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8章 018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lass=””>  018

    三方混战。

    三个人都是说是为天之骄子也不为过的天才。

    云雀恭弥严格来说只是一个小学生——虽然他已经足够强大,但依旧是一个小学生,而且对于咒术师们而言是“普通人”。但凭借一己之力收服了众多小弟一统并盛的小学生显然不是什么普通人,更何况家里还继承着与咒术师界有着密不可分联系的神社,即使是寻常的咒术师,也不一定能够比得过他。

    而五条悟与夏油杰更不必说。前者是一出生就改变了世界平衡的存在,能够看彻一切的六眼支撑着强有力的咒术,使得其虽然还是一个高一学生,就已经能够狂妄地说出自己是最强的话语。

    并且也没有人敢反驳。

    就算是在与云雀的对战中舍弃了咒术,他也依旧占据上风。

    ——如果这家伙没有手贱地将“最强”的另一人拉进来的话。

    面对挚友兼对手的五条悟夏油杰就丝毫没有对待纲吉时候的春风化雨普度众生,呼噜出一只咒灵就目的明确地朝着五条悟冲了上去。

    而云雀恭弥会称霸并盛,很大程度与他强烈的胜负欲与占有欲有关,此时见自己的战斗被其他人掺和,更是愤怒了几分。

    他的浮萍拐是特殊的材质,在咬杀过程接触到夏油杰的咒灵发现竟然也可以对咒术发生作用,当即就更兴奋了几分,连带着速度与力度都上升了不止一个等级,泛着诡异紫色的浮萍拐抽过试图参战的大眼仔咒灵,跳起来毫不留情地抽向五条悟的面门。

    ——这大概可以四舍五入称为跳起来打你膝盖(x)。

    五条悟当即就很嘴贱地嗤笑了一声:“噗。”

    恼羞成怒的云雀攻击力成倍地上升,相较起一米七八的五条悟而言说得上是娇小的身体轻盈又灵活,速度已经达到堪称残影的地步。

    见状,原本对普通人有几分宽让的夏油杰也不再避开小孩,三个人的战斗如火如荼,如同人形拆迁办一般横扫了整个庭院,并且有着向外迁徙的趋势。

    “砰——!”

    “砰啪!”

    “哗啦啦啦——!”

    ——完蛋。

    沢田纲吉捂住脸想。

    他十分熟练地掏出了自己那把火焰的弓矢,错步张弓,满弦出箭,摇曳着火光的长箭便从此地射出,以不可阻拦的势态突入混战在一团的三人之间,几乎摇曳了天光。

    因为这不速之客的来临,缠斗在一块的三人不得不被迫分开。如等边三角形一般对峙着的三人之间,一支燃烧着赤红火焰的长箭插入地底。弓箭燃烧着凛然的火光,但却丝毫没有伤害到就在它一旁的白色小花。

    云雀恭弥抬眼看去,那只惯常把脑袋塞进兔子洞的草食动物正呼出口气松懈了力道,凛然又威严的目光仿佛只是自己一刹那的惊鸿一瞥,再一眨眼,就还原成往日里那般柔软如麻薯的姿态。

    莫名其妙地不爽了起来。

    就在这晃神之间,听闻了这边动静的夜蛾正道也赶了过来,墨镜下的目光一闪,正义的铁拳不会缺席地砸到了自己带来的两个问题儿童的头上。

    “不是说过不要给我惹事吗?”他极有班主任的威严,“赔偿的问题自己解决。”

    五条·有钱·悟毫不在意地扶了扶墨镜:“……哦。”

    他扭过头,显然对于两个小朋友的兴趣比对年老色衰(?)的班主任的兴趣更大。

    “喂,你们两个小鬼,都很有趣啊,”他抵着墨镜叽叽歪歪,“要不要来当我的学弟啊?可以附赠学 长的切身指导哦。”

    苍蓝色的眼瞳扫过两只小朋友,虽然才高一,但身高已经突破一米七大关、正在朝着一米八高歌勇进的少年愉悦地加了份砝码。

    “包括身高方面~”

    欠揍得让人手痒。

    拳头in了。

    夜蛾正道充满威严地扶扶眼镜,心中无奈地后退一步。

    云雀恭弥缓缓抬起眼,尚且有些圆润的眼中充斥着漫布的战意,紫色的如火焰一般的灵力被他无师自通地运用到浮萍拐上,拥有了抵御咒力的力量。

    由愤怒带来的新的力量让他浑身舒畅,方才那一点不起眼的不爽被容纳进更深的愤怒之中,尽数燃烧,生发出漫天的火焰。

    他轻而缓地将浮萍拐平举在身前,微微俯身,仿若一头蓄势待发的美丽黑豹。足下发力一蹬,便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再度挥拐抽向大大咧咧的少年。

    泛着紫色火焰的黑色浮萍拐险而又险地擦过五条悟的脸侧,擦身而过之际,苍蓝色的眼瞳中划过黑发少年狂妄而肆意的面容,方才冷静下去的热血以新的温度沸腾起来。

    这是一只……美丽的、以疯狂速度成长着的野兽啊。

    五条悟错步后退,手中捏出术式,抬起眼来,面上是与对面单手浮萍拐少年如出一辙的疯狂与笑意。

    释迦摩尼佛诞生之日,佛向四方行七步而无人扶持,遍观四方,举手而言——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1]

    于是苍蓝色的咒力与紫色的火焰一同迸发,□□与浮萍拐撞击在一处,疯狂伴随着火焰肆意横生,在此间迸发出瑰丽而危险的咒力之花。

    “……哇哦。”

    被晾在边上的三人发出了目瞪狗呆的惊叹声。

    操纵着一只大眼仔的夏油杰站在边上放弃了加入战场,微微扭头干涩地问:“他们这样没事吗,夜蛾老师?”

    成熟又可靠的大人环胸而立,点了点头。

    ——真不愧是可靠的老师!

    夜蛾正道:“我已经放好[帐]了。”

    所谓帐,简单而言,就是类似于结界的东西,在设定的条件内阻拦一部分人的进入。一般条件下,用于隐藏东京-神奈川区域外的咒术师的战斗。

    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划掉)

    夏油杰抽了抽嘴角,趁乱揍过五条悟之后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此时在苍与紫的火光中垂首看向乖顺的另一只幼崽,不由生出了比较产生美的爱惜。

    相较起另一位,这孩子真是天使啊——之类的。

    这样的想法刚刚落下,就听见轰隆隆的拆迁声。不断分开又撞击在一起的二人终于掀翻了房顶,大地都颤抖起来,古朴神社的瓦片哗啦啦地落下,顷刻之间,一排房屋塌了一半。

    “咦,纲君?恭弥?”

    门外隐隐约约传来了熟悉的女声。

    沢田纲吉瞳孔紧缩。

    是妈妈!

    观看採桑老的时候不知用了多长的时间,现在看天边的暮色,确实也已经到了妈妈叫他回去的时间点。

    一想到母亲正在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大脑中的危机感就在不断地上飙。最终沢田纲吉轻轻呼出一口气,在再度听见母亲的脚步之时,一拳砸向了地面。

    并非运动系少年的纲吉露出的手腕带着过分的苍白,拳头砸在地面上,也不过是软绵的拳意。但下一刻,火焰以他的手为中心迸发出去,呈一个扇形不断张裂,密密麻麻火焰互相连接成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下陷蔓延,途径之地俱都碎裂开来,以极快的速度将仍在战斗的云雀恭弥和五条悟包罗其中,攀附着二人顺延而上,强硬地阻止了这场战斗。

    “到晚饭时间了,”向来柔软的男孩垂着眼站起身,棕色的瞳中闪烁着异样的认真。

    “各位,该回家吃饭了。”

    作者有话要说:  mvp:沢田奈奈

    奈奈妈妈,yyds

    *

    破坏地面且更难修复的27:……

    其实我不是来破坏你们的

    我是来加入你们(拆迁大队)哒!

    但最后还是五条猫猫赔的钱

    猫猫扒拉钱包.jpbsp;   *

    [1]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巴利语:a a□□i lokassa),略称唯我独尊,为释尊诞生时,向四方行七步,举右手而唱咏之偈句。(摘自百科xd)

    *

    感谢观看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