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55章 055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55

    “所以, r老师肯定知道寄居在我身体里的那家伙是谁的吧?”

    月夜繁星之下,纲吉将自己裹在被窝之中,露出一颗脑袋询问来讲睡前故事(不是)的家庭教师。

    男人离开的脚步一顿, 唇畔勾起一抹笑意。

    “怎么, 察觉到了?”他悠悠然地转过身,“没想象中的笨嘛。”

    纲吉气呼呼地鼓起了嘴。

    “不要转移话题啦!”他鼓着腮开口, 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带上些撒娇的语气, “我知道的哦, 老师和幽灵先生经常在晚上背着我偷偷说话。”

    他闭上眼, 大声道:“只不过是纲吉大人宽宏大量善解人意, 才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哦。”

    他的话似乎有什么好笑的地方, reborn当即就耸肩笑了起来。

    纲吉气急败坏地叫对方的名字。

    “reborn!”

    不带老师也不是简称, 熟悉的声音与语调让男人有一瞬间的恍惚。

    真是怀恋。

    他如此想到,漫不经心地逗弄着幼崽。

    “确实如此。”他说道, “不过, 区区一个蠢纲,就以为我没有发现你还醒着的这件事吗?”

    咦惹!

    纲吉忙不迭地睁开一只眼,在看见reborn的面容的时候偷偷把自己塞了回去。

    “现、现在r、r老师肯定已经知道了啊!”他大声说完之后又小声嘀咕,“咦这么说我不是把自己给出卖了?”

    棕毛男孩的脸骤然纠结在了一起。

    成熟的大人环胸欣赏了一会他的表演,才在男孩子的心惊胆战之中转身离去。

    “不过。”

    在纲吉缓缓放心偷偷呼气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说道。

    “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也可以让那家伙出来参谋的。”

    以免某个脱离了公务也不用打架、整天在幼年的同位体身体中咸鱼的家伙彻底变成咸鱼罐头。

    纲吉眨眨眼,茫然地应了一声。

    见reborn说过之后还不曾离开,他在短暂的茫然之后赶紧闭上了眼。

    “纲吉睡着了!”他大声赶客, “r老师晚安!!”

    小孩子的把戏。

    但冷漠无情的家庭教师对着闭眼耍赖的幼崽竟然没说什么, 悠然地插兜离开。

    脚步声消失在了门后。

    沢田纲吉紧张地睁开眼, 摸了摸自己正在跳动的心脏。

    “所以那位先生……是我的随身老爷爷吗?”

    *

    “接下来是紧急插播。”

    普通日式居室之中, 电视机中原本正在播报新闻的女主播低下了头。

    在看见手中递来的稿件之时,她面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惊异,在下一刻由良好的职业素质平复下去。

    主持着这个神奈川新闻的项目的主播低下头,语速略快的进行播报。

    “刚才,[赤色之坑]发生了紧急事件。一名穿着特异的男子出现于此并对在场群众进行攻击,据了解,今日立海大附属小学组织学生对赤色事件进行哀悼。在哀悼结束之后,这名男子突然出现,并对孩子们发动了攻击。据本台了解,并未出现人员的伤亡。现在将画面交给本台记者。”

    阳光照射的房间之中,正在清洗餐具的女子直起了身。

    她走到客厅,父亲已经上楼去了书房。但是新闻还在播报,随着主播将画面交给身处现场的记者,熟悉的校服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在被穿着奇异的男子指向的人群之中,一个有些眼熟的棕色脑袋正被老师挡在身后。

    “爸、爸爸!”辨认出这抹身形之后,她急切地跑上了楼层,惊慌地敲响父亲的房门。

    在面带不悦的父亲出现之时,她抢先一步说道:“爸爸,猫爪老师他……”

    在她话音落下的下一刻,楼下的电视中传来一阵喧哗。

    隔着电视也能够感到凶狠的男人似乎高声说了什么,下一刻,神奈川电视台与记者的联系就被单方面地切断开来。

    被主人拿在手中的眼镜哗啦一声,从手中坠落到了地面。

    *

    沢田纲吉对神奈川的另一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他被长相平平无奇连姓名都不记得的老师护在身后,从他的臂弯中看对面的男人。

    从火/箭/筒一样的东西中迸发出的火焰被老师张开的屏障抵挡在外,纲吉俯下身瞄准目标,却被老师一把捞起,好好地保护在了身后。

    胸腔之中翻涌的愤怒因来自师长的保护而暂时压制,纲吉勉力平复着呼吸,观察站在对立面的敌人。

    那是一个极尽癫狂的男人,在朝着无数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们发射攻击而被阻止之后并未停止行动。而是不断地发射火焰,即使尽数被“老师”们阻挡,也并不在意,而是不断变换着方位,毫无逻辑地发射着如闪光一般的火焰。

    说是攻击,这些火焰更像是绚丽的烟花,伤害性不大,但却足够耀眼。

    即使是在白日之中。

    纲吉从不会被男人注意到的一角注视着他,澄澈的目光倒映出对方的影子,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眼熟。

    但是是哪里呢?

    纲吉有些茫然。

    连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最初的愤怒正在慢慢褪去,理性重新上线,开始缓慢地进行思考。

    他从老师的身后离开,慢慢地将另一边的孩子纳入自己的保护之下。

    虽然自己也未曾发觉,但是经过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名为沢田纲吉的孩子确实已经有了成长。

    压抑着愤怒的目光在一群惊慌失措的孩子之中过分的显眼。

    这份过于专注的目光吸引男人的注意,但他看向来处之时,骤然对上扛着□□短炮蜂拥而来的媒体。

    他突兀地笑起来。

    无形的结界张开,即使是专门应对异能力者的部门,也暂时无法进入。

    而男人从容地面对着媒体的镜头,露出笑容。

    “午安,神奈川的大家,希望你们还没有忘记——我。”他如此说道,“我等~是炼狱舍留存在这个世界最后的火光~~”

    他在结界内来回走动,神态夸张到扭曲,口中喋喋不休。

    纲吉不安地动了动。

    在他看去之时,男人正巧转过身。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有着短暂的接触,那癫狂的男人骤然停顿了一下,紧接着,露出狂喜的笑容。

    “真是……出人意料的惊喜。”

    ——似乎是因为是神奈川本地最大的电视台派来了记者。

    他就像是一个有着表演人格的人遇见最适合的舞台一样,激动而兴奋地在原地走来走去,语速越来越快,直到不远处的镜头远远地对准了自己。

    男人停止了笑容。

    “既然~大家都已经到场了~”他轻身一跃,站上那块记述了此地牺牲者名录的墓碑。

    随手一样,巨大的斗篷张开,露出内里奇异的军装。

    男人露出狂喜的笑容。

    “啊啊啊,真是让人兴奋啊。”他如一个少女一般扭动起来,“此时此刻有多少人注视着我呢?真是、令人全身上下都兴奋起来了啊~~”

    聚焦的镜头越多,他就似乎越加兴奋,当结界前镜头发现他丝毫不因此而惊怒而更多地对准他的时候,男人甚至激动地原地踏了几步。

    “兴奋兴奋兴奋——真是~太棒了。”他怀抱着自己畅声说道。

    “那么现在——我们来说说正事吧~”

    黑色的眼瞳抬起,男人收敛了不正常的笑容,反而微妙地有了一丝正经的帅气。

    他盘膝坐下,点了点下巴。

    “让我想想,从什么地方说起呢?”

    “有了有了,就从如何毁灭这里说起好了。”

    他自然而然地说道。

    “虽然很抱歉,但是今天,我就要毁灭这里哦。毁灭这个让我的王坠身于此的灾·难之地。”

    沢田纲吉仰着头,看不清男人此时的面容。

    但是,脚下却不自觉地向前走了一步。

    这是什么意思呢?

    他感到自己的脑袋像是一团纷纷杂杂的毛线,有什么东西忽隐忽现,但是不过一眨眼,那些忽隐忽现的东西就毫不犹豫地离闪了过去。

    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遗漏了。

    有什么必要的细节被他忘记了。

    但是,到底是什么呢?

    盘膝无聊坐在此处的男人骤然欢笑起来,站起身,隔着所谓的结界,媒体的镜头悉数碎裂。

    赤红色的火光亮起,空气中涌动着的要说是“力量”的话还要差一个等级。

    纲吉若有所觉地伸出手,瞥见一抹金色的流光。

    刀剑的光芒切碎一片结界,穿着黑色术服、带着兔子面具的男人步入结界这种。

    “古川哥……”

    “呀,你来了啊。”男人不像样地一躬身,露出变态至极的笑容。

    “背弃我等和……的叛徒,古川。”

    *

    迷惑、实在是太迷惑了。

    从古川忠义出现的一刻开始,场面走向无法控制的方向。

    结界被兔子打开一个小孔,不知名的男人不知是被古川吸引了注意力还是并不在意,连眼神的一角都不曾分过来。

    纲吉被老师推着往外走,在离去之前摇了摇头。

    平平无奇的教师有些急切,纲吉看向一只兔子,对方心领神会地将他带离。

    “阿纲……?”山本武拉住他的手,面色迟疑。

    纲吉捏了捏他的手心,安抚道:“没关系,阿武先离开吧。”他轻声说道,“我一会就会出来的。”

    山本武看起来还是忧心忡忡的模样。

    但纲吉只是推着他,将友人推到了结界之外。

    常人无法看见的结界正在缓慢地修复,在纲吉将山本武推出去的下一刻,渐渐地闭合起来。

    紧接着,透明的结界变得混沌,已然缠斗起来的二人分开。

    古川忠义退到了他的身前。纲吉仰起头,只看得见男人锋利的刀刃与冷硬的下颌。

    “怎么不出去?”古川忠义冷声道。

    纲吉摇了摇头。

    “既然是炼狱舍的事情,怎么说都是我的责任吧?”他仰着头说道,“所以,古川哥知道这位是谁吗?”

    在古川忠义开口之前,斗篷男哂笑起来。

    “不过是不足挂齿的无名小卒。”他手中拿着一柄短刀,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刀面。

    “真是意外,你竟然会在神奈川出现。”

    他歪着头,看向沢田纲吉。

    知道……我?

    纲吉的目光再度茫然起来。

    男人定定地看着他,突然嗤笑一声。

    “嘛~就算你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用处,曾经的炼狱舍已经消失了。”他弓步作出战斗的姿势,只有声音一直传出到结界之外。

    “现在活下来的是新的炼狱舍——不,我们是超越那个腐朽的、明知力量强大却始终抑制不加使用、最终死于此的男人的超越者。”

    “没错。”

    他与古川忠义颤抖,长刀与短刃交错,刀光之中,倒映出男人扭曲的面容。

    他的声音轻轻地在沢田纲吉的耳边响起。

    “所以,请叫我们【超越者】。”

    纲吉凭着直觉挥出了一拳。

    但是,带着璀璨火焰的拳尚未落到实处,男人就被古川忠义挑开。

    古川忠义挺身站在纲吉的身前,如一座巍峨的高山。

    “不管你要做什么。但是,能否离我家的孩子远一些呢?”他声色稳重,但是纲吉却能够听出对方已在盛怒之中。

    但是,现在纲吉也并没有心情去安抚对方。

    因为与古川忠义一样,他也十分愤怒。

    如果说原本的愤怒等级是1,尚且能够扼制而进行理智的思考的话。

    现在的愤怒就是10,已经到达无法抑制的程度。

    于是火红的焰扭曲地灼烧,从纲吉脚下伸出,一直蔓延到对面敌人的脚下将他包围,毫不犹豫地发动攻击扑灭敌人。

    以愤怒为饲料的火焰灼热到令人惊异,又如铭刻入骨髓一般熟悉。古川忠义猝然回头,见到目光过分清明的男孩。

    纲吉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

    纲吉抬起手,将古川举着刀的手按下。

    “抱歉,古川哥。”他说,“他是我的敌人。”

    乖乖盘踞在保护者身后的幼兽直立起身体,凶狠地呲牙。

    斗篷男歪了歪头。

    他的身形一闪,从即将成型的火焰囚笼之中逃离。

    “啊呀,生气了。”他嘻嘻一笑,“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好了。”

    结界被骤然打开,全神奈川境内的电视之上,瞬间出现他的面容。

    “今天不过是正餐前的开胃小菜。我出来只是为了说明我们超越者——超越腐朽的炼狱舍的我们,正式登场。”

    男人骤然露出笑容,趴在母亲肩头看见他的面容的孩子瞬间大哭出声。

    “那么,请拭目以待。”

    在刀光到来之前,男人身形一闪,消失在众人面前。

    厚重的石碑在他消失的一刻骤然粉碎,这座铭刻着迦具都事件中牺牲的人们的名字的石碑在树立起的短短一年之后,就悉数化为了灰烬。

    所以……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乎是一瞬之间,整个神奈川上百万的人不约而同地关注起这件事。

    line、推特、论坛,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在商议着此事。在男人消失之后,神奈川其他重要地点也都出现了同样穿着的人,高呼着“超越者万岁”发动近乎自杀式的袭击,即使倾尽全力,也要将有关于炼狱舍的建筑摧毁。

    短短半天之内,全神奈川都陷入恐惧之中。即使官方不停强调迄今为止并未出现死亡,但是恐慌依旧蔓延。出现在日常生活中的非日常事件彻底打破了神奈川人的日常生活。恐慌、愤怒、惧怕,人类的情绪不断凝聚,巨大的负面情绪几乎要将人淹没。

    沢田纲吉独自坐在人群之后,学校派来的老师和在场的成年人为了安抚孩子们和处理现场事务已经忙得不知分寸,古川忠义在仓促地嘱咐过他不要担心之后便匆匆离去。于是看了看混乱的场面、一个人恨不得变成三个的老师们,乖乖在角落里当上了蘑菇。

    但是,这并不是说他已经平静了下来。

    愤怒的火焰依旧在胸腔之中燃烧,比起被人冒认,纲吉更因那个不知来头的家伙大呼自己超越了炼狱舍而愤怒。

    这份愤怒的火焰比起以前每一次都更加长久,就像是从心底深处生长出来的一般,久久不肯散去。

    [“抬起头,冷静下来。”]

    在他怒火中烧之时,突然有人说道。

    纲吉抬起了头。

    人群之中,一名穿着考究西装的中年男人的身影一闪而过。

    当纲吉看过去的时候,男人略显慌乱地收回视线。

    习惯性地抚上手腕,却发现因为出门过于仓促,竟然忘记带走从未忘记过的手表。

    纲吉愣了一下。

    “川上……先生?”他轻声呼唤出对方的名字。

    就像是被什么火焰所灼烧到一般,编辑匆匆低下头,很快被拥挤的人群淹没。

    大人总是不够坦率。

    纲吉想,总觉得某个总是压在自己头顶的东西挪开了一角,天光从这微弱的一角之中探出头来。

    这时候听见一声轻笑。

    [“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呢,”]身体内寄居的那位先生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需要帮忙吗?”]

    纲吉眨了眨眼,迟疑地叫出对方的名字。

    “……随身老爷爷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