集中于宣府与大同二地的,只有五万骑军不到。

    而在土木堡大败之前,大晋光是铁甲重骑就有五万之巨,其余轻骑达十九万人。由此可见那场大败,对于大晋国力的损伤之重。

    李轩则拧着眉头道:“如果能这样拖下去,自然是大晋的局面占优。可也先乃当代兵法大家,岂会不知利害?

    如果这次蒙兀失败,明年蒙兀八百万人不知会有多少人遭遇饥荒,我猜此人一定有什么方法打破僵局。”

    问题是,李轩虽然意识到这一点,却暂时想不到也先的破局之策。

    此时他的脑海之内,隐隐约约的有了个念头。

    会不会是张观澜与他那五艘‘云中战舰’?以那空中巨炮的威力,大晋边境的绝大多数军堡,都扛不住它们的一炮之威。唯独独石堡,宣府这样的坚城才能坚守一阵。

    张观澜身为前元天师,本就是蒙兀人的爪牙羽翼。那五艘‘云中战舰’,很可能也是借助蒙兀人的财力建造。

    可大晋早已得知这些‘云中战舰’的存在,以少保于杰的谨慎,早该有了防备才是。

    不过直至如今,这些‘云中战舰’都未现踪迹——

    李轩想了想,还是写了一封符书,捎寄给了远在宣府的少保于杰。

    他相信这位于少保早有庙算,可为防万一,他还是得稍作提醒。

    接下来的几天,李轩就一边关注北方的战况,一边继续整训麾下的人马。

    之前李轩以为他的神翼都可以在这边休息一阵儿,清闲几天的。

    可到了居庸关之后,李轩还是按捺不住他的危机意识。他开始临阵磨枪,强令麾下的众多六道司伏魔人每日抽出至少半天时间,操演兵法战阵。

    此外那些武僧道兵,也需适应李轩配发的兵器战甲。

    于是每天的上午,六道司在居庸关的伏魔分署内部都杀声震天,使得关城内的众多将士惊奇不已。

    而就在元月二十七日,李轩收到了长安卫所的紧急传信。宣府总兵朱国能与鞑靼大将巴特尔,大战于长安所之南。

    大晋死伤高达二万,而蒙兀人也在此埋骨万余。

    只就死伤来看,大晋无疑是败北的一方。可自太宗之后,蒙兀人的战力就已强于大晋兵马。

    朱国能在此战中以惨重的伤亡,逼迫巴特尔的铁骑从战场撤离,就战略来看,大晋的形势进一步改善。

    此战之后,巴特尔已经没有越过长安所,包抄宣府侧翼的能力。

    由于这一战双方阵亡的士卒超出两万三千,战死的第四门强者也达到七人之巨,六道伏魔司在当地的力量已经不足以镇压,所以求助于李轩,让他迅速率人前往战场,镇压此处的血煞怨灵。

    李轩不敢耽搁,在接到信符求援之后不到半刻时间,就开始集结部属。

    此时他却有了一个小小的惊喜,冷雨柔带着她改造完的‘伏魔金刚’到来,同行的还有薛云柔的师兄‘玄尘子’。

    改造后的‘伏魔金刚’造型颇为酷炫,一身银白色战甲,身后还有一对宽大的银白羽翼,浑身电光萦绕,看起来就仿佛是西方神话中的‘天使’。

    玄尘子也很吸睛,他已彻底换成了女装打扮,容貌清丽,身姿妖娆,娉婷万种——这竟是一位风姿容貌都可与薛云柔比较的大美人,李轩差点就没认出来。

    李轩对于这全新的‘伏魔金刚’是期待已久了,可惜的是此刻时间紧迫,他已来不及一一试演其能。

    不过在得知李轩准备北上长安卫所之后,冷雨柔却眸光一闪:“我跟公子你一起去。”

    玄尘子也嫣然一笑:“那也加上我一个吧。”

    李轩倒是不介意自己的麾下再多两个好手。

    冷雨柔自造的那具机关傀儡‘孔雀千机’他是知道的,实力几乎达到伪天位了,‘伏魔金刚’的改造,就是以‘孔雀千机’为蓝本。

    至于玄尘子,这家伙明显已经突破十重楼境了,进入《无垢宝典》的第四重境界,其神通能为值得期待。

    李轩却还是有些顾虑,他神色迟疑道:“你们要跟过来倒也可以,可神器盟与孔雀山庄怎办?”

    他知道‘玄尘子’已经接受冷雨柔的重金聘请,成为孔雀山庄的供奉术师。

    之前冷雨柔南下的时候,就是由‘玄尘子’坐镇于孔雀山庄。

    这位固然是龙虎山天师府的门人,可他一个外姓嫡传,以后迟早还是得在外面找一份饭碗的。《无垢宝典》的后期,也需消耗大量的药物。

    “有大少夫人在,没问题的。”冷雨柔不在意的摇头,面色淡漠道:“夫人说很担心你,让我尽量跟在公子你身边。”

    玄尘子则是笑着解释:“孔雀山庄那边还真不用担心,自从大人你在南边连续斩杀了巫支祁,相繇与常泽,神器盟的十三个成员已是俯首帖耳。盟主之令,整个神器盟莫敢不从。”

    他是打定主意随行的,缘由是云柔师妹对他这几个月的‘不务正业’已经抱怨了不止一次。

    这次随自家的‘金主’同行,又能给云柔师妹一个交代,岂非两全其美?

    “还有,”冷雨柔此时又随手一挥,将一大堆的金属零件从小乾坤袋中倾倒出来,很快就堆积起了一座小山:“公子你让我造的那东西,我已经完成了,可我猜公子你应该不会组装。”

    李轩的眸中,顿时闪现出一抹亮泽:“这就完成了?速度好快。”

    这东西他是一个多月前才提出设想,也直到新年之后,他才给冷雨柔提供了足额资金。

    “快吗?”冷雨柔看了这些零件一眼:“其实挺简单的,比伏魔金刚要简单得多。”

    在她看来,李轩定制的这件东西,确实要比伏魔金刚简单的多。无非就是李轩所说的‘储电池’,‘电容’,几根管子,还有一些线圈而已,麻烦的就只是材料——可只要有钱,这都不是难事。

    而伏魔金刚体内的零件已经达到七千,内部的结构精密复杂,冷雨柔汇集神器盟数十位顶级的工匠,才在半个月内完成改造。

    ※※※※

    李轩不知的是,就在他带着一众部属,从居庸关的北城门驰出的时候。在京城之东,山海关的上空一万八千丈,五艘云中战舰正悬浮于此。

    前元天师张观澜此时就背负着手,站在一艘战舰的船头,俯视着下方的关城。

    “那就是大晋工部打造的‘裂天神弩’?”

    他所说的‘裂天神弩’,指的是山海关城墙之上摆放的三尊体型巨大的弓弩。它的弓臂长约二十长,色泽黝黑,通体满布着玄奥符文。

    此时这两尊‘裂天神弩’都有弩箭上弦,那粗如人臂的巨箭遥指空际,锋锐的箭尖闪耀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寒芒。

    “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应该就是这东西了。据说此弩不但威力巨大,射程也可达一百五十里。为应对你的云中战舰,于杰搜刮了大晋的所有府库,耗资一千二百万两,总共打造了这三十六尊‘裂天神弩’,分置九边。”

    站在张观澜身侧的,是一位身材矮壮,做蒙兀贵族打扮的男子。

    他是蒙古太师绰罗斯·也先的二弟绰罗斯·伯颜帖木儿,这位的眼中正流露出不满之意:“天师!你不该擅自行动,去攻打龙虎山的,他们现在已经有了防备。”

    张观澜听了之后,却全不在意:“天师府之战没有通告太师,是老夫不对。可那次时机难得,如果能一举拿下龙虎山天师府,可以为太师再建蒙元的宏图大业再添胜算。可惜——”

    他摇头一叹,目中流露出些许不甘之意,可随后就平复了下来:“可惜功亏一篑,未能成功。不过此战于大局无碍,虽然暴露了这些云中战舰,可当时这些战舰其实还没有真正完工,它们的威力也不完整。能够让大晋消耗巨资,打造这些大而无用的‘裂天神弩’,也算是意外之喜。”

    伯颜帖木儿就侧目看着张观澜:“你真有把握破城?‘裂天神弩’的射程,可是在你打造的巨炮之上。”

    “稍后可汗且看着便是!”张观澜的神色自信的一笑:“只等您麾下的铁骑就位,大汗到来,就是破城之刻!”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又把目光转向了关城之前。

    只见无数的蒙兀骑士,正从关城的东面汹涌而来,云集于关城前方列阵。

    他们以万骑为一方阵,赫然在山海关的正面,摆下了足足十六个方阵。

    张观澜的眼中,此时也现出了匪夷所思之色:“晋人那位伪帝怕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朵颜三部会在这个时候反戈一击。”

    朵颜三部也是蒙兀一族,在三百年前降服于大晋,成为大晋‘宁王’部下的子民。

    之后大晋撤‘宁王’藩,宁王旧地都为朵颜三部占据,占据了喜峰口外大片草原,东连辽左,西接宣府。

    而大晋自仁宣二代帝君以来,大晋与朵颜三部虽然一直龃龉不断,可这三部蒙兀一直都是大晋制衡草原的重要棋子。

    可如今,朵颜三部的七万铁骑,却已臣服于蒙兀太师也先的马蹄之前!

    伯颜帖木儿此时却若有所思的,把视线看向了北面,眸中还是含着些许忧意。

    即便他们这次能够打破山海关的城防,可在他们的眼前,还耸立着另一道难关——大晋的三名天位内阁,以及战力足以与蒙兀太师也先正面对抗的大晋景泰帝。

    “放心!”张观澜的唇角微扬,眼中略含哂意:“大汗会来的,如果他这次不出手,会尽失草原人心。”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一位头戴金冠,身着貂皮大氅的雄伟男子御空而至。

    他在一瞬间飞凌千丈,落到了张观澜的身前,面色冷冽淡漠,语中则含着无与伦比的威严:“既然诸军齐聚,那就开始吧。”

    张观澜当即朝此人深深一礼:“谨遵大汗之命!”

    他的眼前,正是当代蒙兀大汗,鞑靼部之主孛儿只斤·脱脱不花。

    此时随着张观澜一拂袖,那五艘云中战舰,开始在这一万八千丈的云空中结成了一个五行之阵,它们将巨大的炮口对准了远方的山海关。

    而下一瞬,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响,那十五门巨炮同时开火。庞大的气浪冲卷,使得周围的云层出现了仿佛烟圈一般的环形形状。

    总数十五颗足有人头大小的弹丸,裹挟着海量的五色雷光,往山海关方向轰击而去。

    “这是,混元神雷?”伯颜帖木儿的瞳孔中,不由现出了几分异色。

    此时张观澜则笑着起身:“我这些巨炮的射程,确实只有一百二十里,可如果加上混元神雷,它们的射程最远却可达二百里,炮弹的威力则可激增三倍。加上弹丸从云层下坠之势,足以所向披靡,横扫一切。可惜——”

    张观澜的眼中,再次现出遗憾之意。

    可惜龙虎山之战,船上的混元五行阵还缺少一些关键的器件,无法完成。

    也就在他们说话之际,那十五颗炮弹已经轰击在那山海关的城墙上,再次发出了天塌地陷般的巨大震鸣。而那座宛如铜墙铁壁般不可动摇的城墙,也在这刻出现了几条巨大的裂缝。(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