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章 00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lass=””>    001

    [活下去。]

    赤红色的火焰燃烧了天际,霸道地将世界染成赤红。

    他站在世界的中央,懵懂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在火焰熊熊燃烧之时闭上双眼。

    燃烧吧燃烧吧,灼热的火舌吞噬着他的衣摆,在己身即将与火焰融为一体之际,他被随手扔了出去。

    在被抛出之时,火焰中的面庞勾出一抹微笑。

    [活下去。]

    他听见火焰说。

    [带着我们的荣耀活下去。]

    ——“沢田纲吉”。

    *

    “纲君,纲君?”

    沢田纲吉从梦中惊醒。

    母亲在楼下呼唤着他的名字,而闹钟还停留在六点半的时刻。他遵随身体的记忆机械的洗漱,终于回想起来今天是去神奈川的日子。

    和母亲面面相对说“我开动了”,背上特意准备的挂着兔子玩偶的小书包。纲吉坐上700系16节车厢的新干线,花费了约莫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终于从位于爱知县的并盛来到神奈川。

    下车后跟随立海大附属小学派来的老师的引导踏上大巴,再花费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到达一行人的目的地。

    三月下旬至四月上旬正是染井吉野*盛开的时节,一路走来,从神奈川车站到立海大附属小学的路上延续到校内,都开满了这种层层叠叠淡粉色的吉野樱。和煦的春神之息吹拂过,便纷纷扬扬地飞舞了大半,一片粉中透白的花瓣飘飘荡荡,落到稚嫩的手心之中。

    带着小黄帽的男孩握住这片花瓣,仰起头,澄澈的眼中映出万千花瓣与春日共舞的景象。领队的老师在校门处停下脚步,扫过他一眼,顿了顿,介绍起学校的历史。

    “立海大学附属小学于1876年建校,至今已有125年的长久历史……”

    带着小黄帽的幼崽们纷纷仰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名为斋藤的教师。但因为曾经在这座城市生活过,这些宣传语更是被可靠的家人们宣传过无数次,纲吉对老师的介绍并不感兴趣,反而四处张望着,试图找到被提及过的特色标志物。

    大概是时间过久,而这一片区域大都被重新修建过,竟然一个也没有找到。

    纲吉不经意地鼓鼓腮,失落地收回视线。

    却撞入一双也正在四处张望的黑瞳之中。

    似乎是学校里的名人……叫什么山本来着?

    他漫不经心地想。

    却见男孩子双瞳一亮,挤开朝着他拥挤过去的人群,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哟,阿纲。”有着麦色皮肤的男孩爽朗地打招呼,“要和我一队吗?”

    似乎是老师让他们组队进行自由参观。

    纲吉自无不可,眨眨眼,乖乖地答应下来,矜持地靠近了山本一些。

    像是一只矜傲的狸花猫。

    蜂拥的孩子们这时候才发现追逐的主角已经乐呵呵地站到了最后,双手枕在脑后愉快地同身边的同伴说话,有几个不甘心的上前问,得到对方已经结伴的回答。

    “明明只是个废材纲……”

    隐约能听到孩子们发出这样的嘟囔。

    沢田纲吉对这个称呼接受良好,倒是他身边的山本皱起眉,稚气的脸上露出不赞同的神情。

    “不要这么说阿纲啊,”他抱怨道。

    其他人嘻嘻哈哈地散开,山本扭头看见纲吉自己都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忍不住戳了戳纲吉的脑袋。

    这个动作对于刚认识的人来说有些亲昵,纲吉抱着脑袋,像是受惊的猫一样瞪大了眼瞪着山本。

    山本武哈哈笑起来。

    受了他的影响,纲吉也放下手,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

    “我是沢田纲吉。”他歪着脑袋说道,“山本同学想去什么地方呢?”

    山本武乐呵呵地笑起来。

    “我的话,最喜欢的当然是棒球场。不过周末应该不会开吧?而且,阿纲似乎也不太擅长这些的样子。”

    哪里是不擅长。

    如果是来自并盛小学的其他人听见这句话,都不得不为山本的体贴鞠一把泪。

    如果是其他人就不用说了,但这个可是那个[废材纲]啊。

    ——是大多数考试都不超过三十分、走路也会平地摔、体育比赛有他在的队伍注定会输的废材体质的废材纲啊!

    山本武露出和善的笑容,思索了一会。

    “不如去图书馆?”他问,“总觉得阿纲会喜欢这里。”

    纲吉眨了眨眼。

    “山本同学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

    “因为阿纲的国文很好嘛。”山本武笑道,“每次国文老师教训我们的时候,总是用阿纲做例子。”

    沢田纲吉的目光漂移了下。

    他倒是不知道那位严谨的国文老师是这么的偏爱自己。不过就算是用他来教训其他人,也不过是“看看那个沢田纲吉,其他考试都只能考二三十分,但是国文竟然能拿年纪第一!”——这种话吧。

    不过……

    “虽然很感谢山本君你的好意,”他说道,“不过,这里的棒球馆说不定有开放哦。”

    “棒球、网球、剑道都是立海大附属中学的优势项目,和中学紧密联系的小学部常常和他们使用一个场地,所以即使是周末,说不定也有社团的正选在练习。”

    纲吉话音刚落,就见黑发男孩的目光骤然就亮了起来。

    “阿纲!”

    山本武发动狗狗眼攻击!

    沢田纲吉默默地后退半步,无奈道:“所以,我提议一起去棒球部——如何,山本同学要去吗?”

    黑发的运动系男孩发出好耶的欢呼声跑远。

    不过一会跑了回来,从包里掏出一把糖果塞进纲吉手中。

    “给!”

    纲吉歪了歪脑袋,从山本手中挑了一颗红色的出来。

    “我只要这一颗,一颗就足够了。”他说道,“其他的都给山本。”

    棕发的幼崽顿了顿,大概是回到熟悉的地方有了安全感,第一次带着踟蹰提出交朋友的询问。

    ——“所以,可以和我成为朋友吗?”

    *

    在解散之前,带队的老师特意叮嘱过幼崽们不能离开学校的范围。

    这完全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

    毕竟神奈川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地区。

    ——即使是小学生也知道,东京-神奈川区域不仅是国家的政治经济中心,也是这个国家最为危险的区域。

    东京的王权者与咒术师,池袋的无头骑士,横滨的异能力者与黑手党,乃至潜伏在黑暗中的其他存在。这些在外界看来不可思议又可怕的事物对于生活在神奈川的居民而言,都是他们日常的组成部分。

    在来到神奈川小学参加交流之前,纲吉和其他的孩子们已经被叮嘱过无数次。

    但是,在面对突如其来的神奈川式日常的时候,还是会被吓呆。

    巨大的怪物出现在道路的中央,象征着咒术师到来的[帐]和其他势力的结界都未展开。

    散布在城市中的专职人员在异状发生后会迅速赶到解决事故,但这里是学校,还是人流量巨大的城市中心。

    山本手上捏住棒球社借给他的球棒,在一球挥出发现能对怪物造成伤害之后紧张地将瘦小的纲吉往身后扯。

    “我会保护你的,阿纲。”

    他努力勇敢。

    年龄大些的少年已经有秩序地站到了前方,棒球网球羽毛球齐发,居然也能对怪物造成伤害。

    但这个怪物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应对水平,在千钧一发之间,山本武感到自己被身后的人扒拉开了。

    “喂,阿纲!”

    他伸出手。

    纲吉踮脚拍了拍他的脑袋,露出一个笑容。

    “我会保护你的。”他重复了山本方才的话语,黑色的文字在脚下展开,产生红色的波纹。

    他抬起手,红色的文字包裹着他,稚嫩的指尖自文字中抽出同色的弓箭,在虚空中虚虚一拉,一脚踏出,手指的是站在遥远高楼上名为[诅咒]的怪物身上。

    山本武突然想到某些事情。

    比如说沢田纲吉是并盛小学有名的“废材纲”。

    学习不行,体育不行,连走路都会平地摔。这样的沢田纲吉只在一堂课上受到过老师的称赞,那便是国文的课堂。

    他看着凝神屏息,一手握弓一手搭箭姿势的新友人,猝然想起国文考试最后的作文。

    ——想要变成的人。

    同样的题目在他和沢田纲吉的班级上布置过一次,那一次沢田纲吉还被老师点名表扬,站起身来朗诵自己的文章。

    山本武记不清当时沢田纲吉说了什么,只记得男孩因久居室内而略显苍白的皮肤,淡似浅樱的唇翕动。夏日灼目的阳光穿透树叶落在他的身上,洒下一片金色的光泽。

    那时候的画面和现在突兀地重合起来,记忆中胆小又瑟缩的男孩腰背挺直,无数的吉野樱洒落,他在万千樱粉中射出流星一般的火焰长箭,无数落下的花瓣随之搅动起来。

    在这一箭飞出之际,纲吉耳边响起了梦中无数次低喃过的话语。

    [你是我们——是炼狱舍的最后的希望。]那些记忆中的人说。

    [你要带着我们的荣耀活下去。]

    而山本武的视线控制不住地追逐着长箭远去,但见火焰喷旋而出,一箭破魔。

    作者有话要说:

    *染井吉野

    是日本樱花的一个种类,日本现在栽种的樱花大多数都是这种,又叫做东京樱花日本樱花什么的xd

    *

    开文啦开文啦,抱着纲纲蹲在门口发奶糖啦

    吃了我们纲纲的奶糖就是纲纲的人了吼!(恶纲咆哮)

    *

    世界观大量私设

    更新时间暂定下午六点

    日更

    *

    推个预收《瓦里安的纲吉君》

    瓦里安和谐大家庭(哪里不对)路线,如果写的话不会太长

    下面是文案!

    业界龙头彭格列有一个特殊的制度,大空与他的守(自)护(然)者(灾)们(害)

    大空包容一切调和一切,是组织能够凝聚的核心

    而众所周知,瓦里安有两位大(祖)空(宗)

    一位是被全瓦里安用老父亲一般的心包容的大祖宗xanxus

    一位是被连被包容的大空在内的瓦里安溺爱的小祖宗沢田纲吉

    虽然脾气不好胡乱扔人被□□们包容,但他们还是合格的好大空

    *

    感谢观看么么哒

    *

    感谢慕锦安小天使扔的地雷和手榴弹!么么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