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女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四三章 彭富来的艳遇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赶往长安所战场的途中,李轩发现彭富来一个劲的往玄尘子身边凑,嘘寒问暖,热情有加。

    玄尘子最开始还是矜持的,可渐渐的,就被彭富来这个欢场老手逗得心花怒放,笑得花枝乱颤,也就放下戒备与彭富来攀谈起来,时不时的发出一串宛如银铃般的笑声。

    然后彭富来还得寸进尺,他把马匹凑近到了玄尘子旁边,与玄尘子并辔而行,两人之间身子挨着身子,几乎没有间隙。

    李轩感觉有点糟糕,可他又不好特意去提醒。

    玄尘子又不是蠢人,如果彭富来突然离他而去,这位哪怕用脚跟猜都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李轩正打算借重其力,可不想得罪这位。

    直到他们快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彭富来才洋洋得意的策马凑回到李轩身边:“不意龙虎山天师府还有这等美貌出尘的仙子,李谦之你真不够义气,该早点介绍给我的。”

    李轩无言以对,他在兄弟与得罪玄尘子之间做了一下权衡,决定还是顾一下兄弟情义,就咳了一声道:“这位仙长,其实你以前也见过的。何况他也不是你的菜,老彭你如果只想来一场露水姻缘,那就找错人了。这位仙长你如果沾上了,你以后是甩不开的。”

    “见过?我什么时候见过?”

    彭富来心想难道是薛云柔身边的人?应该是了,大概是被那位少天师的气势与绝色遮住了,所以他没注意到。

    彭富来没有多想,笑眯眯地说道:“谁说她不是我的菜?这位玉仙子,我可是一见倾心。

    我平时不喜良家只是嫌麻烦而已,而且最近想法有点变了,这些天看泰山他身边有个女人对他一心一意,嘘寒问暖,还是有一点失意的。”

    他心想这位‘玉仙子’正合适,容颜青春绝丽,身姿则妖娆多姿,千娇百媚,关键是秉性清纯,就仿佛是天山上的一朵雪莲,尘埃不染。

    他在青楼里面见过了太多的女子,早已厌烦。而‘玉仙子’给他的感觉额外新奇。

    此外这位仙子的法力很不俗,年纪轻轻,就已是术武双修的第四门,未来怕是天位有望。

    彭富来不知自己有没有希望抱得美人归,可如果有机会,他是无论如何都要试试的。

    他平时未尝不羡慕李轩这个把软饭吃的风生水起的家伙,如果能有软饭吃,谁还吃硬的啊?他彭富来可从小就肠胃不好。

    李轩却是侧目看了彭富来一眼,心想这家伙真是欲令智昏了,自己都已经这么明显的提示了,他居然还没明白?

    玉仙子?玉,是玄尘子的本家姓氏么?玉玄尘?

    此时张岳也在旁边,他听了之后就洒然一笑:“我也觉得这位仙子不错,清纯无知,容易哄骗,以老彭的手段,怕是手到擒来。

    说来老彭这么大年纪,也是该收心了,我最近就越来越觉得青楼没意思。那地方偶尔去去可以,泡在里面真没意思。”

    李轩就很无奈道:“这位仙子,道号玄尘。”

    “玄尘?玉玄尘?这名字可真美——”

    彭富来一脸的陶醉,可仅仅须臾,他整个人就陷入到了石化的状态。

    “确实很有意境!”张岳也点头赞同,然后他就瞳孔微凸。可能是过于惊骇,他连声音都变得尖细了:“他是玄尘子?”

    玉玄尘?玄尘子?说来这位修的就是《无垢神典》。

    可他刚才一点都没认出来,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就是四个月前他们才见过的玄尘道人——

    李轩斜眼一瞪,让张岳注意收声,然后小声向彭富来交代:“总之你自己处理好,注意方式方法,别把他惹火了。我听说《无垢神典》修到第四重第五重的时候,修炼者的想法会非常敏感,非常极端,要到第六重才能恢复。”

    他不知玄尘子的心理状态有没有发生变化,可最好是小心为上。

    彭富来却脸色苍白,面无血色,整个人就像是打了一层霜:“可我约了他这些天如果得空,就陪他一起去一趟武意山。他说最近要去那边看看,领略一番六道司历代天位留下的武意。”

    他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我还卖弄文采,说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他刚才勾搭玄尘子的时候,自觉是跌荡风流,得心应手。

    可是现在,之前他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后悔。

    李轩顿时愣神,与张岳面面相觑了一眼。

    “总之——”李轩也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拍了拍彭富来的肩:“还是之前那句,老彭你好自为之,如果不想要这段姻缘,最好是注意方式方法,别把人家给惹火了。”

    张岳则是不解的问:“野有蔓草,零露漙兮?什么意思?”

    李轩就解释道:“这是古时候的乐府诗,叫《国风·郑风·野有蔓草》。全文的意思是郊野蔓草青青,缀满露珠晶莹。有位美丽姑娘,眉目流盼传情。有缘今日相遇,令我一见倾心。

    郊野蔓草如茵,露珠颗颗晶莹。有位漂亮姑娘,眉目婉美多情。今日有缘喜遇,与你携手同行。老彭他是在明示,说是喜欢人家呢。”

    “我艹!”张岳心里面疯狂的长艹:“老彭你勾搭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他想要笑,却笑不出来,只能万分同情,却又爱莫能助的看着彭富来:“谦之他说得对,老彭你可别伤了人家的心。”

    对于《无垢神典》的情况,张岳也是有所耳闻的。

    那些将《无垢神典》修至大成者的恩怨情仇,传说轶事,在江湖上一直都有流传。

    就在三人说话之际,他们的目的地已经遥遥在望。

    李轩的面色,也渐渐凝重起来。借助飞翔于五千丈高空的‘神血青鸾’,他看到了前方大片的尸体,蒙兀人与大晋将士的尸体参杂其中,无数食腐的秃鹫正在天空盘旋。

    远远可见战场边缘,有一群大约两千人的卫所兵正在收尸,可此处的冲霄血气,阴戾血煞,却让他们无法靠近战场中央。

    负责收拾战场的共有两人,一位是青龙堂的伏魔校尉,名叫王昌。这位奉青龙堂尊之命,率二百伏魔人驻守于此。

    可这次的情况,超出了他们的能力之外,所以被迫向李轩求援。

    另一位则是本地‘长安所’的千户,一位从四品的卫所武官。

    这位千户向李轩行礼之后,还代宣府总兵朱国能致歉:“朱总兵让末将转告,北面巴特尔的铁骑败而未溃,盘桓于长安所之北,他需坐镇军中迎敌,所以无法亲迎,还情侯爷见谅。说是这场战事了结之后,他再请侯爷您喝酒赔罪。”

    “总兵大人客气了,如今自然是军务为上。”

    李轩回了一句,就疑惑的看了那战场中央一眼:“为何这里凶煞如此浓郁?”

    那伏魔校尉就一声苦笑:“蒙兀人用了萨满燃血之法,几千人喝了药,悍不畏死的冲锋。他们又用法术,在战场上召唤过凶兽‘穷奇’之灵,助他们的骑军冲阵。也就令此地的血煞,特别的腥浓。

    大军在的时候还能镇得住,可等到巴特尔的骑军撤离,朱总兵率军北进,将战线推进到长安所之北,这里的阴灵就开始异变,”

    “穷奇?”李轩当即剑眉微蹙。

    ‘穷奇’他知道,这种凶兽可以将所有‘恶’的力量无限放大。

    传说中这种凶兽,特别喜欢战场,它们会将有理的一方吃掉,将忠诚的人鼻子咬掉;如果有人犯下恶行,穷奇会捕捉野兽送给他,并且鼓励他多做坏事。

    李轩不敢怠慢,他知道这种凶地每多耽搁一刻,都会使更多战死者的阴魂产生异变,也会更加的棘手。

    随着他一声令下,善积寺的元妙大师与净觉寺的灵戒大师各自带着他们手下的僧人,在战场中的边缘处排下结界。

    善积寺布的是‘南无摩诃仁王般若楞严界’,念的是《大佛顶首楞严经》。

    净觉寺则布了‘无量寿阿弥陀界’,念的则是《阿弥陀经》

    随着这些僧人诵唱经文,两道金色的气柱,顿时冲起空际,并在半空中形成了两尊巨大佛像。其中之一脚下张开了一层层的莲瓣,所过之处邪祟不存;另一尊则将大手压下。

    长春观的道人,则是慢条斯理,先是在战场边缘布设法坛。等到坛成之后,才由冲幽道人主持法术,踏罡步斗,召下雷部诸神,一股股庞大的赤红雷霆在他们的操控下横扫四方,将一应的邪祟血煞轰灭粉碎。

    而六道司这边的除魔之法,虽然声势不显,却更具效率。

    他们将一面面旗帜插在地面,将周围的阴魂聚集在一起,然后将之一一除灭,或者收入到‘镇灵葫’中。

    可就在这个时候,李轩忽然神色一动,看向了上方。在神血青鸾的视野,望见了一只巨大的金鹏,朝着它飞扑而至

    那金鹏仅翼展就达到四十丈,浑身雷电缠绕,双爪似如钩钳。一个闪动,就到了那神血青鸾牛郎的前方,在神血青鸾淬不及防间,向它一爪抓下。(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