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7章 007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lass=””>  007

    天光破晓的那一刹那,天地都为之寂静。

    无法看到高空异像的人们诧异着今日天空比寻常早亮大半个小时,能够看见这把高悬于空的王剑之人则反应各异,近处的能力者感到铺天盖地的压制之感,面上泛出细细密密的汗。在范围之外,特殊能力者有惊诧有欢欣,在黑暗之处,更有孤独的野犬注视着记忆中的荣光,历经沧桑的脸颊落下黑色的泪水。

    王……

    王啊……!

    野犬拖行几步摔在地上,怆然泪下。

    “不,并非是赤色的王权者诞生了。”

    御柱塔内,黄金之王耳边贴着一个电话,声色漠然,“不过是小孩子家的玩闹,不必在意。”

    电话对面是现任首相的某位心腹议员,代首相刺探这等异状的情报、原本以为是新的王权者的诞生,没想到会得到这种答复,旋即觉得自己是否是刺探到了黄金之王的密谋,汗水淋淋而下。

    国常路大觉并不在意对话的议员脑补了什么,他目视着远方,无法视及在神奈川重新出现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却能从风中空气中日光中感知到在彼方发生了一切。

    这位日本真正的王宽厚地笑起来。

    “不必担心,他是个好孩子。”他如此说道。

    电话另一面的议员掏出手帕擦了擦汗,得了这句保证,终于放心,话锋一转,换了个休闲的话题。

    远在东京的王权者尚能从空气的波动中感知神奈川发生的一切,而近在神奈川的横滨,上位仅仅一年的医生站在港口黑手党大楼的最高处,发出哇哦的赞叹。

    他的身边跟着人形异能力爱丽丝,清晨的风一反往常的温柔,堪称凛冽地掀起男人的衣袍,在微凉的清晨翻飞出黑色的弧度。

    “看起来是一位不好相处的强者呢,”他用一种诡异的撒娇语调同身边的幼女说道,“真希望我的头发能够保住……爱丽丝酱会喜欢没有头发的我吗?”

    金发红裙的人形异能力看了眼发际线已经堪危的森鸥外,作出一个鬼脸。

    “当然不喜欢了!我最讨厌林太郎了!”

    “quq怎么这样——”男人拉长了调子看向身后,仿若求助的视线落在黑暗之中,“你快来帮帮我啊太宰君。”

    黑暗中传出少年略显稚嫩的嗓音。

    “真抱歉,这件事情上我和爱丽丝站一边哦,”从一角黑暗的阴影中走出的是一名披着黑色大衣的少年,他的瞳眸波澜无惊地略过唱念做打一应俱全的顶头上司和他的幼女,冷漠地说道,“森先生太恶心了,所以不要。”

    森鸥外:“quq”

    他伤心了!后果很严重的!

    戴着红色围巾的港口黑手党现任首领在凛冽的寒风中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老泪,笑闹过后终于露出锋利的一面。

    “既然如此,太宰君就去看看是哪一位来到神奈川做客了吧。”

    太宰治丧气地抬了抬眼皮:“这不是赤之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吗?”

    神奈川原本也就是这位王权者的地盘,后继者来继承的话,似乎也不无合理之处。

    但森鸥外却只是神秘莫测地笑了笑,只让他去查探。

    “如果是我猜想的那孩子的话,要怎么办呢,”带黑发的少年不带情感地远去,首领先生毫无威严地蹲了下来,一头扎进人形异能力的怀里撒娇,“那孩子才十岁吧?还是十一岁?虽然不是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但是也还是个小朋友呢。”

    并没有看到一瞬间黑脸的爱丽丝的森鸥外絮絮叨叨着侧过头,紫红色的眼瞳中倒映出远方的赤色,发自内心地因此赞叹与战栗。

    “总之,让太宰君看看吧,”他叹了口气,“要是能他们成为好朋友的话,就能省下好多事情了。”

    虽然这个可能性是真的微乎其微。

    倡导最优解的港口黑手党首领捂住脑袋,深觉自己的发际线又往后挪动了几分。

    其他人如何作想沢田纲吉分毫不知,他狂奔在校园的樱花大道上,呼吸急促,狼狈得与早间释放出赤之达摩克利斯之剑·伪的大佬截然相反,活像是一个体力常年不及格的废材。

    虽然也确实如此。

    紧赶慢赶在考试铃声响起之前踏入了教室,他急急忙忙地找到自己的座位,差点在转角时来一个平地摔。

    一只手适时地伸了过来捞住他,纲吉抬眸,撞上山本武爽朗的笑脸。

    “给你带了早餐,”麦色皮肤的男孩顺势塞了个小烧麦,用气音说道,“先吃一点。”

    纲吉一眼看出这和昨晚的吃食同出于一家店,明智地没去询问昨晚山本和织田作之助做了什么,只露出感激的笑容。

    “谢啦阿武,”顺便wink了一下。

    纸张摩擦的沙沙声逐渐响起,沢田纲吉小口吞咽着那只烧麦,在老师不赞同的目光到来之前进食完毕。

    考试的内容并不艰深,纲吉一面做着题目一面复盘昨晚的战斗。虽说在异能力者面前普通人着实毫无还手之力。但奈鲁的能力也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对方并没有什么花哨的能力,出手与他本人的气质一样迅速而凌厉,只凭一把捷克制的z75就能鲨疯,扫荡下来如入无人之境,倒显得跟在身后的他像是来划水的一样,最后也只在拜(恐)访(吓)高濑会的首领时起了些作用。

    但奈鲁先生也不是全能的,直接的后遗症就是在离开高濑会的地盘之后对方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连能够供他使用的工具人版奈鲁都没留下,坐在车里的他差点没因为司机的消失而落下山崖。

    最后还是神出鬼没的兔子救了他一命。

    虽说在初见时候他表现得争锋相对的模样,但事实上炼狱舍和黄金氏族的非时院之间的关系算不上坏,在拜托了兔子君将自己送到学校之后,纲吉还友好地给了对方一颗奶糖表示感谢。

    “不过这样的话,还是得有自己的人手才行。”考完试后就上到天台接受友人投喂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吐槽,“我还是小孩子,成为童工也太早了吧!”

    山本武一边投喂一边哈哈笑出(馊)主意:“既然这样的话,请昨天的奈鲁先生帮忙?”

    沢田纲吉沉默了下。

    他有些意动。

    山本武已经能熟练地看出小伙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的情绪了。

    “有什么问题吗?”他很贴心地问。

    沢田纲吉心想奈鲁先生的武力值和他耗费的能量值似乎是对等的,如果像是昨晚那样短时间的使用还好,要让他长时间停留在这边的话,自己大概会被掏空吧。

    他摇了摇头,简短答道:“奈鲁先生不行。”

    山本武:??

    不过降低标准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浅棕发色的少年心下即定,等到下午最后一堂考试结束,对要创造的工具人已经有了初步的构想。

    星光乍露之时,他伏在案前,咬着笔头思索要创造的人物。

    [黑夜中的独|裁者。]

    [以生命捍卫的究竟是那个至关重要的存在亦或是这片土地,在抵达生命尽头回归灵魂之乡之际,终于迎来了答案。]

    [“我伪装成骗子,人们就说我是个骗子”1]

    [“然而,当我真的痛苦万分,不由得呻|吟时,人人却认为我在无病呻吟。”2]

    黑色的墨迹在纸上晕染开,连成文字与语句,力量从片段中诞生,在最后一笔收束之时融汇贯通,喷发出黑色的文字漩涡。

    沢田纲吉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这片文字的漩涡,伸手探进其中。

    以往都会顺利拉出工具人的漩涡一动不动,让他心生狐疑。但还未来得及深思,手机的铃声便阵阵响起。

    “莫西莫西,作之助吗?”

    话落的瞬间,表现得爱理不理的工具人瞬间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强劲得少年径直发出了一声痛呼。

    在黑色的文字漩涡之中,急切走出的人形生物已成型,红色的围巾率先飞舞,在黑色文字中添上一抹亮色。

    “等等!”

    纲吉的阻止之音方落,便对上一双鸢色的双瞳。

    当他几乎就要被那双眼中盛大的空虚淹没之际,耳畔传来了对方的声音。

    ——那是已然干涸的、如走过迢迢万里之人一般的枯哑嗓音,小心翼翼地呼唤着珍贵而遥不可及的水源。

    “织田……作……”

    作者有话要说:  1、2出自太宰治先生《斜阳》

    *

    工具人二号出现!没有好用的工具人,我们纲纲怎么挤出时间成为文坛之光(??)

    纲纲:好可怕啊……工具人二号先生的视线,作者君再说的话,我会被吃掉也说不定哦

    山本:谁要吃掉你?我保护你!

    奈鲁(默默拔|枪)

    织田作(默默站到纲纲面前)

    工具人二号先生:柠檬味的口水从眼角落下

    *

    感谢观看么么哒!

    谢谢大家等我quq,这章评论区随机发小红包orz

    顺便想了想加更制度,v后加……还是作收(500)\文收(2000)加更,霸王票太破费了就算辽xd营养液我感觉读者的营养液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一个不小心我就没了所以也算辽xdd

    和大家贴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