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63章 063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63

    关于日本凤梨和意大利凤梨的问题在和妈妈日常通话之后得到了解答。

    第二周的时候, 来自并盛的包裹里就多了两箱子凤梨。

    还有妈妈的爱心便利贴:

    【是爸爸从星星上寄来的意大利凤梨哦~(心)】

    纲吉捏着便利贴,抽了抽嘴角。

    某种程度上,妈妈或许才是家里年龄最小的那个人也说不定。

    竟然还说爸爸什么的……星星上的爸爸寄来的不应该是星星的碎片吗?

    ……啊, 这么说的话也不是没有收到过, 奇怪的碎片。

    大概是妈妈出门玩的时候随手带回来的吧。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纲吉就拎着凤梨按照妈妈的叮嘱去拜访邻居,刚按开门, 看见一个穿着粉色围裙的伏黑甚尔。

    沢田纲吉:?

    他探头看了看。

    “佐枝子阿姨不在家吗?”

    不然也不至于梦回几个月前的猛汉围裙。

    不出意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纲吉将凤梨交给伏黑甚尔, 凑到正在搭积木的惠身边去, 极为自来熟地你一个我一个地搭了起来。

    伏黑甚尔拎凤梨去厨房宰。

    “对了, ”他探出一个头, “你吃披萨吗?”

    纲吉:“嘎?”

    “惠说要吃这个……你吃的话老子就把凤梨给撒上去。”

    咿。

    纲吉战术性后仰, 刚想问一句是不是夏威夷披萨。

    但是转头一想自己又不是意大利人, 那怎么不能吃凤梨夏威夷披萨了呢?

    他仰着头思索了一下,软蓬蓬的棕毛抖了抖。

    “你有什么意见吗?”伏黑甚尔狐疑。

    “没有哦。”纲吉眨巴眨巴眼,

    他慢吞吞地和惠搭着积木, 等待居家奶爸的投喂,吃完过了一会辞别,就被伏黑甚尔伸手叫住。

    “等等,”成年男人看了看手表,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待会要出去一下,惠寄存在你那里可以吗?”

    纲吉有些奇怪,但还是乖乖点了点头。

    “当然!”

    他也好久没有和可爱的惠君培养感情了呢!

    伏黑甚尔就很放心地将两个小鬼一起赶到了对面,收拾收拾出了门。

    刚走出几步, 看见四周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们, 脚步一顿。

    转角的时候和一辆黑色的车擦肩而过, 在这一瞬间, 心脏仿佛麻痹了一下。

    ——是强大到让身体紧绷的敌人。

    他缓缓转过头去,眼前闪现立在车头的黄金兔子。

    男人在原地维持着向后看的姿势了许久。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也不看,不耐烦地挂断。良久,像是猎豹一样呲开了牙。

    “啧,一群烂掉的橘子。”

    *

    纲吉是回家才接到古川忠义的信息的。

    去对面伏黑家的时候他并未带上手机,回来之后,才发现古川忠义说他正在上门拜访的路上。

    棕发的男孩子举着手机,盯着那个“上门拜访”,狐疑地虚起了眼。

    如果是正常上门的话,古川哥才不会用“上门拜访”这种文绉绉的词。现在用的话,就是说他很可能不是自己来的。

    和他一起来的是某位需用敬语的存在。

    纲吉捏着下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兔子一样原地蹦了起来。

    伏黑惠看着刚刚还牵着自己的哥哥蹦跶远了,低头疑惑地看看手心,又抬头看纲吉兔子一样的背景。

    纲吉蹦跶出去才发现把伏黑惠给忘在了原地,又蹦跶回来,费力地把小孩给抱到沙发上。

    “惠先自己看一会动画片好不好?”纲吉挠挠头发,“哥哥、哥哥要先收拾房间quq。”

    向来很乖的伏黑惠低头看着被塞到手里的遥控,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纲吉流下感动的泪水。

    他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忙碌地收拾起了客厅。

    前两天穿的衣服在客厅换了还没放进洗衣机……藏起来藏起来。

    吃了一半的薯片放在茶几上……藏起来藏起来。

    没吃完的凤梨罐头、偷懒没扔掉的纸团、甚至还有玩枕头大战的枕头,纲吉像是只忙碌的小兔子一样到处藏好自己的胡萝卜,一个回头没见到电视开启,海胆头一样的惠已经叠好了一件衣服,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

    “……谢、谢谢惠惠quq”

    兔兔面条泪.jpbsp;   在两只幼崽的共同努力下,在门铃响起之时,纲吉总算是收拾好了客厅。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听见reborn嘲讽的“哼”声。

    他左右看看,没有见到一向神出鬼没的家庭教师。

    于是揉了揉婴儿肥的脸蛋,磨磨蹭蹭地开了门。

    来的人是谁不出意外。

    纲吉眨巴眨巴眼睛,乖巧极了。

    “好久不见了。”他挪步让路,让颇具威严的老人家进去,琥珀一样的眼里跳出欣喜,“老爷子。”

    没错,来人不是他人,正是这个国家暗地里的执掌者。

    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

    国常路大觉年轻的时候曾经是军人,即使年迈,形貌姿态也颇具威仪。

    他伸出手,有些遗憾于现在这个大小的幼崽不好直接抱起来,于是只挥挥手,在幼崽不明所以地窜过来的时候拍了拍。

    那份生人勿进的威仪如冰雪一般消散。

    纲吉眨了眨眼,诶嘿卖萌。

    国常路大觉说是路过的。

    他这么说,纲吉也就这么信,煞有介事地点头,没过一会小嘴叭叭叭个不停就说了起来。

    国常路大觉努力摆出和颜悦色的样子。

    他自己的爱人于多年前死去,也就没有后裔。家族里的孩子们因为各种原因对他敬畏大于亲近,反倒是这个曾经跟在赤之王身后来过御柱塔几次的幼崽,在他人生最后的这些年充当了承欢膝下的角色。

    站在国家权力顶端的老者看着叭叭说个不停就像不会累一样的男孩,终于也露出和善的笑容。

    “真是辛苦了。”他伸出手摸了摸男孩子的脑袋。

    手下的触感和记忆中的有了些微的不同。

    更小一些的时候纲吉的头发也就更软,细细的一丝一丝,揉上去的时候,就像是幼猫的皮毛。

    现在的头发就更加坚硬一些,但也还是软蓬蓬的,像是小孩子们喜欢吃的棉花糖。

    国常路大觉很多年没吃棉花糖,但只是看到沢田纲吉这一头软蓬蓬的脑袋,就突然想了起来。

    记忆中的某人,在难得的假期的时候,也曾经童心大发地到路边要了孩子们喜欢的棉花糖。

    他没吃过,但只是看着她一口一片,就知道很甜。

    纲吉眨巴眨巴眼,好奇于国常路老爷子突然袭击的真正意图。

    但还没等他问呢,就见对方吝啬地收回了笑容,目光看向另一边冰箱所在的方向。

    什么嘛。

    他小声嘟囔。

    明明很高兴还要端着脸……会被讨厌的哦老爷子!真的哦!除了我这么好脾气的孩子,很容易被其他人讨厌的哦!

    纲吉嘟嘟囔囔,捞过一边的小黄鸭抱枕。

    棕色的小软毛一抖一抖的,很容易就看出他在絮絮叨叨。

    站在黄金之王身后的古川忠义捂住唇,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被发现之后这人丝毫没有遮掩,反而破罐子破摔地狂笑起来。

    “抱歉,抱歉,我稍微有些得意忘形了。”

    他甚至笑出了生理性的眼泪。

    国常路大觉无奈地原谅了他。

    老人温和的目光重新落回到纲吉身上。

    纲吉嗖地坐正。

    “实际上,”他扭了扭身体,“老爷子来这里是因为什么呢?”

    他挠挠脸颊,觉得这句话有着赶客的嫌疑,慌慌张张地补充,“因为那个,这个那个,之前也没有过来嘛,所以就想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之类的。”

    一股脑说完之后他卡了下,重新咀嚼一下自己说出来的话,卡巴了一下。

    明明是在解释自己的用意来着……为什么说出来就像是在撒娇为什么没有来看自己一样啊!

    笨蛋笨蛋,我真是笨蛋啊!

    国常路大觉的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

    “之前琐事缠身,抱歉没有来看你,”他宽和地说道。

    纲吉扭了扭:“抱歉什么的……”

    明明是他在任性啦。

    “但是,”他又听见长者的声音说,“但是这次过来,确实也是有事要和你谈的。”

    诶?

    纲吉疑惑地抬起了头。

    国常路大觉严肃道:“我希望你能暂时离开神奈川。”

    纲吉眨眨眼,有些迷茫。

    “离开是指……?”

    国常路大觉叹了口气,心下不忍,但还是坚决地说道:“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超越者在神奈川策划着某个阴谋……所以,为了你的安全,我希望你能够回到并盛。”

    “为、为什么啊!”

    纲吉慌张地站起来,“就是因为哲哥他们有阴谋我才留在这里的,我要保护大家啊。”

    国常路大觉那双看透太多世事的双眼落在因为这件事而炸毛的幼崽身上,无声叹气。

    纲吉只是看他这幅表情就知道对方一定还是将自己当做一个小孩子,顿时觉得有火焰一样的东西直冲上脑袋。

    “冷静点,笨蛋纲吉。”

    童稚的声音如一桶凉水兜头淋下,让他恢复了些神智。

    冰箱上出现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婴儿,在淋下名为理智的冰水之后跳到了纲吉的肩膀上。

    “ciaos,”他说道,“我是阿纲的家庭教师,久闻大名了,黄金之王阁下。”

    家庭教师礼貌地打了招呼。

    国常路大觉颔首,言简意赅地回复。

    空气中奇怪的气氛出现了。

    纲吉抿了抿唇,努力冷静下来。

    “关于您的提议,”大概是因为有了火焰的加持,他的语气冷淡下来,“我想我是可以拒绝吧?”

    站在国常路大觉身后的古川忠义挑了挑眉。

    “很抱歉,”他说,“作为一般人的竹千代……是不可以的哦。”

    纲吉瞪大了眼。

    “说的也是呢,”reborn说,“毕竟笨蛋阿纲在这个国家只不过是一个一般人,完全不能和国常路阁下的权力相抗衡呢。”

    他顿了顿,看见便宜弟子兔子一样的蠢表情,忍不住伸出腿踹了踹。

    “这幅表情是怎么回事,你不应该是最清楚的那个人吗?”

    纲吉揉了揉被踹的地方。

    “虽说如此,这还是我第一次被这么说呢。”

    即使回到日常生活的这两年当了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小透明,但是自记事起,纲吉也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来着。

    更何况拒绝自己的一个是冲在给风给雨第一线的兄长,一个是信任信赖的长辈,争夺的更是不可退让之物,怎么都让他有些短路。

    但是,多亏了reborn,好像能好好地思考一下了。

    他搓着脸蛋,眼神逐渐清明的模样落入家庭教师的眼中。

    家庭教师先生轻哼了一声。

    “我知道了,就交给我好了。”

    “阿勒?”

    “你好像很惊讶啊,笨蛋阿纲?”

    纲吉眨眨眼,十分耿直:“当然了!这还是reborn第一次和我说这种话呢。”

    话还没落,就再次受到了来自家庭教师的攻击。

    来自意大利的家庭教师扶了扶帽子,看向国常路大觉。

    “总之,我们能谈谈吗,阿纲信赖的老爷爷?”

    国常路爽朗大笑。

    所以,纲吉就被赶了出来。

    他怀里抱了个黑色的惠惠团被一起踢出来,家庭教师还在身后支使着出门给他买咖啡豆。

    “这种东西附近的便利店可没有啊,”他小声嘟囔,迫于老师的威严不得不溜溜达达地出门。

    最近的大超市也要走过两条街道,这更让纲吉确定了大人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自己。

    他在货架上挑挑拣拣,看中的咖啡豆在头顶,踮起脚都拿不到的那种。

    男孩子低头和惠惠对视一眼。

    “拜托了,惠!待会给你多买一包薯片!”

    “嗯!”

    纲吉诶嘿一声把幼崽举了起来。

    还没举上去,顶端的咖啡豆被人轻而易举地拿了下来。

    两颗小脑袋同频率地转过去,对上一颗海藻脑袋。

    “哟,”富永太郎挠了挠脑袋,打一个呵欠,“很久不见了啊,纲。”

    “富永先生!”

    出现了!人形自走的情报库!

    *

    终于送走了……

    布置好结界以防小祖宗走到一半回来偷听,古川忠义擦了把汗,勤勤恳恳地回到了国常路大觉身边。

    客厅中的二人一位是百岁老人一位是婴儿,面对面坐着各自喝茶/咖啡的时候,竟然微妙地有种相似。

    见古川忠义回来,reborn率先放下了咖啡杯。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地直接问了。”他问,“你们想让阿纲离开的原因,是在新地大厦地底发现的人体实验室吗?”

    在大人们没有看到的角落里,黑猫趴俯在自己的小窝。

    他睁开眼,茶褐色的猫瞳在黑暗中变幻了色彩,变成一双异色的眼瞳。

    [这里就是那个笨蛋作者的家吗……?]

    黑猫如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在庭院和走廊来回走走熟悉了地形,跳上二楼巡视了书房和房间,最后翘着尾巴路过客厅的时候,从玻璃里望见了正襟危坐的大人。

    [是那个老头?还是黑衣服的男人……竟然有尾巴,原来如此,这是这边的潮流吗?]

    [不过那个作者不在这里,看刚才的笔迹的话,应该还是一个小鬼。]

    所以才会写出那种幼稚的东西。

    他停下脚步发出猫猫盯视,从唇语中识别出“阿纲”“实验”几个词汇。

    脑子里装了许多和年龄不相匹配的知识的黑猫在一瞬间就炸起了毛。

    脑中属于猫的原本的意识缓缓苏醒。

    于是六道猫猫专心致志猫猫观察的时候,听见脑海中传来一声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声的喵叫。

    “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