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61章 06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61

    “所以, 事情就是这样。”

    穿着黑色西装的婴儿教师捧着咖啡杯说道,“因为被难缠的家伙五体投地地请求了,所以我以后就是这家伙的家庭教师了。”

    纲吉抽抽嘴角, 还没说话被一个咖啡杯堵住了嘴。

    “再来一杯。”

    家庭教师先生黑漆漆的大眼睛盯着他。

    纲吉敢怒不敢言, 卑微地接过。

    他去给reborn泡新咖啡的时候大人(?)们就在客厅里商谈,明明说的是自己的事情, 但是作为主人公的他反而却被两人不约而同地排除在了话题之外。

    只能趁着倒咖啡, 支起一双兔子耳朵偷偷摸摸地听。

    大人们先是进行了无意义的寒暄和无意义的话语攻击, 然后对视一会, 两看相厌一起别头, 露出嫌恶的面容。

    作为幼崽的纲吉端着咖啡杯进入客厅, 为家庭教师先生放下咖啡的时候也贴心地给自己的古川哥放了一杯茶。

    于是原本紧绷的气氛变得微妙地奇怪了起来。

    reborn慢吞吞地啜了口咖啡, 不紧不慢:“嘛,勉强过关。”

    不知道到底是在说什么。

    他点了点身边的小沙发, 纲吉就乖乖地坐了下来。

    古川忠义掏出笔记本的电脑, 打开页面,将那副如恶鬼群聚一般的海下地狱展露在纲吉的面前。

    一群迦具都哲排排站的景象原本是有些骇人的。但是考虑到纲吉还是一个小孩子,古川忠义就贴心地给赤条条的实验体内打上了不可言说的码,每个人的身上都贴上了一只小黄鸭,骤然看过去还没看清是一群实验体,先被可怕的小黄鸭袭击了视线。

    纲吉痛苦地捂住了脸。

    “所以……”他从指缝里看某种意义上也十分可怕的小黄鸭场面,痛苦地询问,“哲哥是□□控了吗?”

    语气里有连自己没有发现的期待。

    古川忠义看着孩子期待的样子差点就跟着点头了,但是看见对面盯着自己的黑漆漆的大眼睛, 又将话给哽了回去。

    “恐怕不是这样。”他硬下心肠, 严肃地将关于dr.东马和迦具都哲的情报一一道来, 期间不时看看纲吉, 生怕这件事过分地刺激到脆弱的小孩。

    纲吉听着听着也板起了小脸。

    他听完这一串话,难过地叹气。

    古川忠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reborn跳到了纲吉的怀里,自觉地寻找了一个安稳的地方。

    心绪万千的纲吉手忙脚乱地接住他,像是抱猫那样小心翼翼。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阿纲?”reborn说道。

    纲吉愣了一下。

    他抬起头,看见古川忠义脸上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担心的表情。

    “没、没关系的!”他急急忙忙地说道,“哲哥或许只是暂时被坏人迷惑了,等我们找到他,一定可以把他带回来的!”

    reborn冷哼。

    “那如果他是故意的呢?”

    纲吉皱起脸想了想,认真地说:“那就把他打晕捆起来,再带回来问明白。”

    简单的思考方式让家庭教师先生顺手摸上了自己的宠物。

    但古川忠义却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过分豪爽,一开始纲吉还是不好意思,但是随着笑声的持续,也变得坐卧不安起来。

    古川忠义笑得眼泪都渗出来了,擦了擦眼角的不明液体,站起身拍了拍纲吉的肩膀。

    “不愧是竹千代!”他赞扬道,“说的没错,我们就以这个目标做下去吧!”

    喂喂真的吗!

    纲吉露出你在开玩笑的表情。

    然后接到了来自家庭教师先生的飞身一击。

    “太蠢了!”

    纲吉委屈捂脸:“reborn!”

    reborn一个飞身之后落到茶几上,酷帅极了地拉了拉帽檐。

    “不过还算合格。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教导一下你好了。”

    所以刚才说的家庭教师是在骗人的吗?!

    reborn:“当然。”

    不要在这种地方这么利索啊!!

    纲吉委委屈屈地缩起来,只觉得自己弱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但冷漠无情的家庭教师才不会纵容他,只见他跺了跺脚,房间的灯就暗了下来,绿色的变色龙从他的帽子上爬下来,变成一只方方正正的投影仪。

    无数的数据投射在纲吉的面前,reborn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根教棍,指了指投影。

    投影中是纲吉的邮箱,署名为【富永太郎】的家伙在一天前发来了信息。

    【亲爱的纲吉君:海水告诉我下面好像藏了些不妙的家伙,所以我就顺手把他们给捏掉了~附图是捏掉之前的图像,希望你喜欢哦(心)。】

    “如图所示,你们看见的东西已经被消灭了。”reborn转身一变戴上了博士帽和白胡子,嗡嗡说道,“但是,如果根据这个什么螳螂说的回溯一天前的能量波动,能够发现这个时候在横滨湾出现了异常的波动。”

    投影转变成一张横滨地图,危险的红点不断闪烁。

    “根据同等能量以整个日本为范畴再进行筛选。”

    地图缩小,图中又出现了好几处红点,危险地与原本的那颗呼应。

    “就能发现,他们好像不止一个老巢呢!”

    ——不要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说这么恐怖的话啊!!

    古川忠义骤然站起身来。

    “我去报告黄金之王。”他凝重道,“这个的范畴已经超越我们能处理的规格了。”

    纲吉抱着抱枕抬起头,看见大人严肃的模样,即使有几分异议,却也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在确定没有更多的情报之后,古川忠义就离开了沢田家。

    纲吉乖乖地关上门,叹了口气。

    “他似乎对现状很满意了呢。”耳边传来家庭教师的声音。

    纲吉有几分不适。

    毕竟另一个reborn——他是说r老师,自从出现就是那样一副成熟又可靠的姿态。即使知道这个缩小的reborn是现在的r老师,也就是未来那个成熟的r老师过去的自己,但是成熟的老师骤然变成小婴儿,还是让他很是不习惯的。

    他下意识磨了磨脚尖。

    reborn就像是没察觉到这个新的笨蛋弟子的窘迫一样,平静地说道:“这样的话,你要考虑交新的朋友吗?”

    纲吉回过头去。

    站在玄关鞋柜上的小只的家庭教师就看着他,深如幽潭的黑瞳凝视着他,有那么一瞬间,纲吉甚至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被这位老师看透。

    他迟疑地重复了对方的话语。

    “新……朋友?”

    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慌张起来,就像是兔子被发现了自己藏起来的萝卜一样,一边努力把萝卜往洞穴里推,一边却没发现自己的兔子尾巴还露在外面。

    reborn勾起一个可爱的笑容,被他这番姿态所取悦。

    “不,要说的话,应该是家族成员才对——用你们的话来说,说是氏族也是不错的。”

    纲吉兔子一样蹦跶起来。

    “我才不要氏族啦!!”

    他自己就是玄示的氏族啦!自己再建立家族什么的……那不是很奇怪嘛!

    沢田纲吉鼓了鼓嘴,拒绝思考这个问题。

    “真是一个笨蛋。”

    reborn如此说道,“不过我也不是不能放低一点要求。”

    但是纲吉已经捂住了耳朵,小声念叨起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起来。

    reborn手中握枪指着他的太阳穴。

    “要求很简单,待会你见到的第一个人……拼上性命和他战斗一次好了。”

    “哈??”

    门从外打开。

    松开耳朵正准备和家庭教师辩论一番的纲吉抬起头,和拉开门的山本武对上了视线。

    归家的男孩原本的表情还有些灰暗的,但在见到纲吉之后却眨眨眼,诶了一声。

    “阿纲……莫非是特地在等我回家?”

    *

    因为神奈川的危机暂时已经过去,寄居于幸村宅的山本武也被全须全尾地送了回来。

    属于公务系统又和纲吉有些关系的幸村真一这些天也听了不少“内部消息”,再对上幼崽一副乖巧又可爱的面容,心情简直难以描述。

    但他又看见不过是一段时间不见就像是又小了一圈的幼崽,终究是属于大人的恻隐之心上了心头。

    于是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原本关系就不疏远的幸村家上门的次数就又多了起来。

    纲吉也就从幸村精市那里知晓了山本武最近表情总是灰暗的原因。

    “阿纲……”

    山本武在他小心翼翼地询问之后,晚上抱着一个大枕头忧愁地来了纲吉的房间。

    麦色皮肤的男孩耷拉着头,像是一只垂头丧气的大狗狗。

    “我总觉得……我好像是被棒球之神抛弃了。”

    搜罗了一大堆安慰话、刚才还在看山本所在的队伍获得了神奈川区域大赛的冠军的dvd、顺便还抽空思索了一下要怎么拼上性命和山本战斗的沢田纲吉坐在床上,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

    *

    一向喜爱棒球的山本武觉得自己被棒球之神抛弃了,这是一个大问题。

    这是在沢田纲吉抱着小本本去询问幸村精市他们网球部的人,如果有一天被网球之神抛弃的问题之后得出的答案。

    对于运动系的少年们来说,运动几乎是他们生命的重要部分。

    即使日后会因为是生活或者其他原因而与挚爱的运动分道扬镳,但是,至少对现在的少年们而言,网球/棒球几乎已经到达和他们的生命同样重要的程度。

    对于山本武来说更是如此。

    说实话,比起三岁就开始握网球拍的其他人,山本武着实不是从小就开始打棒球的。

    纲吉甚至记得更小一些的时候,山本武常常流窜于各种运动社团之中。

    这学期是篮球,下学期打网球,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在棒球部安定了下来。

    不论是哪一种运动,他都能很快掌握技巧,然后到达常人所无法企及的高度。

    “因为山本是运动的天才嘛。”

    其他人说。

    因为是运动的天才,所以不论怎么做,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注定优秀。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纲吉叼着一只笔,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就坐在自己前面的山本。

    对方被其他人团团围绕,不论对待谁都是一副友善的姿态。

    他为人本就如此,但是讽刺的是这么多人宣称自己是山本武的“好朋友”,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正因为一些事情而烦恼。

    要说的话,因为是山本嘛。

    ——是热情爽朗的、天资聪颖的、最受欢迎的山本嘛。

    但是,当其他人三三两两结群离去,山本拒绝了他们独自留在座位,往常都会保持笑容的脸上浮现一丝难以描述的沉静。

    纲吉只是看着他,就感觉到了难过。

    这一刻,他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和山本或许是一类人也说不定。

    “嗯?怎么了,你好像一直在发呆啊?”一只麦色的手在他眼前挥来挥去,“阿纲?阿纲阿纲阿纲?”

    纲吉眨着眼缓过神来。

    他对上山本担忧的双眼,想了想,伸出手拍了拍山本的脑袋。

    “诶?怎么突然?”

    山本武受宠若惊地挠了挠脑袋。

    沢田纲吉话到了嘴边,突然不知道怎么安慰比较好。

    在沉默之中,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讲台上的家庭教师掏出列恩枪之后,沢田纲吉闭上眼开口了。

    “阿武……阿武要来打棒球吗?”

    他呼出一口气,“阿武见过我的弓箭吧,箭也好,棒球也好,我都能扔出很远的,所以我是很强的!”

    他大声说道,“所以,拼上性命地战斗……拼死的来打一场棒球吧!”

    那抹存在于记忆之中的艳丽而强大的红色,从山本武的眼前划过了。

    他握住了拳。

    “好。”

    “天啦五年级的山本要和他的好朋友沢田要用棒球决一胜负了!”

    “什么什么??五年级的山本和沢田要决一胜负了!!”

    “什么五年级的山本和沢田要打架了?!”

    “诶!为什么啊?山本和他不是好朋友”

    “似乎是为了争夺一位美少女的芳心……好像叫做里包包什么来着。”

    “所以五年级的山本和沢田要为爱打架……大事不妙啊!”

    从小学部传来的谣言飞到立海大的网球社中。

    闭着眼睛的数据分析大师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又和叽叽喳喳的路人聊了下,就朝着自家的部长走了过去。

    “幸村。”他冷静地说道,“你家的两个小鬼在立交桥下面为了争夺一个女生的爱大打出手……你要去看看吗?”

    立海大网球部新部长的手,微微颤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