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56章 056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56

    “……随身老爷爷先生?”

    被叫到这个名字的幽灵先生骤然一怔。

    想到这个年龄的孩子的脑洞和自己的性格, 他不过转瞬就想通了这个称呼的来源,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纲吉眨眨眼,见随身老爷爷先生并没有拒绝这个称呼, 就毫不含糊地一口一个老爷爷的叫了起来。

    只是因为这个称呼哭笑不得一时没说话的幽灵先生:……

    他心道这还不如叫他幽灵先生呢。

    不过转念一想, 叫幽灵的话不说幼崽会害怕,自己估计都会背后一凉。

    要是因为害怕作出些什么失礼的事情而招致家庭教师的责罚, 那就反倒不美了。

    于是默认了这个称呼。

    纲吉见脑中的声音竟然没有反驳, 心下大惊。

    [“……为什么你会惊讶啊。”]年轻的随身老爷爷吐槽, [“不是你叫的这个称呼吗?”]

    纲吉哈哈干笑, 试图像是山本那样萌混过关。

    青年叹了口气。

    [“那么, 说回正题。”]他问道, [“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纲吉支着下巴, 想了一想。

    要做什么呢……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

    他思索了一会,可爱地唔姆一声。

    “虽然纲吉也不知道……但是果然先找到古川哥比较好吧。”他如此说道, “总觉得他有在把我当小孩子对待。”

    这样想着, 男孩子鼓了鼓腮,一副气呼呼的模样。

    但是,这确实是明智的选择。

    从古川忠义和奇怪男的对话来看,他们是相互认识的关系。但是在纲吉的记忆之中并没有那样奇怪的男人的存在,而对方又与炼狱舍有关系。

    各种各样奇怪的关系在纲吉的脑海中盘旋成线,奇奇怪怪地交缠在一起。他捂着头,头疼地叹气。

    在黑暗之中注视着他的青年见状,等待他思考完成,才纵然地一笑。

    [“既然如此。”]他理所当然地说道, [“走吧。”]

    身体不受控制地行动起来, 纲吉还没反应过来, 自己就消失在了人前。

    要说的话, 就像是一个高手代替自己操纵了自己的菜鸡号一样,纲吉缩在意识的角落趴在透明的屏障前,张大了嘴小声惊呼。

    明明自己也不是没有飞行过,但是被人上号从旁观察的角度和自己飞行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换一个多虑的人,这时候应该就已经开始思考起幽灵先生如此轻而易举地代替自己行动是否就意味着对方会不会也能够这样容易地取代自己。

    但是纲吉没有。

    大概是对reborn和这位随时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幽灵先生的信任,他只是长大了嘴,像是第一次被带着飞上天空的时候一样发出没见识的欢呼。

    意识之中,青年发出轻笑。

    “所以,老爷爷先生原来是这样看世界的啊。”纲吉没见识地感叹。

    青年笑起来。

    [“没错,怎么样,风景不错吧?”]

    纲吉用力点头。

    “像是在玩游戏一样!”

    青年的笑声更加愉悦起来。

    飞了一会,纲吉发出声音:“我们是在去古川哥那里吗?”

    他问。

    得到青年肯定的回答。

    “诶——”纲吉好奇地继续问道,“但是老爷爷先生是怎么知道古川哥在什么地方的?真厉害!”

    于是青年就想了想,说道:“是很简单又实用的小技巧哦。”他打了个响指,手中出现一小簇光点一样的火焰。

    “只要这样……再这样……偷偷放进对方的帽子或者其他地方,就可以找到他了!”

    “厉害!!”纲吉两眼亮晶晶,他想了想,想起在古川忠义离开之前,好像确实有那么一小簇火焰不乖的偷跑了出来,抓住了体内青年设下追踪器(?)的时机。

    “原来如此!”

    学会了!

    在奇怪的东西上总是格外有天赋的男孩子如此想到。

    与幽灵先生的交往过分的舒服,那种感觉过分奇妙,让纲吉感觉不是在与其他人对谈,而是自己与自己的交流一样。

    不过一会就抵达了目的地。身体的主导权回到自己的身上,纲吉缩进一个角落,偷偷地打量。

    这是一栋高楼的楼顶。

    四周是辽阔的天空,地面是纯色的水泥,一眼看过去,能将四周的一切都纳入眼底。

    是一个适合商谈无人知晓的秘密的地方。

    纲吉花费了一段时间观察四周,在听见脚步声传来之时乖乖藏好。

    熟悉的面容出现在道路的尽头。

    方才与自己分别的古川忠义换下了那身黑色的术服,足步沉稳地走过。

    在路过纲吉藏着的地方的时候脚步突然一顿。

    纲吉顿时紧张地屏住了呼吸。耳朵都竖了起来。

    见他如此一副可爱的模样,某位不知名的老爷爷单手捂唇,好笑地帮忙收拾了兔子尾巴。

    毕竟还是个孩子。

    他格外宽容地想。

    古川忠义左右张望,才皱了皱眉。

    “是错觉吗……”他如此说道,握着手中的长刀慢慢离去。

    一眼能够看到尽头的道路末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穿着黑色兜帽卫衣的青年。

    古川忠义站在他的前方不远处,皱起了眉。

    “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他说,“你要做什么,哲。”

    卫衣男一笑。

    纲吉距离他们远远的,并听不清青年的声音。但是从对方身上却传来一种异样的熟悉。

    这种熟悉的感觉实在是过于强烈,让纲吉都疑惑了起来。即使听不清对话,目光也专注地凝视着整张脸都罩在阴影中的兜帽男的脸上。

    兜帽男有着线条锋利的下颌,在颌骨尽头、接近耳垂的地方,有一颗显眼的红痣。

    这颗红痣存在于纲吉的记忆之中,但是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是认识的谁在这个部位有着一颗红痣。

    他苦恼地捏住了下巴,蹲在凹下的水泥石板之中快要凝固成雕塑。

    有天边的雀远飞而来,盘旋一圈,蹲在这个闻起来香香的人形架子上。

    在纲吉一边支起耳朵努力偷听一边思考的时候,这些飞来的鸟雀越来越多,几乎将这块区域都挤满。

    当他反应过来,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露天的平台实在过于空旷,当第一只鸟雀飞来的时候远处五感灵敏的二人就注意到了这边。当纲吉呲牙咧嘴的和鸟雀们商量离他远点的时候,二人双双停止了动作看了过来。

    嘶——

    沢田纲吉倒吸一口凉气,僵硬成一个真·木头架子。

    要、要被抓包了!

    他屏住呼吸。

    兜帽男掏出了他的武器,却被古川忠义阻止。

    男人叹了口气,朝着纲吉的方向慢慢走来。

    “哦呀哦呀,是谁家的小孩子不回家吃晚饭,却在别人家楼顶玩躲猫猫呢?”

    古川忠义温和如逗弄路边野猫一般说道。

    纲吉屏住呼吸,皱成一张包子脸。

    远处的兜帽男缓缓放下武器,有些笨手笨脚的紧张。

    纲吉和随身老爷爷先生一同叹了口气,罩在他身上的披风拉开,露出人类幼崽乖巧的面容。

    纲吉磨磨蹭蹭地蹭到成年人的身边。

    “古、古川哥……”

    得到一个来自家长的爆栗。

    纲吉捂住脑袋,小心翼翼地落后古川忠义半步。随着对方一同看向远处,浑身漆黑过分可疑的兜帽男有些局促地站在原地,远远地朝着他们点了点头。

    下一刻,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咿咿咿咿?”纲吉后知后觉,“我打扰到你们谈话了吗?”

    他问。

    古川忠义无奈地叹了口气,揉了揉幼崽的脑袋。

    “是那家伙害羞了。”他如此说道,“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他还是一如既往啊。”

    纲吉就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是古川哥认识的人?”他顿了顿,“是我也认识的人吗?”

    “是我以前的熟人。”他说道。

    纲吉懵懂地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他再度看了眼兜帽男消失的地方,压下心底的疑惑。

    见他这幅纠结极了的小模样,古川忠义就低声笑了笑。

    他捞起幼崽,拎了拎重量,单手揣着对方捏住了下巴。

    “果然不是我的错觉啊。”他说道,“上次就在想了,竹千代你……是不是过分瘦弱了?”

    诶?

    诶诶?

    沢田纲吉眨了眨眼。

    “我是标准正常小学生的重量啊!”他抖抖脚挣扎,“不如说古川哥先把我放下来……我是什么玩具吗?!”

    “哈哈哈哈原来不是吗?我总觉得也差不多啊。”

    “呜哇刚才!就在刚才!是不是有人说了超可怕的话啊!!”

    古川忠义大笑,将他往怀里一揣(纲吉:??),就擅自决定了接下来的行程。

    “不行不行,竹千代你不知道有一种瘦叫做你哥觉得你瘦吗?”

    那是什么东西啊!

    “总之给我每天都吃得饱饱的,一拳打不死一头牛就不要说是我认识你哦。”

    不不不正常人一拳也打不死一头牛的!

    古川忠义哈哈大笑着,毫不含糊地掌握了主导权。

    等到夜幕来临被对方送回家中的时候,纲吉才恍然发现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完全被人牵着鼻子走了啊。”捧着圆滚滚的肚子回到家中的幼崽遭到了来自家庭教师的毫不留情的嘲讽,“所以,你还知道原本要做什么吗?”

    纲吉战术性后仰了一下。

    糟糕,完全忘记了!

    对此毫不意外的家庭教师发出嗤笑。

    纲吉鼓了鼓腮。

    “但是r老师为什么知道啊?”他小声嘟囔起来,“你是在我身上装了监视器吗?”

    “对付你用那种东西就过于浪费了。”reborn轻飘飘地说道,“这种事情从你的脸上就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来啊。”

    真、真的吗!

    沢田纲吉瞳孔地震。

    随后发出咕噜咕噜试图萌混过关的声音。

    被重重砍了一手刀。

    纲吉盯着一头红包,蹲在沙发上吸了吸鼻子。

    他抱住凄惨的自己打了一个响指,现学现用放在古川忠义身边的火焰就颤颤巍巍地摇曳起来。

    与随身老爷爷先生的火焰不同,他的火焰在颜色上更加偏向于赤红。而又因为这份火焰与曾经的赤之王的氏族的古川忠义的相性契合,在锁定方位之外,又有了其他的用途。

    例如说,闭上眼,就能够听见对方的声音。

    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能够看见一些画面。

    这些都是与古川忠义分别后测试出来的。

    纲吉尝试着连上另一头的火焰,听见一些吵杂的声音。

    他直起耳朵,努力去听。

    听见另一头传来了略带熟悉的声音。

    “没想到你竟然会被小鬼追踪……如何?”

    古川忠义:“意外意外,竹千代以前就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孩子,只不过一段时间不见,我好像忘记这件事了。”

    对面沉默了一下。

    半晌后,他继续说道:“那么,现在可以确定环境安全了吧。”

    “当然。”

    “那么,我就接着白天的计划说了。”男人的声音顿了顿,道,“这是之后超越者的行动路线,交给你了。”

    咦?

    难道是古川哥在超越者中的卧底之类的?

    纲吉皱了皱眉。

    他偷偷地听了大半个晚上,面无表情地从客厅晃悠到楼上,心不在焉地跟山本说了晚安,将自己埋在被子里面。当脑袋再度从被子里面伸出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变成了夜幕。

    总觉得,嗯,知道为什么再见的时候,觉得古川哥的头发微妙地少了一些了呢!!

    男孩子无声吐槽。

    但是这样一说的话,果然,那个有着一颗红痣的人至少应该是曾经见过的吧?

    他将自己裹进被窝之中,想着那颗熟悉的红痣,沉沉陷入梦乡。

    大抵是日有所思,纲吉久违地梦到了幼年时候的某些事情。

    那是过于久远的记忆,因此当他恍然撞入那片梦境的时候,几乎是瞬间,就发现了这是一场梦境的事实。

    “唔,所以为什么会突然梦到这里呢?”他盘膝坐在地上,白色的绒毛包裹着接触到地面的皮肤,整个人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

    当他正在思索的时候,被一只手从背后拎了起来。

    纲吉像是被拎住后颈的小鸡一般全身都僵硬了几秒,身体脱离了控制,但是小巧的鼻尖却耸了耸,小奶狗一样凭借“气味”识别出身后来人的身份。

    浅棕色的双眼骤然亮了起来。

    “玄示!”

    男孩子小声又欣喜地叫了拎住自己的男人,感觉到自己像是小煎蛋一样给翻过面,没忍住双眼都眯起来,抱住迦具都玄示的脖子,开心又羞涩地往对方的怀里钻,找到自己一贯窝的位置,才依赖地蹭了蹭,看不见的小尾巴都翘了起来。

    “欢迎回来,玄示~”

    过分耀眼的日光遮住了迦具都玄示的面容,纲吉尽力仰起头,向上一点、在向上一点地接近他。

    站在迦具都玄示身后的古川忠义笑起来,大大咧咧地嘲笑幼崽还像是个小孩子一样。

    “纲吉本来就是小孩子嘛!”幼年的沢田纲吉鼓着腮微微扬起头不满地说道,“如果纲吉还不是小孩子的话,难道古川哥是吗?”

    古川忠义只有笑着讨饶。

    幼年的纲吉这才原谅他,看了过去,目光在注意到站在古川忠义身后的少年的时候一顿。

    “这孩子是?”他问。

    自己也是一个幼崽却学着身边的大人用“这孩子”,让身周人都笑了起来。

    古川忠义忍着笑,将身后腼腆的男孩拖了出来。

    “……”

    他的嘴型张合,纲吉却并没有听清那个说出来的名字。

    他只感到“自己”挣扎着脱离了迦具都玄示的怀抱,落到地上,友好地伸出一只手。

    “你好~我是纲吉!”人类的幼崽露出棉花糖一样软糯的笑容,仰起头踮起脚,和新来的大朋友介绍自己。

    在琥珀一样的眼瞳中,凝望出了对方面容,与脸畔下方一颗并不显眼的小痣。

    纲吉歪着脑袋,没等到过分腼腆的新朋友的回复。于是眨眨眼,踮起脚。

    我戳——

    他咯咯地笑起来。

    似乎是受到了这笑声的鼓舞,对方也腼腆的露出了笑容。

    日光远去,少年的面容缓缓露出。

    沢田纲吉猝然醒来。

    他大口喘着气,如搁浅的鱼一般咕噜咕噜喝下好几口温水,才缓过神来。

    男孩子垂下眼,看向自己的手心。

    在尚且记得的美梦之中,他看清了那个被带到自己面前的小哥哥的面容。

    他看了看窗外,日色尚早,却也已经明亮。于是拉开房门,正对上对面乖巧坐好的黑猫。

    男孩子眨了眨眼:“猫?”

    “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你。”

    黑猫摇摇尾巴,不满地走进纲吉的房间。

    纲吉没想到他在等着自己的到来,吐了吐舌头,乖乖认错。

    “对不起……因为我想着昨天的那个情况,猫应该也是很忙,所以就没有来打扰你。”

    毕竟高濑会虽然并未改名,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该知道的也都知道现在这个组织的实际掌权人是曾经的炼狱舍了。

    因此,可想而知的,太宰猫猫的工作量一定在昨天飙升。

    纲吉对此感到了愧疚。

    黑猫摇了摇尾巴,喵了一声,猫爪拍了拍地面,地下就升起一个升降台,一份文件出现在纲吉的面前。

    纲吉:??我不在的时候家里都被做了什么啊!(瞳孔地震!)

    “给你喵。”

    纲吉垂下了眼。

    是一份关于超越者接下来攻击目标的推测。

    他迟疑了下,盘膝坐了下去。

    “猫……都知道了吗?”他问。

    黑猫的猫瞳亮了亮,矜傲地扬了扬小下巴。

    “马马虎虎吧喵。”

    茶褐色的猫瞳扫过蔫巴巴的棕毛幼崽:“至少比笨蛋的纲君知道的多一些。”

    纲吉:quq!

    男孩子受伤地吸吸鼻子,深呼一口气,有些扭捏与迟疑。

    “如果、如果我说现在超越者的那个首领,是以前炼狱舍的孩子的话……猫能推测出他想要做什么吗?”

    ——在梦境的最后,他终于看清的世界中。

    有着那颗熟悉红痣的少年面容逐渐清晰,那不是其他人,正是白天口口声声说着要超越炼狱舍的斗篷男。

    也是将超越者情报交给古川忠义的人。

    那么……他究竟要做什么呢?

    “是哟,他要做什么呢?”黑猫舔了舔爪子,矜持地坐在纲吉的面前,“好好想一想,纲君,你是唯一接触过他的那个人的人,比起我的推测,你应该更相信自己的判断才是。”

    它歪着头,茶褐色的眼瞳中闪现一抹无机质的光。

    纲吉盘膝坐着,闭上眼努力思索。

    昨天发生的一切并未在记忆之中褪色,他努力地思考,努力将所有的线索串成线。

    黑猫耐心地等待,啪嗒啪嗒地挥舞着尾巴。

    “说不定是很无聊的事情哦喵。”他喵喵道,“为了无聊的事情而付出无聊的生命,得到无聊的结果的事情喵。”

    纲吉努力思索。

    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做出某件事,他在努力思考出这个结果。

    他的脑海之中扫过那句令人气愤的“炼狱舍万岁”,闪过在全国人面前说出的“超越者”,又兜兜转转回到古川忠义和那个忘记名字的人的交谈,脑海之中缓慢地浮现出一个可能。

    琥珀色的眼瞳缓慢地睁开。

    “想出来了吗喵?”黑猫问。

    纲吉抿唇,摇了摇头。

    “没有。”他大声回复,“但是,总觉得不是什么会令人高兴的事情。”

    黑猫歪了歪头。

    “那你要怎么做呢喵?”他问。

    沢田纲吉目光微沉。

    黑猫继续喵喵:“需要我的帮助吗喵?”

    纲吉摇了摇头。

    “一遇见问题就请猫来帮助我,实在是太狡猾了。”他轻声说道,有火光在眼瞳之中摇曳。

    “不知道的话,就直接问就好了。”

    “问不出就继续问,如果一双拳头不能解决事情那就再来一双。”说着可怕内容的男孩子扬起笑容,在日光之下熠熠生辉,“这是我的兄长交给我的秘技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