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20章 020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lass=””>  020

    沢田纲吉扶额。

    他的目光扫过骑在自行车上的山本武,对方还穿着棒球服,他这才想起今日山本并没有在学校训练,而是在并盛边缘的棒球俱乐部和同社团的人进行练习。他注意到山本额角密布的汗珠,在脑中回忆了下那家俱乐部和这里的距离,猜想山本是偶然看见了刚才招摇的火光就径直赶了过来。

    他再转头看向另一边,五条悟已经双手插在兜中恢复无所事事不良少年的模样——确实挺容易让人误会的。

    他熟练地安抚了友人表示这不过是正常的交流,又简单地介绍了双方,最后询问山本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回家吃饭。

    看穿一切的六眼在二人身上流转,最后轻飘飘地收回,少年跟在两个小屁孩身后,溜溜达达露出高深的笑意。

    另一边  并盛神社

    黑发的少年抬起头,黑如幽潭的墨瞳中映出璀璨到令人心惊的火焰。

    身后传来足步声,他侧过头看向来人,夜蛾正道正俯下身,跪坐到他的身边。

    “如何?”男人问道,“你考虑好了吗?”

    云雀恭弥侧回头,那如日轮一般璀璨至极的火光已然消失不见。

    他端起茶碗递至唇畔,垂眸思索。

    夜蛾正道有些紧张。

    此前的他试图让云雀提前去高专的“谈判”已经失败,这孩子和他老爹是一个模子出来的爱并盛成痴,因此他在被拒绝之后,拿出了当年老师诱捕云雀他爸的方案,提出了每周进行一次教学的折中方案——在男人看似平静实则忐忑的目光之中,云雀恭弥思考了一会,略微颔首。

    ——没有一个云雀会拒绝强大的力量。

    云雀诱捕计划,成功!

    *

    带着酱油回家沢田奈奈已经将晚餐做好了,说是拉开调料柜发现上次买的酱油还剩下一瓶,就顺势放进了食物里面。

    饭后,送走客人们,沢田奈奈擦了擦手,将手机递给纲吉。

    “立海大的斋藤老师有拨过电话找你,纲君给他回个电话吧?”

    纲吉有些惊讶,接过电话,灵光一闪发现今天似乎少了些什么。

    ……说起来,猫呢?

    他回拨斋藤老师的电话,一面在家里寻找着猫的踪迹。

    “请问是斋藤老师吗?是,我是沢田纲吉。”

    电话另一面的斋藤在仿若刚递出情书的女学生一样紧张的川上编辑的瞪视下不紧不慢地说了来意,岂不料听见另一面迟疑的声音。

    “诶?文章?”沢田纲吉拉开储物室的门,走到窗边,看见一串猫尾巴拖过的痕迹。

    与人类不同,猫走过的地方除了要收拾脚印之外,还要收拾尾巴的痕迹。就算是行走的时候耸立起了尾巴,在从上往下跳的时候,也还是有极大的可能划拉在窗框上。

    沢田纲吉心下一动,并未直言自己没有投稿,旁敲侧击问出篇目的名字。

    “是……[想要成为的人],是沢田同学的作品吗?”

    咿?

    咿咿??

    呜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会是这篇啊!!!

    原本还筹划着找宰猫算账的大脑卡机了一瞬间,一瞬间他想起自己写作这篇文章的时候称得上虔诚的心情和满屏遮不住的仰慕,漫天的红云都转移到了脸上。沢田纲吉蹲下身,困窘与羞涩一同涌上心头,伴随着对宰猫猫的怒意让他整个人变成了一只人形大番茄。

    “……沢田同学?”电话对面传来斋藤老师迟疑又关怀的声音。

    沢田纲吉缓了好一会,脸上的红云都没散去。

    他小声呜咽一声,呐呐如蝇。

    “确实是我的……谢谢……老师。”

    冷静的、狂妄无人知的男孩蹲在家里的储物室中,听着换了人的电话另一边传来源源不断的赞美之声,只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我不做人啦,dazai!

    另一面的川上编辑丝毫不知晓他的内心活动,事实上,他正沉浸在终于和猫爪老师对话的兴奋之中。

    能够当上编辑的在文学方面的修养自然是十分过硬,于是编辑开口,溢美之词不要钱地往外放,直夸得番茄瞬间成熟,差点在原地炸裂。

    沢田纲吉搓着脸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强忍着羞恼聊定后续。

    翻盖的手机被他一把扣上,发出“哒”的清脆响声,绵软的兔兔拖鞋踩在黑暗与光明的交界线上,半晌,踩着粉色兔兔拖鞋的男孩蹲下身来,整张脸都埋进了双膝之间。

    红色从脸颊一直蔓延到后颈再伸入衣物下的皮肤,最后发出一声小声的、如同小动物一般的呜咽。

    “你死定了,”他小声嘟囔,“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明天让妈妈做成猫肉火锅好了qwq!”

    而在这方沢田纲吉努力寻找沙坑把宰宰猫扔进去的同时,回到家中的山本坐在床旁,听见了敲击窗框的声音。

    他将棒球棒放到一边,带着疑惑拉开窗户。

    “咦?”

    山本家是三层的小复式,一楼是寿司店和道场,二楼是父子二人的卧室,三楼不大,平日里堆放一些杂物。而此时他拉开窗户,平日里的景色一点也无,都被一个人的身形给遮掩在了身后。

    山本武:“咦,你是阿纲家的客人?”

    出现在月色之下的的确正是此前在沢田家做客的五条悟。

    白发的少年漂浮在空中,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如果不想上本地的猎奇的报纸的话,先让我进去如何?”他道。

    山本武挠挠头,让出地方让对方从外面进入。

    合上窗之后探头看了看,竟然没发现少年身后有威压之类的存在。

    不过他山本武好歹也是被沢田纲吉物理带飞过一次的人,惊叹一句,也没大惊小怪叫老爸。

    显然,五条悟对他这种识趣的行为非常中意,一点也不见外地盘膝坐在挂着山本棒球服的旋转座椅上,借势在山本武合窗的时候绕了几个圈圈。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他指尖合拢,呈三角状抵在下颌,“你和沢田纲吉的关系好吗?”

    山本武:“诶?”

    五条悟难得耐心:“打个比方,如果他遇见生命危险的话,你会去救他吗?”

    这叫什么问题?

    向来直爽的运动少年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当然。”

    一只手指的指尖抵上他合上的唇。

    “我还没说完呢,着什么急?”五条悟不紧不慢,又带着微妙的、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一样的恶意,“这当然是有前提的哟。”

    他抬起手指,横亘在二人之间,声音轻而蛊惑。

    “我所说的前提是……你会为了救他,而失去自己的生命也说不定。”

    一室寂静。

    穿运动服的少年听着话愣住几秒,而后呆呆地挠了挠头。

    “啊……这可真是难办啊哈哈哈哈。”

    五条悟也跟着哈哈笑:“没错没错,确实很难办啊。”

    山本武闻言停住了笑容,挠了挠头,目光坚毅,“不过,我想会的吧。”他就势将双手都枕在脑后,侧脸看向窗外,声音轻落下来。

    “因为我和阿纲是朋友啊。”

    如果是朋友的话,怎么会在对方有困难的时候不去帮助他呢?

    五条悟看着山本的目光就微妙地和善了几分。他嘟囔着“好吧好吧”,趴俯到椅背上。

    “那么,五条大人仅此一次的小课堂马上就要开始了,每个字都很宝贵,建议逐字逐句抄写哦。”

    山本武:“诶?”

    但五条悟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他竖起一只手指,散漫询问。

    “那么,问题一,咒术师、王权者、异能者,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咒术师之间最为讲究等价交换。作为沢田纲吉展现出那样璀璨的生命火焰的回报,他将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用另一个世界的话语来说就是一个“麻瓜”的家伙带进另一个世界……唔,赚翻了啊!

    总之,投桃报李,不外如是。

    *

    沢田家的黑猫自那一日之后就失去了踪迹,倒是神奈川的高濑会重新开始了工作,暗地里流传着高濑会已向销声匿迹多年的[炼狱舍]投诚的消息。匆匆时光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纲吉与山本离开并盛前往神奈川求学的日子。

    日本的中学很少有住宿的制度,即使是如纲吉和山本这等从外地来求学的,也多的是自己寻找住处。不过正如前文所言,纲吉继承了一份了不得的“遗产”。在这些“遗产”之中,在立海大小学附近恰好就有一所合适的居处。

    这一日山本刚关掉了店面,驱车送两个孩子一起去神奈川。在路上听说了地点之后,当即表示自己在那附近有一位相交多年的好友,平日里可以拜托对方看顾两个孩子。

    因此,当一行几人抵达住处,开始撸起袖子收拾房子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门铃的声音。

    大人们开了门,各自负责收拾自己房间的纲吉和山本听见交谈声也探出头来。

    “你好,我是刚的好友幸村真一,沢田夫人叫我幸村就好。”他拍拍自己身侧的男孩,“这是犬子精市,今年恰巧上立海大的初中一年级。希望能和孩子们……”

    男人和蔼的目光扫向大人们的身后,目光落在探头探脑的两位少年身上,声音变得迟疑。

    “这两个孩子……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作者有话要说:  纲纲:猫肉火锅猫肉火锅猫火锅火锅猫,我要把那只宰猫做成火锅!!

    宰宰猫:跑路.jpbsp;   努力工作以免变成火锅.jpbsp;   帮助纲纲变成文学大家.jpg(偷偷遮住不让纲纲看)

    纲纲:我看到了!!你死定了!!!!

    山本(慢半拍):咦?要吃猫火锅吗?是不是不太好啊哈哈哈哈哈,不如我请阿纲吃甜筒?

    纲纲(失去理智中):猫甜筒!

    宰宰猫(炸毛)(看见一只鸟赶紧躲到鸟后面)

    雀哥:……咬杀

    ——爱护小猫咪,人人有责(握拳)

    *

    感谢观看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