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4章 004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lass=””>  004

    负责神奈川地区夜间巡逻的是名为幸村真一的男人。

    两年前神奈川王权者暴走事件之后,他和大多数人一样,逐渐获得了自己的特殊能力。

    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离经叛道的想法的男人没做他想,反手报给政府,作为第一批主动登记异能力的特殊人才被引进特殊人才管理局,最后安排了一个巡空的工作。

    虽说偶尔会排到夜班,但管理局深谙让这些有了特殊能力的人们如何闭嘴,给的够多福利也够好,因此即使工作量偶尔大些时间比正常工作时间晚些,也没多少怨言。

    或者说,幸村真一还挺喜欢在晚上巡逻的。

    每次巡逻的时候偶尔抬起头,看到的就是漆黑的夜空与闪烁的星辰,内心随之宁静,连带着心情也变得心平气和……和星星待在一起的家伙是谁?

    他反手捂住对讲机,没做多想就在空中狂奔起来。

    “喂!那边的!神奈川空中禁飞法知道吗!”白天晚上都不允许飞的你们这群仗着有点能力就胡乱飞的家伙知道吗!能飞了不起啊!谁还不会飞啊!

    他蹭地一声也升了空,眼尖地看见两个人只不过自己儿子那么大一丁点,登时反应过来对面要么就是世界最强一米六(一米六:??)要么就是小学生。于是一腔火气骤然一转,带上了几分老父亲一般的担忧。

    “你们申请夜间飞行权限了吗!嘿还是未成年?未成年违规飞行要让监护人带着写三万字的检讨知道吗!!”

    “喂!不准跑啊!!”

    在神奈川拥有足足两年巡空经历的精英级巡空员灵敏地飞过,纵使对面的两个小鬼的飞行速度比他高了不少,但他好歹是凭借自己高超的飞车技巧,和对方在茫茫夜空中上演了一场空中秋名山……淦,这超速了啊!

    在速度超出某个界限的时候男人脑中的刹车骤然发动,原本上演着空中飙车的一方像是被拔了发条一般停止在原地,最后目送着两个违规者远去。

    “那个方向……如果没记错的话,是立海大小学?”

    ——但还是抵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被记住了回去的方向。

    *

    沢田纲吉原本没准备疲于奔命的。

    按理说,他只需要站在原地在等待对方开张罚单的时间中,拨一通电话给今天刚拨到自己手下的兔子,就能在罚单开到自己头上之前把事情抹消。

    但当他飞跃起来的那一刻,身体中的血液就沸腾了起来。

    那些被刻意埋藏的记忆在极限与速度中被激活,赤色的火焰与狂飙的速度作为曾经的日常带来无限的舒适,既然能够溜走,那为什么还要留在原地等条子追上。

    沢田纲吉甚至伸开了手,和山本两个人像是无线的风筝一样俯冲在夜色之上。

    他浅棕色的眼瞳闪过赤金的色彩,视界中的一切都被染上了赤与金的色彩,在狂风拂卷之中无意识地笑出声来。

    最后降落在校园的附近。

    夜幕恢复了往日的黑沉,俯瞰时一眼览尽的灯带化成最近的一个路灯,闪烁着照亮前路。

    一起做了坏事的两人相互挤在一起,彼此对视,便露出心领神会的笑。

    “果然,阿纲很厉害啊!”山本武的眼里闪烁着光,神情颇为兴奋。

    纲吉因友人的承认感到雀跃,在原地跳了跳,高兴地回答:“阿武喜欢吗?我小时候最喜欢被抱着在天上飞了。”

    他伸出一只手,在空中流畅的□□。

    “风会带来一切讯息,从上往下俯瞰的时候会有前所未有的满足与安心,昭示着繁荣与现代的流动灯带不仅仅是高科技的产物,也是所谓王权者、所谓异能者有好好守卫这片土地的结晶。”他的话说的断断续续甚至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山本武竟然诡异地能够知会他在说些什么。

    他好奇地问:“所以,这就是阿纲离开并盛来到这里的原因吗?”

    纲吉露出了柔软的笑容。

    “没错,我想要来看看,看看我还能为这个城市做些什么。”他看向山本武,坦诚地说道,“虽然我还只是个小学生,但是说不定已经是神奈川暗地里的掌控者了哦。”

    山本武诶了一声。

    “阿纲真厉害!”完全不会以为友人是在吹牛皮,转而沉吟了一下。

    “不过,阿纲你还是未成年诶,做童工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神一样的不太好。

    “而且,虽然阿纲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但是刚才的警官先生好像有拍下我们的照片诶。如果是神奈川本地人的话,很容易就能从路线找到学校然后找到我们吧。”

    这种事情现在才说真的不要紧吗——虽然他多多少少有察觉到啦。

    沢田纲吉的吐槽之魂蠢蠢欲动了起来。

    但在他吐槽之前,察觉到了电线杆后的来人。

    他啊呀一声,终于想起似乎在来之前曾经联络过某人。

    “好想吃咖喱。”他小声道。

    山本:“嗳?”

    电线杆后的来人走入灯光之下,最先露出的是骨节分明的手,手中提了一份食物。来人闻言,很是诚恳地挠了挠头,露出抱歉的神色。

    “我这里没有咖喱,生马面可以吗?”

    他的面容缓缓被月色揭开,露出微带胡茬的下巴,温和的面容,赤红色的短发。

    沢田纲吉的眼亮了一瞬,像是看到毛线球的狸花猫,矜持地揣着手手,尾巴已经飞快地晃动起来。

    “来得太晚了,以及,生马面外带会腻掉的。”他故作冷漠,语气还是微妙地上扬起来,叫出来人的名字,“作之助酱。”

    作者有话要说:  纲纲:看!替我们交罚单接受交警教育的人来了!

    *

    感谢观看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