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3章 003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lass=””>  003

    络腮胡警官那仿若叹息的一声并未进入沢田纲吉的耳中,他举着电话,继续与黄金之王的对话。

    沢田纲吉并非强势的性格,即使面对的是日本的无冕之王,也因为幼年的相识而生出亲近之意,连带着语气也软糯不少。

    最后,不知对面询问了什么,他兀地沉默下来。

    “我回来只有一个目的。”

    他垂下眼睫,眸中有跳跃的火在燃烧。即使还是个孩子,此时此刻,也没有人胆敢将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幼崽。

    他是赤之王氏族最后的火种,是炼狱舍留存在这个世界最后的火光。

    “抱歉,老爷子,我是为了重新取得神奈川而来的。”

    他轻声地、温柔极了地说道。

    *

    与聪明人对话总是让人浑身上下都不舒坦。

    沢田纲吉挂掉电话,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都在颤抖。

    他本就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与国常路大觉这位活了一个世纪的老狐狸对话,更是耗费了不知多少的脑细胞。

    他挂下电话,与黄金之王达成了初步的和解。

    黄金氏族不会继续再派人驻守神奈川地区,而原本留在这里的“兔子”们在未来一段时间之中都被划到他的手下,能够掌控神奈川地区多少,就全靠他自己。

    向来被称为“废材纲”的孩子困恼地皱着眉,却不像是面对以往那些困难那般瑟缩,反而积极地寻求解决的方法。

    这并非是他足够坚强,而是因为曾经赫赫有名的赤之氏族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要想后退也无处可退。

    而黄金之王的援手也并非是因为赤金两族曾经有过的“深厚友谊”,而是因为如今仅剩一人的赤之氏族的这最后一人,是赤之达摩克利斯之剑选中的下一任王权者最有力的竞争者。

    上位王权者已死,王位已空悬两年。从当初赤之王迦具都玄示坠剑、紧接着赤之达摩克利斯之剑选中沢田纲吉开始,整整两年的时间,沢田纲吉从未接受过达摩克利斯之剑的选择。

    他拒绝了王之位,又再次被选中,如此循环往复,直到重新踏上神奈川之日,命运的转轮回到原初开始的地方。

    一路困恼着四处走动,等回过神来,自己也不知道流浪到了什么地方。

    坏事成双。废材体质又发挥了作用,沢田纲吉脚下一个踉跄,就咕噜咕噜地滚下了斜坡的草坪。

    倒霉透顶。

    他咕噜咕噜滚着,默默地变成一个球慢慢停下。

    “国常路老爷子真是老当益壮,好难缠啊……我的脑细胞都被用光了诶。”

    一颗长满草的球发出声音。

    “阿武不知道生气没有,但是带他见兔子先生好奇怪……当然不是因为我稍微有些害羞quq”

    “明天还要考数学,这种东西到底为什么存在啊”

    “……但是不考的话就不能来神奈川读书……玄示在天上会把我骂死,额头会被戳穿的啦!”

    嘀嘀咕咕嘟嘟囔囔,小学生纲吉在草地上扭来扭曲,最后慢索索地缩成一团,开始唉声叹息又自己安慰自己。

    山本武原本也没注意到这些声音的。

    他发现沢田纲吉丢下自己离开之后其实也没生气,秉承着对方是自己的朋友那总不会害自己的心理,心大的男孩不仅没有生气,还给小伙伴带了一份晚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沢田纲吉还没有回来,山本这才忧虑地出了校门,沿着去警局的路线寻找起了自己的小伙伴。

    然后在休息的时候听见了熟悉声音的嘀嘀咕咕。

    他站起身环视一圈没见到人,往上看树上也没藏一个沢田纲吉,这才低下头,在草坪上发现一颗纲吉球。

    刚才还威武霸气的小伙伴在无人知的地方慢吞吞地蜷缩起来,丧气地吧唧吧唧,他走近了听,竟然全是一些吐槽和自我安慰和说服,停下来让人只有哭笑不得。

    他站在纲吉身边,单手握拳,咳咳了两声。

    “哟,阿纲!”男孩雀跃道,“肚子饿了吗?”

    !

    “阿武!你知道怎么回学校吗!”

    “嗯?当然了,学校就在对面嘛。”

    无用的废话在友人之间畅快地穿行,脱离了说正事专用状态,从一级霸气的大佬瞬间化身软糯团子的纲吉quq地接过友人递来的面包,幸福得全身都泛起了小花。他嘤嘤嘤地道谢,伸出脸去和山本贴贴。

    好朋友二人组贴贴在一起吃晚餐,原本的烦恼和沉重在与友人的交谈中淡去,纲吉像是躺进了热腾腾的浴缸,浑身都冒着舒坦。

    山本武确实是一个适合相处的孩子,他贴心地没有提及白天发生的事情,而热切自然,像是天生就散发着热气的小太阳。

    不久,华灯初上,漆黑的夜幕笼罩了城市,繁星闪烁。

    “华灯初上,灯红酒绿,山本君喜欢这样的夜晚吗?”沢田纲吉问。

    山本武诶了一声,挠头。

    “大概很喜欢吧。”他说,“反正很好看啦。”

    纲吉因这个回答噗嗤笑了出来,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搓了搓山本的脑袋。

    “这可不行。”他叉着腰,莫名生出一些自豪,“我可不允许我的朋友不了解神奈川的美好。”

    男孩子张开手臂,黑色的文字从指尖泛出,很快化为红色包裹起二人。在山本惊诧的目光之中,纲吉牵住他的手,足间一点,便轻飘飘地脱离了陆地。

    “我的教导者们跟我说,做人第一要讲究[忠义],交朋友要讲究分享。”他的声音在风中有些飘忽,但山本还是能听清他在说些什么,“我很喜欢神奈川的晚上,所以——想要和阿武一起分享——”

    山本武笑起来,因为纲吉称呼的转变而更加高兴。

    “谢——谢——”他也拉长声调,“我——很——喜——欢——”

    山本武侧过头,身侧的友人被夜风吹起了额发,露出光洁的额头,竟然比平日软糯的模样多出几分威严。他们飞跃了校园站立在天际,整座城市都被纳入眼底,夜色之下群星之中,谁又能想到有两个孩童正站立在风声之中,俯视着大地上的一切。

    他们是真真切切的友人,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的友谊将在时光的见证中愈加深厚,长久如新。

    山本武惊叹着眼前看到的一切,若有所觉地抬起头去,仿佛看到拉着自己的友人头顶,仿佛有赤红色的光点在汇集想要涌入纲吉的身体之中,又被无形的力量隔绝在外。

    注意到他的视线,沢田纲吉解释道:“这是石板控制下的力量因子。因为曾经的教导者们的缘故,这些孩子很喜欢我,但是不行——”

    说着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将空气中的赤色弹开。

    但没有这些赤色,二人也依旧高悬与空。

    见山本好奇的神色,纲吉继续说道:“不过,我现在使用的是文字的力量——类似于以前人们所说的[言灵]。”

    纲吉在飞行中同山本解释这并非是神奈川特有的体系,但是在这片区域却更加有效。

    源于文字、发自内心,只要诚恳地进行请求,即使是普通人,也能在这片区域因笔下流淌的文字,获得一时的庇佑。

    而这种能力最强的地方实际上是在横滨,横滨的异能力者大多与文字的力量同源——“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去横滨看看!”

    说的像是去动物园参观什么珍稀动物一般。

    纲吉诶嘿一声萌混过关,眼角扫到不远处的身影,低啧一声“糟糕”。

    “差点忘记了,还有一件事。”他不怎么靠谱地补充道,“因为神奈川的特殊性,所以除了地面,天空也会有专门的异能力者进行巡逻。甚至制定了特殊的飞行法。”

    山本武:“啊哈哈哈哈那我们是合法飞起来的吗?”

    纲吉:“当然……”

    他骤然加速,二人在城市的夜空变成一道飞舞的流星,还伴随着少年人稚气未脱的快乐声音:“不是啦!”

    后方却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喂!那边的!神奈川空中禁飞法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啦!”

    “呸!怎么可能!你们申请夜间飞行权限了吗!嘿还是未成年?未成年违规飞行要让监护人带着写三万字的检讨知道吗!!”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喂!不准跑啊!!”

    可是不跑才是笨蛋、笨蛋中的笨蛋啊!

    略略略——!

    作者有话要说:  已修

    关于国常路的称呼

    原本我想用“老爹”来着,但是想了想黄金之王和纲纲的年龄差……dbq,还是老爷子吧!听起来就很接地气,有我们炼狱舍的风范!

    *

    纲吉日记

    努力统治神奈川的第一天:被交警开罚单,委屈——不跑才是笨蛋!略略略!!(鬼脸.jpbsp;   *

    感谢观看么么哒!新的版本希望大家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