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逆焚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第四千二百一十一章 再度重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断的衰败,并逐步走向毁灭的空间,以一种殷无流从未曾想到过,甚至是他有些不理解的方式,再一次重新焕发了活力与青春。

    空间本身充满了神秘性,或者说即使对空间之力有一定掌握的强者或阵法师,也未能够真正透彻的了解空间本身。

    对于符文阵法,只有皮毛水平的殷无流,他自然更加难以搞清楚,眼前的空间为什么会有如此特别的转变。

    越是搞不明白,殷无流就越是好奇,只不过好奇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原因,殷无流知道这裂缝当中的变化,涉及到下一步的行动,尤其是取宝的路径,自己尤其要想方设法获取更多的讯息。

    哪怕自己没有能力搞清楚,这些空间变化的奥秘,也一定要摸到继续深入寻宝的路径。

    抱着这样的心思,殷无流也终于开始将注意力收回,没有继续去关注,那处空间上的变化。

    或者说他没有继续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那些逐渐凝炼成形的一颗颗崭新远古符文,以及一处处正在焕发着“新生”的空间。

    而是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整个裂缝的状态上,而裂缝在经过了之前的一连串变化后,本身差不多已经扩大了接近一倍。

    现在裂缝已经有接近半丈长,半寸左右的宽度,比起这片冰壁,吞噬掉第一名武者后出现变化的模样,此刻的裂缝扩大了数十倍还要多。

    只不过就算是扩大到如今的规模,也丝毫看不出来,这里能够让人顺利穿过去的可能。特别是裂缝的表面,虽有着明显的变化,偏偏内部还是死水一潭,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毕竟这裂缝,所有人推测他便是众人寻找的通道所在,而种种迹象和线索,也让人们确信,这推测十有**是准确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裂缝虽然在扩大着,却并没有通道显现出来的迹象,这样的结果让殷无流已经有些开始焦躁不安了。

    他本身所处之处,位于第二层空间当中,因此是落后于在场这些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与最终的宝藏,根本已经可以挥手说再见了。

    可事情就是这么让人意想不到,本来已经注定没有什么希望的殷无流,却因为与左风的战斗,逼着他动用了宗门中,都不曾有人使用过的特殊手段,让自己竟然能够以特殊的“视线”,直接降临到第三层。

    殷无流当然清楚,这样的好事绝不会经常会发生,或者可以说自己一生,恐怕也就只能遇到这么一次而已。

    这么好的机会,自己就只能够在这里做个旁观者,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已经获得的各种重要线索,也无法利用起来,他心中有着浓浓的不甘呐。

    不知道是裂缝正巧此时出现变化,还是殷无流的情绪,被那裂缝给感知到,它的内部突然间有了特殊的变化。

    其实裂缝一直在变化中,只是别人无法看到,其中那些层层叠叠的空间内,正在经历着某种岁月的演化。

    这当然不是某种表演,展现给唯一的观众,这种演化有着内部的一些规律可循。只不过凭借殷无流的水平,他根本就无法摸索到内部的规律。

    如今再次有了变化,殷无流立刻就瞪大了双眼,他的眼中满是期盼之意。他期盼着看到特殊的变化,更期盼着自己能够获得,更加有用的线索,能够让自己加以利用的线索。

    裂缝当中的空间,之前只是不断的演化,外形和体积的变化也有,可是却一直没有影响到,层层叠叠空间遭到挤压的部分。

    就从刚刚的一瞬间开始,那被挤压到一起的空间,突然间就被撑了起来,而且在撑开的同时,空间与空间之中,又仿佛多出了一些似有若无的联系。

    之所以说联系似有若无,是因为殷无流看到了一些符文,出现在了一处处空间的周围。符文的位置很特殊,尤其是符文散发的光芒和波动,巧妙的覆盖了附近的空间。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符文的存在,殷无流才会猜测,眼前的空间与空间,彼此之间是存在了某种联系的。

    偏偏这符文的变化,好似遵循着自己的规律,丝毫不会受到周围空间的影响。而发现了这些以后,殷无流自然也就更加无法肯定,这些空间是否真的存在联系了。

    这边殷无流有所发现的时候,裂缝释放的的灰黑色雾气,从刚刚保持平稳的状态,到现在已经逐渐开始有了一丝减弱的趋势。

    这种改变非常的微弱,微弱到在场除了殷无流的近距离直接观察外,也就只有暴雪和鬼魇两人,他们隐隐有一些感觉,却又不是那么的肯定。

    而对暴雪和鬼魇他们两个来说,在看到眼前的变化后,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也是截然相反的。

    一方面暴雪虽然还无法确定,可是他的眉眼之间,还是有着一丝难掩的放松。双方的矛盾恰恰就在于,裂缝还要吞噬掉多少的武者。

    如果就像之前那样,无底洞般的将人填进去,那最后没有人用来献祭的时候,与鬼魇之间的矛盾,势必会被直接给掀出来。

    现在灰雾能量出现变化,哪怕还无法确定,这已经可以证明,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兆头,哪怕后续的变化一时间还说不清楚。

    反观现在的鬼魇,他的脸色略有一些复杂,他其实也没有做好,与暴雪等人撕破脸皮的准备。

    然而他却绝不会放过,能够直接与暴雪拍桌子,讨价还价的筹码。只要献祭的人不够,自己大可以凭借此事来直接要挟暴雪。

    最好是后续能够在将来分赃,或者是探索之后通道时,为自己一方换取些有利条件,这也是绝对划算的买卖。

    如今灰雾能量有了变化,偏偏还有一小半的人,是准备好用来献祭的。这么看起来,献祭的人还真的有可能够用,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为此而感到高兴,还是该为此而感到不满,所以神情上的复杂,恰恰也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在场众人倒是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异常反应,即便是注意到的人也没有太在意,大家的注意力,除了放在那正被吞噬的武者,便是正在不断蠕动变化的裂缝上。

    恰在这个时候,一批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传递了过来。因为激烈反抗的武者,七七八八都被处理掉了,现在所余不多的这些,大多数连叫声都非常微弱,因此那通道内传来的脚步声,还是立刻引起了在场这些人的注意。

    暴雪心中不免有些好奇,按道理来说,之前那么大规模的搜捕,附近徘徊活动的队伍,应该都被一网打尽了才对。

    就算那个时候,真的有什么漏网之鱼,应该也早就成了惊弓之鸟。可如今听到的这些脚步声,不仅步履稳健有力,而且从他们那有规律的脚步声中,就能够判断,其中一批人训练有素,配合起来绝对会非常默契。

    至于队伍当中,那有些不太协调的脚步声,其实落在高手的耳中,却同样别有一番“滋味”可以细细的品。

    因为这声音中另外一批武者,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步调。如果说一个队伍当中,脚步声略微有些杂乱,这其实也算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如果每一人都是一种步调,十数人都没有一个相同的,甚至是相近的,要做到这一点,那恐怕比所有人整齐划一都还困难的多。

    暴雪、鬼魇、傀重等人面色都渐渐的沉了下来,他们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在他们的心中,却已经下意识的浮现出了两个字“高手”。

    随着那些脚步声的不断靠近,通道内也开始渐渐有着交谈的声音。听上去多少有些诡异,虽然无法听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可是那声音中轻松随意的味道,还是表现的非常清晰。

    没有人注意到,在场有一个人,从刚刚开始眼神和表情便都有了一丝变化。虽然他的身体微微侧了侧,似乎想要朝着一旁转开,可是到最后他仍然选择留在原地。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现在的位置很好,如果轻易改变位置,不光动作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刻意躲避的话,这些刚刚来到的人看到后,也同样会特别关注。

    随着声音的传递过来,不久后通道内人影绰绰间,便已经有人影的身形轮廓变得清晰起来,并且显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个想要动,却最终没有动的人就是幻空,而引起他特别注意的人,正是此时来到的一群人。

    看到为首的那名眼神阴戾的老者,还有那名脖颈上有着枫叶胎记的青年时,幻空的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复杂的意味。

    至于这两个人,他们来到这里以后,就向着冰殿当中望来,随即他们就注意到了,暴雪等一大群人。

    包括幻枭和幻枫在内的一群夺天山弟子,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尤其是幻枫,看向暴雪等人的时候,声音立刻就冷冰冰的道:“是你们?”

    与此同时在暴雪身后的队伍当中,楚楠和素颜两人,几乎同时瞪大眼睛,看向夺天山队伍当中一名男子,并异口同声的道:“是你!”

    在那队伍当中的男子,正是之前同楚楠他们分开的苗斑。在两人看向自己的同时,苗斑也是一眼就看到了对方,双方这么快便重逢,吃惊之余心中也是微微一沉。(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