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逆焚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第四千二百零九章 壁障有变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殷无流看到那空间表面,显现出来的诸多符文的时候,殷无流先是表现的异常震惊,甚至可以是用震撼来形容。

    如果表面上没有如波浪般的翻卷,不仅是殷无流,恐怕任何人都无法看出,其中蕴藏的符文奥秘。

    而就在那种震撼悄然过去后不久,殷无流的情绪立刻又出现了更加剧烈的波动。那是一种懊悔和愤怒,这种懊悔和愤怒不是对其他人,而是对他自己的。

    以他的见识和阅历,此刻已经看出来,那空间表面上显现出来的,全部都是远古符文。最重要的是这些远古符文,超过九成都是月宗所不曾拥有的。

    这九成中的每一个符文,其价值都是难以估量的,若是他能够将一个符文完整的记忆,并且带回到宗门当中,不仅会让月宗的实力有所提升,自己在获得巨大好处的同时,身份地位也必将会有所提升。

    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自己在符文阵法一道上,也只能够算是略懂皮毛初窥门径而已。

    虽然达到如今的修为,也算是对规则有了一定的领悟,从而获得自己的精神领域。可是规则的领悟,更像是一种心中了然,而非是符文阵法那样,将所掌握的规则具现化,甚至是直接创造出来。

    这二者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如果稍微狭隘一点来形容,前者可以说是一种“意会”,而后者可以将其视为“言传”。前者主内,而后者却需要内外兼备。

    之所以将这种难形容方式称为“狭隘”,是因为“意会”本身并不影响自身领悟,甚至是自然而然的运用,只是他们的这种运用,无法将其直接转化为知识。

    而掌握知识的人,有的时候因修为的局限,无法将之直接转化为自己的力量和手段。这个时候就需要凭借符文阵法,来将自己所掌握的知识,以另一种方式释放。

    两者看似目的一致,却有着本质上的差异,前者几乎是每一名高阶武者,所必须要经历之路,因为高层次的修行,便是针对规则的。

    至于后者只有一少部分人选择,因为那是受到自身天赋,时间、精力和资源等诸多因素影响,这些人便是符文阵法师。

    本来符文阵法师,应该是武者当中,在修行上有着得天独厚条件的一群人。因为当他们迈入凝念期后,不论是精神领域的领悟,又或者是对于规则的操控运用,都远远在普通武者之上。这一点光是从幻空身上,就能够看出一二来。

    可是符文阵法师在达到凝念期前,却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成长过程,因为将许多精力、时间和资源,向符文阵法方面倾斜,则必然导致自身修行提升的放缓。

    特别是符文阵法师的提升,需要的是日积月累,时间之长远远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所以有些符文阵法师,即便是耗光了生命,也只不过达到育气期或纳气期层次。

    凡是有一利便自然会有一弊,殷无流自知天赋普通,在符文阵法一道上,便没有花费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只勉强达到了略通皮毛的层次而已。

    而他心中懊悔和不甘的地方,恰恰就在于自己当初没有多花费精力和时间,去研究符文阵法。

    如今面对着空间壁障表面的变化,殷无流心中那份焦急,根本就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

    他想要努力的去记忆,所见到的每一颗符文,可现在的问题是,他想要看清楚一个都困难无比。

    眼前的空间壁障是在不断蠕动之中,那些一个个复杂的符文,密密麻麻好像组成海浪的一滴滴水。海浪在不断的翻涌,表面上的水也在一刻不停的变化和移动着。

    比如殷无流刚刚盯住一颗远古符文,对方却是在翻翻滚滚中,直接沉了下去,被淹没在符文的海洋当中。

    又比如他盯住的一颗远古符文,只是在转瞬之间,那符文便改变了原本的形态。更准确一些来说,远古符文本身就相当于一道阵法,所以它会不断的运转着。

    只有在符文阵法一道上,水平达到了某个层次后,才能够拥有看清楚远古符文的能力。只是符文也有高低不同的层次,中阶以上的阵法师,只能够看清一些简单的远古符文,高阶阵法师能够看清楚的数量大大增加。

    即便是现在的左风,又有宁霄留在纳晶当中的那部分典籍,他也还是会有一部分十分深奥的远古符文,他无法看的清楚,更不要说记忆下来。

    至于殷无流的水平,即便是出现在眼前的空间壁障上,完全就是一片远古符文的海洋,可他就连其中那部分最简单的,也都根本看不清楚,更逞论要将其记忆在脑海当中了。

    在殷无流心中懊恼,同时又不甘心的不断一边观察一边记忆着。那样子就像是一个人,正在用一只竹篮子,在河边拼命的装水,不论他如何的努力,最后篮子中依旧空空如也。

    如果左风身在此处,那将会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种反应。虽然对于远古符文,左风掌握的也并不算太多,可是面对眼前这片远古符文组成的“海洋”,左风随便从其中“捞”一把,都必然会有不小的收获。

    可惜殷无流所拥有的“视线”,使得左风投鼠忌器,根本就不敢轻易靠近对方“视线”所在的位置。

    最终就成了现在这样的结果,一个宝藏摆在那里,能够接触到的人得不到,而能够得到的人,却根本接触不到。

    由此可以看出,在场的这些人都没有这份机缘,最终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重要的宝藏慢慢的溜走。

    再没有人能够理解,此时殷无流的心情,而他就在那里默默的生着闷气,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只能咬着牙咽到肚子里。

    那空间的变化,也并不会受到殷无流的影响,其变化仿佛进入了某种状态,此刻已经基本不会受到外界的影响而停止。

    当然,如果说完全不会受到外界的影响,这其实也是不恰当的。如果这个时候,停止向那裂缝继续献祭武者,可能还真的会影响裂缝内的空间变化。

    可惜现在唯一想要让空间停止变化,结束眼前一切的人,就只有殷无流而已。可他偏偏是那个,无法与其他人进行交流的家伙。

    周围鬼魈阁和傀灵门的武者们,他们完全不知道裂缝当中,到底发生着怎样的变化。他们一个个只顾着盯住,那处不断的蠕动着,一点点扩大的裂缝,脑还中不断的在期盼着,裂缝最终变成他们需要的通道。

    那怕他们明明看得出来,那灰黑色的能量,吞噬的能力已经达到一种极限,可是他们向内投入武者的速度,却丝毫都没有放缓,反而还在稍微加快速度。

    也就过去了不到两息的时间,空间的变化就开始向外传递开去。如果真的是空间崩塌,绝不应该用这么长的时间,所以这也能够说明,那变化的空间,绝非是一般的崩塌。

    只见紧挨着最初有所变化的空间,有两处空间的壁障,早就已经布满了裂痕,只是到了这一刻,那壁障的表面上,才开始逐渐变得柔软。

    其实这种改变的方式,殷无流已经并不会感到奇怪,他甚至还会觉得理所当然。

    另外两处壁障在变得柔软后,也同样开始蠕动起来,“视线”全力拉近以后,同样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符文,那些全部都是远古符文。

    相比于第一次的震撼,之后的不甘、懊悔和愤怒不同,现在的殷无流反而显得有些麻木。或者也可以说,他自己本来就有心理准备,会出现眼前这样的变化。

    在殷无流麻木的看着,那些对于左风,乃至于幻空都珍贵无比的远古符文,不断的翻涌蠕动着时,一丝并不算太过特别,可是殷无流却第一时间就发现的变化,出现了。

    那恰恰是因为,殷无流根本就看不懂,也无法记忆其中任何一颗远古符文,因此他所关注的焦点,也与一般的符文阵法师不同,他在关注着那些符文,在蠕动之中的整体变化。

    其实从表面开始出现变化以后,壁障整体上,就处于一种缓慢收缩的状态,只是因为收缩的不规则,所以殷无流之前也只是注意到那种起起伏伏的外形。

    可是从刚刚开始,那壁障表面上,那种起伏不定的变化中,有着几处非常明显的凹陷位置。

    这种凹陷本身极为特殊,在无数起起伏伏状态中,同时出现的凹陷,分布的还非常均匀,那便很容易引起注意了。

    殷无流心中吃惊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不解,他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眼前这种变化。

    也就在他心中充满不解之际,那无数的凹陷位置,猛然间开始向外凸起,一根根好似破土而出的竹笋般。

    只不过凸起的位置并没有尖儿,那些凸起冲出来以后,便猛的像一朵花苞般,突然间向着外面张开来。

    那些凸起的变化,最初也只是一个个点,可是随着其不断的展开并扩大,其影响的范围和区域,也在迅速的扩大着。

    当殷无流震惊之余,努力平复情绪的时候,整个空间壁障表面,竟然已经有七八层,已经重新被包裹起来。(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