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54章 054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54

    迦具都事件。

    是指两年前在神奈川发生的、赤之王权者迦具都玄示因力量失控而暴走坠剑之事。不知内情的普通人也用“赤之事件”“天灾”等词汇指称。

    作为全日本仅有七位的王权者, 说是世界顶层的异能力者也不为过的迦具都玄示所负载的力量,甚至可以与核弹想媲美。因此,当那份过分赋予王权者的过分强大的力量失控之时, 带给王的属地神奈川的, 就是灭顶的灾难。

    按照黄金之王麾下相关机构的预计,一旦王剑坠落, 整个神奈川会在须臾之间化为虚无。

    当然, 这是建立在王剑确实坠落的前提之下。

    为阻止迦具都玄示的坠剑, 时任青之王权者的羽张迅带着部下前去阻止。

    在纯粹力量的世界有着这样一条不成文的约定——只有王才能杀王。

    因此, 只有同为王权者羽张迅在坠剑之前杀死迦具都玄示, 才能够阻止这场惨剧。

    但是, 王的坠落与王的死亡不可避免, 悬于高空的大剑依旧坠落,赤之王在坠剑之前身亡, 但是他的坠落也引起了羽张迅的失控, 最终青之王剑也岌岌可危。

    虽说就属性而言,青之王的秩序比起赤之王的暴虐似乎要冷静许多,但是要论力量的话,却是不相上下。

    彼时青之王如此,后来被称为咒术界最强的五条悟尚且是一个小学生,横滨的异能力者更是一盘散沙不成体系。

    神奈川毁灭的危机近在咫尺。

    但是,令人恐惧的毁灭并未到来。

    红色的火焰燃烧了天际,将天烧的绯红。

    但是,结界制止了火焰的蔓延。

    在火焰令人绝望地四散开来之际, 黑色的帐从天际泼下, 地面升起一般人无法看见的结界, 将火焰克制在内。

    这也正是神奈川作为整个日本少有的对异能力者友好的城市的原因。

    “会有异能者来救我们的。”

    ——神奈川人如此坚信。

    但是, 即使如此,在那场灾难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安然幸存的。

    在结界落下前被困在其中的普通市民,尽管比起整个神奈川乃至日本而言不过是一部分,却也有着为数不少的数量。

    但是,尽管结界外的人怎么哭喊,在那样危急的时刻,也没有人敢将结界泄露哪怕一个口子。

    后来结界散去,整个结界内就像是被人活生生挖去一勺一样,直接形成了一个大坑。

    “这就是[赤色的大坑]。”站在最前方的老师如此说道,拍了拍手,“那么,大家,取下帽子,默哀。”

    在站成两列的小萝卜头们面前,是一块巨大的石碑。

    石碑后就是传闻中因赤之王的坠落而形成的大坑,这片灾难的土地连地面都泛着不详的黑色,如果仔细去看的话,甚至会看到有红色的纹路充斥其间,一同形成不详的纹路。

    时间沉默地流淌。

    老师让孩子们自行参观,纲吉背着书包溜溜达达地来到迦具都大坑的边上。

    穿着雾蓝色水手服的男孩子站在坑边,身前是一圈围栏,将好奇心过分的人们拦在外面。

    所谓的[迦具都大坑]当然不仅这一点大小,要说的话,几乎可以与在横滨形成的擂钵街相比较。

    但是与在离乱中仓促聚居而形成另一个贫民窟的擂钵街不同,迦具都大坑更有侵略性,不说是居住,仅仅是靠近,也会有人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加速了起来。

    因此,偶尔这里也会被奇怪的机构当做是测试异能力者的玄学场地。

    “嗯?非常热吗?”面相平平无奇放在人群中一样就忘的老师老练地伸手探了探叫热的女孩子的额头,挥挥手,在四处走动的其他成年人就跑了过来,将女孩牵在手中离去。

    纲吉将目光从她们的背影上抽离。

    他伸出手。

    对于对能力敏感的孩子而言就像是岩浆一样的大坑在他的手下却仿佛一个乖乖的暖手炉,在特定之人才能看见的景色之中,那些叛逆而猖狂的赤红因子在穿着水手服和小短裤的男孩子的手下却像是睡着的婴儿一般乖顺,偶尔的激动,也是为了争夺男孩手下的方寸之地,探着头想要与亲近之人贴贴。

    它们汹涌而来。

    如若是寻常,纲吉定然是会偷偷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和它们贴贴一下,然后再温柔地拒绝的。

    但是当他伸出手,脑海中就不可抑制地回想起川上理子难掩悲痛的语调与近乎哀泣的面容。

    还有川上编辑对自己的关爱,和那支据说是去世的夫人送给他的、如定情信物一般的手表。

    仅仅是一瞬,他也迟疑了。

    有什么东西拽住了他的手掌,让它无法张开。

    人群之后,纲吉咬住牙,露出近乎痛苦的面容。

    “好、好热……”被名义上的助教、实际是政府机构的人员牵着的女孩子发出小声的抱怨,忍不住擦了擦汗,“好热啊老师……比、比起刚才更热了。”

    职业套装的女性也感到了微妙的热意,蹲下身来,温声安慰女孩。

    平平无奇的老师转身向后看去。

    雾蓝色水手服还戴着帽子的男孩站在迦具都大坑的边缘举着手,四周的能量朝向他的方向涌动,连异能不够格只能分配来奶孩子的他都能够感受到,空气都灼热了起来。

    他挠挠头,想起顶头老板的叮嘱,叹了口气。

    “真是麻烦啊……”他嘟囔道,抬步不着痕迹地靠近了些。

    纲吉并未注意到身后太远的女孩子,但是却也收回了手。

    他侧过头,同伴那个胖乎乎的男孩子站在了他的身边。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对面的孩子虽然是直挺挺得像是一颗小白杨一样站着,但是却完全失去了自我的意识。

    双目失去瞳距,面色出乎意料地苍白,浑身大汗淋漓。

    纲吉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

    “阿武——”他拉长调子叫了声,离他不远的、似乎对石碑上的内容十分感兴趣的山本就蹭地一下抬头射了过来。

    “怎么了?阿纲累了吗?”山本武问。

    纲吉嘿咻嘿咻地架住小胖墩,仰起头请求道:“胖太同学好像中暑了,阿武可以和我一起送他去老师那里吗?”

    大概是胖太的体重过分的敦实,他说话的时候一个没站稳,趔趄了一下,差点就要和胖太一起摔在地上摔成一摊纲吉饼。

    山本武面色一变,一个箭步接住胖太的另一边。

    然后才吐槽道:“这种重要的事情要早点说啊沢田同学。”

    “抱歉抱歉,”纲吉有了他的帮助才避免了成为一只纲吉饼的悲剧,感谢道,“多谢山本大人啦。”

    山本武就哈哈笑了起来。

    将胖太交给就在不远处的带队老师,纲吉抓住小挎包的包袋,脚尖不自觉地在原地画了几个圈圈。

    “怎么了?”就站在身边的山本武问。

    纲吉迟疑了下。

    但是,还未等他开口,空气中的能量就发生了异变。

    本就说不上温驯的力量在某种不知源头的东西的刺激下骤然波动起来,如同海水的浪潮一层一层掀起、翻涌,如同波纹一般不断向上攀升,直到某个顶点到来。

    “危险!”

    纲吉将一无所知的山本武扑住,□□的赤红在他出手的一瞬绕开,即使不知晓他为何有这样的动作,却还是乖乖地绕开。

    但是,其它人就没有这份庇护了。

    平平无奇的带队人一马当先站了出来,掏出一个仪器放置在自己的身前。

    莹白色的光芒绽放形成护盾,最近的孩子们俱都被庇护在内。

    赤红与莹白在空气中此消彼长,不过半晌,莹白色的光幕在赤红的攻击之中消失了踪迹。

    有人从坑里跳了出来。

    来人穿着黑色的军服,外罩一件赤红色的斗篷,边缘一圈黑色的鸦羽。他横视一圈,露出张狂的笑容。

    “不错不错,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他端着一柄黑色如小型火/箭/炮一般的武器,猖狂地对准了人群。

    红色的火焰从炮口吐出。

    在他掀起斗篷的一瞬,纲吉看见那红色斗篷背后印着的黑色图标。

    男人大笑起来。

    那是他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图案,就算生命走到尽头,就算呼吸都被忘记,也不会从脑海中抹去的、镌刻于灵魂的团图案。

    男人高声狂笑。

    “炼狱舍——万岁!!!”

    红色的光芒瞬间撕裂了天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