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文系少年纲吉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64章 064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64

    “超——惊险的!”

    “我啊, 为了当一个好间谍,可是度过了超级惊险的一段时间呢。”

    富永太郎一团史莱姆一样躺在甜品店的角落,他抬起手, 手就变成了波浪。

    “不过这也是意料之内……我和小纲吉在交往可没有瞒着任何人, 他们能猜到我们的关系并且识破我的目的也很轻易……我想要草莓巴菲,谢谢。”

    纲吉眨了眨眼。

    “所以呢?富永先生因为被发现而被扫地出门了?”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因为被扫地出门而瑟瑟发抖的富永太郎, 琥珀一样纯粹地倒映着主人心意的瞳中几乎闪烁起了泪光。

    富永太郎哽住了。

    他磨磨蹭蹭地坐起来,心虚地四周瞟看一圈。

    “也、也没有这么凄惨。”他小声宽慰, “至少还是让我打包了的……中午还吃了非时院的食堂呢。”

    纲吉的兔子耳朵蹭地一下支棱了起来。

    “非时院的食堂?”他捕捉到重点(?),“好吃吗?”

    说着甚至舔了舔嘴唇。

    作为非时院为数不多的小客人, 纲吉自然是吃过他们的食堂的。

    只不过时间过得有些远, 记忆褪色了不少,只有留在味觉上的印象, 叫喧着说好吃。

    富永太郎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那是当然, ”他磨磨蹭蹭地靠近,从怀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笔记本, “不过重点不是这个……在临走之前, 我偷到了最近的情报。”

    他偷偷摸摸地说:“是一直瞒着你的情报,临走之前我趁兔子们不注意给偷出来了。”

    纲吉双眼一亮, 赶紧也低下头,就像是潜入敌方老巢的间谍一样小声问。

    “那么——是——什——么?”

    让我康康让我康康!

    在他的无情盯视(?)之下, 富永太郎终于咳了一声打开笔记本。

    “唔,是关于旧地大厦下面的临时窝点的事情呢, ”他在看见其中内容之后顿了顿,捏着下巴, 露出饶有兴趣的模样, “唔, 似乎是私下结社集会?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会偷偷瞒着你啊。”

    纲吉摇了摇脑袋。

    “结社?”他问,“黑帮吗?”

    “呜哇,你意外地懂行啊,”富永太郎道,“不过确实如此。”他将皱巴巴的本子收进怀里,“不过确实如此……真奇怪呢。”

    “真是奇怪呢。”他跟着附和,“不过正是因为偷偷瞒着我,反而让人更疑惑了……大人都是这样的吗?”

    被他仰着头问的大人尴尬地笑了笑,紧接着问,“那么要去看看吗?”

    他努力维持着表情,不让男孩发现自己正因看到却隐瞒的内容而落下了冷汗。

    *

    “所以,在那下面的到底是什么?”

    黑西装的婴儿摸着帽檐,“如果只是一般的人体实验,我想也不至于到让阿纲离开的地步……这样一想,或许是什么让人冷汗淋漓的东西呢。”

    他黑色的眼瞳直勾勾地盯着对面,倒映出气定神闲的国常路大觉的影子。

    家庭教师的声音顿了顿,沉下脸庞,让阴影将自己完全遮住。

    属于黑发婴儿的声音响起,半晌后,国常路大觉抚掌大笑起来。

    “没错。”

    他如此回答,“看来果然如传闻所言,你是一个聪明人,reborn君。”

    reborn勾起唇角,微微躬身。

    “不过是无谓的谬赞。”他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开门见山地说吧,让你们如此忌讳的原因……恐怕和迦具都玄示——阿纲的兄长有关吧。”

    国常路大觉顿了一顿。

    古川忠义站了出来。

    “就让我来解释吧,御前。”他说,“作为竹千代的老师,reborn先生理应知晓这件事……就当是作为我们的防御措施失效之后阻止竹千代的盟友,他也应该知道。”

    国常路大觉陷入沉默。

    半晌,古川忠义向着reborn颔首。

    “那么,如你所言,我也就直接说了。”他身上带着军人特有的杀伐果断,在非竹千代的物种前,毫不遮掩地将这股骇人的杀气释放了出来。

    “位于新地大厦下的人体实验与a级异能犯罪集团【超越者】相关,实验是基于众多数据样本之上的异能实验,存在时间不明,不过,最晚也在迦具都陨坑事件之后发生。”

    “嗯?原因?”

    古川忠义沉声道:“就已发现的内容而言,这些实验俱都指向[制造容器]——以迦具都玄示的相关数据为样本,制造能够容纳超越者级别的纯粹力量体的容器。”

    “他们将这项计划命名为——[超越者计划。]”

    *

    “嗳?”

    沢田纲吉骤然听见他询问,狐疑地眯起了眼睛。

    不对劲。他想。

    富永先生是不是忘记自己是一条咸鱼的人设了?竟然主动问要不要去做事……日本明天要毁灭了吗?!

    “喂喂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男人大叫一声,发动了rua毛毛攻击。

    纲吉也哇呜起来,怪叫着躲藏开来。

    两人打闹在了一起。

    从他们俩开始说话就在角落里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团子的伏黑团安安稳稳地坐着,被从天而降的一个本子砸住了脑袋。

    这个本子从富永太郎的手里扔出来,他慢吞吞地将它从头顶扒拉下来,看见模糊的字迹。

    伏黑惠凭借着自己瘠薄的词汇在一团皱巴巴中寻找会的字,只模糊地辨认出“新地”、“赤色的王”、“实验”、“容器”几个词汇。

    还没等他瞪大眼睛努力看,从攻击中脱身出来的富永太郎就轻车熟路地取走了幼崽手里的书。

    “这可不是小孩子该看的东西。”

    他如此说道。

    伏黑惠眨了眨眼。

    沢田纲吉狐疑地走过来。

    “你们在背着我说坏话吗?”他幽幽道。

    富永太郎:“没有哦。”

    “真的?”

    “真的!”

    “我不信!”

    “哈???”

    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富永太郎顶着一副疲倦过头的壳子一边和纲吉说笑,等到时间过去到该回家的时候,沢田纲吉发现自己顺利将方才在说些什么给忘得一干二净。

    这一定是来自海藻的阴谋。

    海藻、哦不,是顶着海藻一样脑袋的青年就打了个喷嚏,继而哈欠连天,不久后疲倦地与他道别。

    纲吉抱着咖啡和伏黑惠回到家中,不出意料,特意将他支走的大人们也早已经结束了会谈,reborn轻车熟路地跳到他的肩上。

    “回来的太慢了!”他斥责道。

    “这不是你希望的吗?”纲吉嘟嘟囔囔上贡咖啡,“给。”

    reborn:“我不喝速溶咖啡。”

    那你为什么要叫他去买啊!

    沢田纲吉气成河豚。

    reborn就毫不留情地踢了他一jio。

    纲吉:!

    他揉着自己的脸蛋,没忍住吸了吸鼻子。

    但是又有一丝微妙的安心。

    ——毕竟reborn能这么和平常一样对待自己的话,那大概没有说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沢田纲吉磨磨蹭蹭地想,偷偷地抬起眼睛去看家庭教师,在被发现之前又飞快地缩回。

    他这一番动作尽数落入坐在对面的两位长辈眼中,国常路大觉缺乏与这个年龄的孩子相处的经验,因此不论纲吉做什么,这位看似威严的老人都在内心尖叫着好可爱(并没有),并且表示可爱的孙子做什么都是正当且正确的,一面还赞赏地伸手摸摸小孩的脑袋,宽和地问零花钱够不够。

    而另一位长辈就狐疑地虚起了眼,心底生出一种浓烈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在老大迦具都玄示第一次把小鬼带回炼狱舍的时候就出现过,后来直属于他和老大的小鬼就变成了大家的竹千代,虽然心里不说,古川忠义却还是一直记得这件事的。

    因此,此时此刻,看着自家的竹千代和神神叨叨的家庭教师亲昵而熟悉的互动,他的心底就油然生出一种危机感。

    不过,此时此刻,他还没有发觉这种危机感来自何处,只是凝重着摸住了下巴。

    “……古川哥?”

    纲吉凑到一脸严肃的古川哥面前,伸出爪子在对方面前晃来晃去,居然过了好一会才唤回神智。

    他皱起了脸。

    “古川哥最近很累吗?”他歪歪头,挥挥手让古川忠义单膝蹲下,踮起脚费劲地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要好好休息啊古川哥,我会很担心的哦。”

    古川忠义:“哦……哦!”他甩甩脑袋就缓过神,哈哈大笑着反将纲吉的脑袋rua成兔子窝。

    终于将来走亲戚一样的二人组送走,临别前大概是国常路大觉的一番询问触动了两人身为家长的某根神经,既不是过年也不是生日的,纲吉手里多了两张卡片。

    生活在普普通通家庭的纲吉拒绝去想卡里有些什么。

    他将团成一团的乖团子惠惠安置在座椅上,打电话问了山本什么时候回家,思索了一会,给附近的寿司店打了电话叫外卖。

    家庭教师先生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做,只不过是一个电话的时间,他就从自己的眼中消失不见。

    纲吉只能找出一副拼图玩具,和伏黑惠凑到一起玩起了拼图。

    伏黑惠乖乖地蹲在座椅上,短短的手指捏起一块又一块拼图。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纲吉总觉得自己和伏黑惠是差不多的速度。

    他偷偷看了眼,似乎确实如此。

    男孩子尴尬地咳了咳。

    像是一团小海胆一样的幼崽就抬起了脑袋。

    “纲吉生病了吗?”他问。

    纲吉很有兄长威严地道:“要叫纲吉哥。”

    伏黑惠乖乖眨眼睛。

    纲吉:“纲——吉——哥。”

    伏黑惠:“纲吉!”

    纲吉心累。

    于是小小一团的幼崽就坏心眼地笑了起来。

    纲吉:盯——

    大概是纲吉散发出去的黑气过分浓重,很快伏黑惠就停了下来,认认真真地拼拼图。

    没过一会,两人就结束了这块拼图。纲吉闲着无事,便开始教伏黑惠认字。

    “仁——义”

    “伏——黑——惠”

    “黑——帮——”

    念到某个词汇的时候,伏黑惠突然啊了一声。

    “刚才,”他慢吞吞地说道,“刚才看到过这个字。”

    男孩子眨了眨眼黑色的眼,长的过分的睫毛像是软软的小刷子一样,慢吞吞地补充。

    “在海藻的本子上。”

    “诶?”

    正兴致勃勃地做卡片给伏黑惠念的纲吉愣了下,下意识摸了摸反常地蹭到自己身上来的黑猫,心里有些奇怪猫的亲近,嘴里却在反问,“惠惠刚才看见了什么字?哥哥也想知道自己认不认识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