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58章 058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58

    出现在纲吉面前的, 是名为织田作之助的男人。

    比他稍大一些的青年自幼年时候开始就扮演着兄长一般的角色,是可以任性撒娇的存在。

    但是,在知晓织田作之助准备金盆洗手当一个普通人之后, 纲吉就暗搓搓地收敛寻找对方诉苦的欲望。

    他已经注定要进入里世界了。

    总不能将半只脚踏出去的作之助也拉进来。

    因此, 当织田作之助横跨在机车之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时候, 纲吉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今、今天天气真好啊。”

    “你说是吧……作之助。”

    “quq。”

    织田作之助板起脸不说话的时候也还是很吓人的。

    沢田纲吉端正姿势僵硬得像是一只大鹅, 小心翼翼地看他。

    过了好一会, 织田作之助才叹出一口气来。

    于是, 十分钟后, 纲吉带着黄色底纹白色大鹅的安全帽, 坐在酷帅到没朋友的机车后座, 享受着风声温柔的抚摸。

    “那、那个。”他弱弱举手,“我们的速度是不是有点慢了?”

    织田作之助:“要遵守交通规则。”

    “不, 虽说要遵循这种东西, 但是现在应该是在赶时间来着。”

    纲吉随口吐槽了一下。

    就感受到自己双手抱住的男人顿了顿。

    “原来如此。”织田作之助恍然大悟,“是在赶时间啊!”

    你原来什么都不知道就来了吗?!

    吐槽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织田作之助一个转弯,拐进了旁边昏暗的小巷子中。

    “既然如此,就走特殊通道好了。”织田作之助如此说道。

    于是机车的轰鸣声起,纲吉嘶的一声在启动之时抱紧了织田作之助的腰部。

    太宰猫钻进织田作之助的衣领之中,好奇地探出一个脑袋,黑色的毛发被风吹得几乎倒立。

    他惊恐地喵了一声,嗖嗖钻了回去。

    纲吉被风吹得头晕眼晃, 终于回忆起来这位大哥在从良(?)之前也是家里玩暴走族的一把好手。

    虽然平时看起来呆呆愣愣好欺负的样子, 但是认真起来, 连神都能杀给你看——开玩笑。

    织田作之助的异能力[天衣无缝], 是一个bug级别的异能力。

    能够短暂地预知遇到生命危险的五秒,在这短短的五秒之内,作为杀手而淬炼过的身体能够根据主人的心意作出最佳的判断,从而在生死攸关之际避开风险。

    这是他的能力。

    这份能力搭配上性能极佳的机车,在穿过街道、飞跃城市、跨上钢架桥的时候如鱼得水,在空中穿出一道绚丽的黑光。

    “呕——”

    太、太快了。

    到达目的地的沢田纲吉趴在机车上,没忍住一肚子的酸水。

    织田作之助娴熟地掏出一罐山楂球塞到了小孩手里。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棕毛的幼崽,崽子垂着眼认认真真地从罐子掏山楂球吃。因为手指太短的缘故他甚至还挣扎了一下,才倒过来将山楂球倒在手心。圆滚滚的酸口小零食一入嘴,幼崽一张脸就皱了起来,苦巴巴的可爱又好玩。

    织田作之助冷着脸面无表情地rua了一把幼崽的小棕毛。

    纲吉茫然地抬起头,对上男人蓝灰色的眼眸。

    他眨了眨眼,笑,摇了摇手,织田作之助就蹲下身,像是一只大狗狗一样蹲在了他的面前。

    “好孩子好孩子,作之助就在这里等我哦。”他道,“我马上就回来了。”

    毕竟作之助可是要金盆洗手的人。

    但是对方却皱起了眉。

    “不,我和你一起进去。”他如此说道,“挑衅的话我已经听到了,所以,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一个人就可以了。”纲吉有些急切,“作之助只需要在这里等我就好了,作之助、作之助不是准备当一名家吗?就不用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了吧?”

    织田作之助却摇头,只是看着他。

    “写是未来的事情。”他看了看不远处的大厦,向来少有情绪的眼中生出波澜,“但是,现在的是过去的事情。”

    “如果不和过去做告别的话,是没有办法开启新的生活的。”

    他定定地看着纲吉,蓝灰色的眼中倒映出幼崽圆嘟嘟的脸蛋。

    还是一个小孩子。

    他想。于是伸手摸了摸纲吉的脑袋。

    “你也是,纲吉。”

    纲吉踢着小石子走在织田作之助的身后。

    他当然掰不回死脑筋的作之助的想法,但是对于对方所说的话语,却也很是不忿。

    要告别过去的话,作之助一个人告别过去就好了。

    作之助也好,古川哥也好,大家好像都已经迈向了新的人生。

    既然这样的话,什——么都不用管就好了。

    他孩子气地想。

    他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二人一前一后地步入大厦。

    因为近日的袭击,大厦中已经是人迹寥寥。步入齐整,商铺开着门,却已经是无人看守。四周安静地过分,纲吉紧张兮兮地跟在织田作之助的身后,活像个抱着萝卜生怕萝卜被偷走的兔子。

    织田作之助觉得他有些紧张过分了。

    正巧走到转角看见娃娃机,于是指了指机器。

    “要吗?”他问。

    要、要什么?

    纲吉脑袋短路了一下。

    没过一会,手里就被塞进了一个比自己头还大的萝卜玩偶。

    沢田纲吉努力将眼睛从萝卜里探出来,很想吐槽现在不是该玩的时候。

    织田作之助大概是误解了他的想法,在短暂的对视之后点点头,伸出手拍了拍他。

    “竹千代就负责保护这孩子。”他一本正经地分配了各自的保护对象。

    “……?”

    纲吉缓缓打出问号。

    织田作之助凝重点头。

    纲吉捂额正要吐槽什么,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

    黑色的藤蔓从地下生出,顷刻之间,黑色的大树从大厦正中生出,不断向上攀升,不过三两分钟,就长到了半栋楼、十人张开手环抱也无法抱住的尺寸。

    耳边响起人声,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人声低声如诵经,黑色的符文从树根处向上攀升上去。

    纲吉仰起头,看见因为树枝扎破大厦顶端而泄露进来的天光。

    在光的终端,有人一跃而下,站在树木之上。

    他缓缓落下,在他落下之时,有无数黑色的树枝坚硬如剑,从上至下急速而来。

    发动了天衣无缝的织田作之助更快一步,一个弓腰捞起棕毛幼崽,刷刷后退几步,避开这些树枝。

    烟尘散去,黑色的树枝岿然不动,但纲吉与织田作之助却都皱起了眉。

    ——只见那黑色的树根之上,有深绿色的浓稠液体缓缓倾泻而下。

    大理石的地板轻而易举地被树枝击碎,又在液体的接触之下化为粉尘。

    黑色的树枝再度抬起。

    *

    “世界树。”

    有人说道。

    穿着黑色外套的青年站在门外,扔给站在自己对立面的男人一件长袍。

    “穿上。”他说。

    站在他对面的男人——古川忠义从善如流地穿上那件属于超越者的长袍,小心地将佩刀藏好,走到青年身边。

    见他过来,青年在继续说道:“世界树就是东马教授最新的研究成果。”

    他带领着古川忠义向内部走去,两人靠的极近,低声传递着信息。

    “数年前,横滨的造神计划破产,dr.东马因为在外交流的缘故逃离了灭顶之灾。他的手中持有大量造神计划的资料,在蛰伏的这些年一直在钻研此道,并为之命名为‘世界树计划’——然后,在近两年的时间内,终于培育出了成功的实验体。”

    “【世界树】——我们这样称呼祂。”

    长长的长廊过后,两人终于走到了尽头。一道厚重的大门挡在身前,与四周的一切一般尽是一片纯白。

    白色的地板倒映着白色的天花板,如雪一般的大门反射出两人的身姿,青年上前输入密码,古川忠义便趁机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门缓缓打开,依旧是一片白。

    但是,与外部的长廊不同,内部的建筑使用着不知名的金属,尚未走进,就能够感到冷冰冰的无机质感扑面而来。

    佩刀轻轻颤动起来。古川忠义握紧自己的老伙伴,心底有头野兽正在缓慢苏生。

    青年看了一眼他。

    “冷静点,古川哥。虽然现在大多数的人手和【世界树】都在新地大厦围攻竹千代,但是本部还留着足够的人员。你的杀气会将引起注意的。”

    古川忠义深深一个呼吸,拉扯出一个笑。

    “抱歉抱歉,”他故作轻松,“实在是太久没有战斗了,稍微有些紧张了呢。”

    “所以呢?地方在哪?”

    青年收回目光,光明正大地带着他穿过如操作室的房间,走上架空的廊道,最后来到中心的电梯。

    “在地下18层。”

    他如此说道。

    古川忠义噗嗤一声。

    “是不得好死的十八层啊。”他的手指摩挲了刀柄,侧了侧头,“用来关实验体真是一个最合适不过的地方了。”

    青年顿了顿,按下十八层的按钮。

    “……”

    “真是无趣啊哲,和我说说话嘛,快点快点——太无趣啦。”古川忠义的手指不断摩挲着刀柄——这往往是他激动或者紧张的时候会做出的下意识动作。他调侃着青年,七七八八地扯到了天边。

    电梯缓缓下沉,一瞬间的失重感让古川忠义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白色的电梯门在他们的面前打开,有两个研究人员迎面而来。

    “咦,【莲】干部?”

    “你后面的是谁?”

    对待古川忠义冷冷淡淡的青年瞬间挂上假笑。

    “是dr.东马让我带来的新实验体。”他催促着古川,“喂,通行令呢?”

    古川忠义垂下头,自宽大的衣袍中抬起手。

    金色的火焰颤颤巍巍地亮起。

    与之同时亮起的,还有研究员的双眼。

    “不愧是干部大人!”他们击掌欢呼,一步分开让出中间的道路,“您请您请,有了这件东西,我们的实验就能更进一步了!”

    言语之间径直将古川忠义当做了实验用品。

    这已经脱离了人性的范围了。

    男人垂下眼,默默握住了刀鞘。

    以同样的借口糊弄过了一路的其他人,在【干部】的保证下,二人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深入到了最深处。

    “这就是最后的地方了。”青年说道,“dr.东马为了收集新的实验体亲自去了新地大厦,所以暂时无人看管。”

    二人动作飞快地窜进实验室,大门缓缓合上,古川忠义环视一圈。

    这是一件并不空旷的实验室,四周杂七杂八地几乎布满了各式各样的仪器。

    在实验室的最中心有着一个下陷的水池。水池被墨绿色的水液泡满,无数根软管接入其中,偶尔鼓起一两个泡泡。

    他虚起眼,一动不动地盯着水池。

    视线范围内的青年手速极快地输入密码,确定键按下之后,水池中的液体被慢慢排开。

    他倚靠在仪器上,目光也落在水池之中,随意地解释起来。

    “虽说已经研究出了【世界树】,但是dr.东马并不认为那就是最终的成品了。”

    液体慢慢退去,率先露出的就是张扬的红发。

    “【人类才是最杰出的造物】,”青年的声音犹如吟唱,仔细去听,还有一丝隐藏的疯狂,“所以世界树计划的第二阶段,就是人形的载体。”

    然后是麦色的皮肤,起伏的肌肉,甚至躯体上的伤疤。

    “没错,如你所见,是【迦具都玄示】。”

    话音未落,白色的刀光亮起,眨眼之间落在青年的脖颈。

    “啊呀,被发现了?”青年缓缓扭动着头,九十度地逆转之后,歪着头看着对面的男人。

    “什么时候发现的?”他舔过自己的手指,眼角生出墨色的纹路,耳尖缓缓生长,变成如鱼类一般的形状。

    青年冷漠的气质骤然一转,单手握住刀,任由手掌被刀刃割破,血液滴落在地面,自己却恍若不觉一般亲昵地凑近男人,甜腻地叫出他的名字。

    “古~川~哥?”

    他轻笑一声,“这个人类的记忆中,似乎是这样叫你的?”

    *

    “小心!竹千代!”

    黑色的树枝永不疲倦地刺下,即使躲在承重柱之后,树枝也会灵敏地绕过承重柱刺来。

    纲吉脱离了织田作之助的保护圈,手中火焰的刀剑挥出,砍断无数柔软又坚硬的树枝。

    绿色的溶液不断滴落腐蚀着地面,不到十分钟的内,地面就已经被腐蚀得七七八八,光滑的大理石变得坑坑洼洼起来。

    在纲吉因为地面的凹凸不平而差点摔倒被树枝刺穿的危急时刻之时,站在周围吟唱着奇妙符文的黑袍人骤然跑出一个,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他接住。

    黑色的树枝从他的头顶扫过,将青年的兜帽摘下,露出俊秀的面容,和一颗并不显眼的红痣。

    “没有被攻击到吧?”他慌张地抖了抖沢田纲吉,面目表情不似作伪。

    纲吉的目光从他的黑发一直逡巡到面庞,落在那颗红色的小痣上,迟疑地叫出对方的名字。

    “哲……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