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4章 014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lass=””>  013

    云雀恭弥其人,以准初中生的年龄,活生生将自己活成了并盛的一个传奇。

    他出生自并盛本地的神社,自早逝的父母手中接过“护卫并盛”的遗愿,反手关闭了神社,凭借着一人一拐干翻了并盛几乎所有的黑恶势力,将“护卫并盛”从精神层面照射进入现实。

    并盛的孩子们从小听着他的凶名长大,几乎到了听见这个名字,都会下意识害怕得腿都抖起来的程度。

    沢田纲吉曾经是这些孩子中的一员,但很快,他又与那些因为传闻中的霸道与暴力而惧怕着云雀恭弥的孩子们分道扬镳。

    毕竟幼年的他实在是弱小又胆怯,可怜又可爱,在很长一段时间之中,因为废材而被许许多多的同龄人孤立与欺负。在这种时刻,说是要重塑并盛风纪的云雀恭弥以及他雷厉风行建立起来的风纪委员会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将沢田纲吉从恶意的霸凌中解救了出来。

    虽然像是帮做值日啦、跑腿啦之类的软刀子还在,但比起会留下伤口和弄脏衣服让妈妈担心的直接的霸凌,好像又好上了不少。

    ——即使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没有任何正确可言。

    软弱的沢田纲吉一直凑活到那个命运改变之日,当他因为被狗追而狼狈地爬上树、却发现自己无法下来,而选择相信路过的行人从树上一跃而下,撞进名为迦具都玄示的青年的怀中的时候,命运的转轮悄悄地发生了转动。

    他与迦具都玄示与炼狱舍结缘,从此有了两个[家]。平日里在并盛学习生活,到了假日跟妈妈打一个招呼,就包袱款款地投奔向迦具都玄示所在之处。

    在某个假期从神奈川回到并盛的时候,发现妈妈养了新的崽。

    新的崽崽名为云雀恭弥,是并盛小学界凶名在外的小小凶兽。

    沢田纲吉永远记得那个充满了橘子汽水味道的夏日,他道别了送他回家的迦具都玄示和古川忠义,拉开门,兴致勃勃地高呼一声“我回来了”,迎接他的却不是母亲温柔的回应或是怀抱,而是一个在炎热夏天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孩。

    黑发凤眼的男孩端正地坐在他的小沙发上,侧过头来的时候让他骤然面对了那幅精致的眉眼,呼吸都因此一窒。

    云雀恭弥微微扬起眉,看着呆愣愣还带着个海军帽的棕毛幼崽,深觉对方就像是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棕毛兔子。

    棕毛的兔子微微瑟缩了一下,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地探出了爪子。

    “你好,你是沢田纲吉,来我家做客的小朋友吗?”

    黑发凤眼的小朋友的额发被转动着的电扇吹得飞起,露出光洁的额头,隐约之间他闻到来自沢田纲吉身上的橘子味的汽水一样的味道,在炎热的夏季之中注入一丝清爽。

    于是微微开口。

    “哇哦。”

    纲吉:……

    ?

    “敢这样对我说话,做好被我咬杀的准备了吗?”

    纲吉:咦等等这个口癖难道是?

    彼时尚且年少的孩童面上难掩惊慌地看去,却不见任何血腥的表情。有的只是家中飞舞的蓝色窗帘,风扇送来的阵阵凉风,黑发凤眼的男孩勾起唇角,因为年幼还微圆得可爱的眼中蜻蜓点水一般闪过认真与笑意。

    于是带着橘子味汽水味道的记忆就此定格。

    *

    后来熟悉之后,沢田纲吉才发现定格记忆中的柔和笑意根本就是自己的幻觉。一旦云雀恭弥将他当做一个人看——没错这不是贬义——他就失去了得到幻觉的机会。

    要让记忆重现的话,很简单,抓一只可爱的随便什么小动物放在云雀面前,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并盛凶神难得一见的温柔。

    沢田纲吉用了大半个小时打腹稿试图解释自己去参加转学生考试的原因——虽然这场考试于情于理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既然是并盛人,那么大家就生是并盛人死是并盛鬼,你当个并盛人当到半截去神奈川当神奈川人是个什么道理?

    更何况对于划进生活圈的人委员长大人总是要优待一点、又要严厉一点的。故而即使沢田纲吉已经跪坐着说了半个小时的单口相声,一脸惬意逗猫的委员长还是没分给他半个眼神。

    沢田纲吉深深叹了口气。

    “实际上——”他拉长调子吸引云雀的注意力,而后一气呵成,“是我听说了神奈川那边风纪极好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经济gdp持续上升连财政拨款都在连年增加所以心生向往想要去学习一些经验来更好的建设并盛所以才想转过去!”

    绝对不是因为什么迦具都玄示什么王权者什么炼狱舍来着!

    一直在逗猫但是可惜除了初见揉到了被沢田纲吉上贡的粉色肉垫之外,一直没能摸到猫猫的委员长遗憾地收回了手,在时光的温柔抚摸中变得狭长而凌厉的凤眼中的目光终于落到了沢田纲吉的身上。

    比起以往,这只大号的小动物身上似乎多了些什么。

    云雀恭弥是天生的猎食者,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就从沢田纲吉身上感知到了某种改变。

    他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站起身来。

    永不掉落的黑色外套在空中划出一道张狂的幅度,黑发的少年轻车熟路地踏上楼,路过厨房的时候轻飘飘地同奈奈打了声招呼。

    “我们上楼了。”

    ——简单而直白。

    纲吉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后挪动着步子,身后黑猫啪嗒一声就跳上了他的肩膀,猫没做多余的动作,但不断摇晃的尾巴却昭示了他现在大概的好心情。

    真是一只没良心猫。

    沢田纲吉拎着黑猫的后颈皮,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训斥。

    倒是黑猫茶褐色的眼瞳倒映出他全然放松的神情,即使接下来很可能要挨打,面上也依旧充盈着愉悦与笑意。

    这大概就是名为家人的存在带来的效果吧。

    黑猫百无聊赖地想着,坏心眼地可怜兮兮地猫叫一声。

    果然,黑发少年凌厉的目光一扫而过,让棕发少年仿佛被无形的兄长凝视一般,从头皮到脊椎乃至足底,都紧绷了起来。

    黑猫趁机一跃而下。

    挂着“tsuna”名牌的房间被人从内部关上,座椅因为主人不在家的缘故都被收拾到了一边,正好用来给二人“切磋”。

    果然,门还没合上,云雀恭弥就已经转过身,从他袖口的异次元空间中,掏出那根闪闪发光的浮萍拐。

    “等、等等你为什么还在生气啊!”

    “轻一点轻一点会被妈妈看到……嗷!”

    “啊……哈……我们不要打了好不好……好累…太快了(喘息)”

    尚未断情绝义的黑猫在门口蹲了一会,听见门内传来的、逐渐变色的声音,猫脸上露出一个惨不忍睹的表情。

    知道的是硬核近战和柔弱法师打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妖精打架……对不起这还是两个小学生,打也打不起来。

    纯洁的小猫咪摇头晃脑摇动着胡须,踱着优雅的猫步慢慢走向厨房。

    在这俩人解决矛盾出来之前,他还是先把他们的午饭解决掉好了喵~

    啊,说起来他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沢田纲吉……唔姆,是什么事情来着?偷偷吃掉了背包里的蟹肉罐头?

    算——了,既然忘记了,那一定是不重要的事情喵!等想起来的时后再说也不迟!

    *

    神奈川某编辑部

    “所以,有人看出老师的名字是什么了吗?”

    川上编辑擦了擦额汗,目光扫过一圈,没能得到任何一位编辑的回应。

    那篇被拜读过的文章被恭恭敬敬地放在正中,一圈编辑围着这篇纸,为了作者的名字费尽心思。

    秃头。

    秃头的原因在于这位老师的名字,属于名字的地方没有人类的字迹,而只留下一枚圆滚滚的……猫爪。

    一名以严谨和严厉在业内出名的老编辑环视一圈,颔首点了川上的名。

    “信件的地址还留着,不如川上编辑就亲自走一趟,看看能否找到这位老师吧。”他顿了顿,“如果没有的话……老师用这个图案作为笔名,定然是有他的深意的,我们编辑部也按老师的要求理应照做。”

    他摇头晃脑地点了点头,显然已经成为了猫爪老师(?)的粉头。

    曾经被这位编辑训斥过无数次的年轻编辑们抽抽嘴角,目送他离去后窸窸窣窣地交头结耳吐槽着井下编辑今天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

    就听见耳边传来了咳嗽声。

    “咳、咳咳。”头发花白带着眼镜的老编辑权当没听到年轻人们的吐槽,咳嗽两声抬步上前,摆了一个有一个洞的纸盒在文章前。

    随手抽出自己胸前的钢笔,在桌板上敲了敲,发出像是日本人在家中祭典亲人时候的声音,顿了顿,将钢笔插入了纸盒之中。

    他虔诚地拜了一拜,在面色各异的年轻编辑们的注目礼之中悠然地踱步离开。

    走的时候还不停念叨。

    “年轻人哦,不懂武德啊。”

    作者有话要说:  编辑:这一定是猫神写的!要拜一拜!!(不是)

    纲纲:???

    宰猫猫:深藏功与名.jpbsp;   *

    感谢观看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