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逆焚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第四千二百一十三章 重拾旧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其实夺天山与在场这些势力,本身并不存在什么仇怨,哪怕是与暴雪他们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仇恨。

    只不过暴雪他们的出现,破坏了夺天山的计划,再严格一点说起来,其实彼此间的矛盾,主要来自于破坏计划这件事,对夺天山颜面的影响。

    古荒之地的超级宗门,每一个不光拥有强大的背景与实力,同时更拥有着不容侵犯的尊严。

    如果是鬼魈阁或流云阁这样的势力,他们动手破坏了夺天山的计划,倒是可以用“情有可原”来形容。

    可如今破坏计划的是暴雪等人,这对颜面的损伤可就不小了。因此幻枭和幻枫,是处于一种恼羞成怒的心理,从而准备对暴雪他们下手。

    只不过他们行动的略有一些突然,流云阁一方既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要帮忙的打算。王振江倒是还略有一些好奇,朝着夺天山这边望来,那王小鱼却是好奇的四下观察着,根本就没有要动手的打算。

    鬼魈阁和傀灵门,倒是一个个表现的异常兴奋,用幸灾乐祸已经不足以说明,他们此时的想法了。

    双方所谓的合作,也只是一种相互牵制,虽然勾心斗角又各怀鬼胎,可为了共同的利益只能维持合作关系。

    如今看到夺天山众多强者,打算要对付暴雪等人,他们又哪里会愿意去趟这浑水,一个个都下意识的避开少许,但却没有忘记,要将围捕过来的人,给牢牢的看管起来,并且还保持着不断的献祭。

    对于夺天山众人的反应,暴雪等人也不禁微微一怔,他们多少还是感到有些意外的。毕竟本来就没有什么仇,在如今才刚刚见面,彼此还没有交流,夺天山几个人,还未曾搞清楚这里的情况,竟然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动手。

    可即便是这样,不仅仅是暴雪,他身边的其他人也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恐惧。相比于刚刚进入极北冰原时,现在他们这支队伍,绝对算是顶尖的存在,哪怕是面对古荒之地的这些强大宗门,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如果硬要动手,那么不管是暴雪,斯蛮拓或姬娆都已经做好了立即动手的准备。

    只不过队伍当中,却有一个人从之前开始,脸色就显得异常难看,这人正是幻空。他最初是想要尽量避开,与夺天山的武者直接接触,并不是害怕而是不想。

    可是当夺天山的人,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倒是变得比较坦然起来,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中,自己又身处于几方主要势力当中,根本就避无可避,最终只能够正面面对。

    当然,不想面对只是一种心理状态,幻空其实也并不太担心,自己会被对方给认出来。以他所拥有的能力,在全力伪装和掩饰下,即便是暴雪和鬼魇也休想看出任何一点问题。

    作为一名育气期巅峰,勉强达到凝念期的“普通”武者,也很难受到人们的关注。

    幻空的心态更加平稳,在思考的时候,思路也就更加清晰。当暴雪等人,已经开始做好准备,应付与夺天山之间突然爆发的战争时,他却已经想到了化解的方法。

    幻空念力稍微运转,在眨眼间就将讯息直接传递给了暴雪。那暴雪是因为不惧怕,所以自然而然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是他却并非是只知道战斗的莽夫。

    眼看着双方就要战斗之时,暴雪突然间转头望向鬼魇,沉声喝道:“我想你应该清楚,不是什么人都能一块合作的,如果你不想让自己获得的好处受损,甚至是直接失去,那么就别站在一旁看好戏。

    你最好想清楚,所谓的好戏也不过是,你将失去一个有默契的盟友,同时多一个瓜分利益的敌人罢了。”

    好在幻枭和幻枫等人,不是疯狗般扑上来就疯狂战斗,他们虽然打算出手,却还是相对谨慎的将队伍散开,准备接下来进行围歼。而这种不急不躁的方式,恰好给了暴雪等人做好准备的时间。

    本来一脸坏笑的鬼魇,在听到暴雪的传音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僵住,好像一下子被人戳中了要害,之前那欢喜不尽的样子,刹那间就消失无踪了。

    而夺天山众人,听到暴雪开口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透出了浓浓的嘲讽之意。因为暴雪这番话,明显是表现出了自己的心虚,那是觉得他们不敌,所以才要用这种方式求援。

    在战斗之前先输了气势,这种行为完全就是在自掘坟墓。幻枫等人冷笑着的同时,他们对于接下来的战斗,也明显更加有信心了。

    然而他很快就注意到,鬼魈阁的鬼魇等人,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纠结与阴沉,尤其是眼神中的踌躇与矛盾,表现的更是再明显不过了。

    见到这一幕后,幻枫和幻枭等人,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他们看得出来,事情恐怕不会像自己之前想象的那么顺利。

    幻枫偷偷的向着幻枭望了一眼,虽然两人并未多说一句话,可是眼神的变化,却已经清楚的将两人的想法告诉给了对方。

    也正是在这瞬间的眼神交流后,幻枫与幻枭再没有任何犹豫,齐齐暴喝一声就开始催动武技。

    面对夺天山突然爆发的战力,暴雪等人面色虽然阴沉,也早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是大家却并未立即动手。

    这种层次的两队武者,实力上相差的又并不悬殊,纯粹被动防御的一方非常吃亏,所以暴雪他们的选择看上去非常不智。

    然而他们一方面不是因为惧怕,另外一方面他们需要拖延,如果直接迎上去展开战斗,那么这场战斗也就休想化解了。

    这种等待和拖延并非是盲目的,相反目的性非常明确,眼看着对方冲杀过来,已经逼近到眼前的时候,暴雪带头向着斜后方稍微后撤。

    如果在没有说出之前那番话前,暴雪这个举动,不仅无法缓和自己等人的危险处境,反而还有可能为自己的队伍带来危险。

    因为他们移动的方向,是朝着鬼魈阁与傀灵门所在的位置。这种突然靠近,不仅仅会引起对方很大的敌意,甚至有可能引得双方合力对付自己。

    可是暴雪并未犹豫,似乎在行动之前,他就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至于队伍当中的其他人,既没有多询问一句,也没有一点的犹豫,在暴雪行动的同时,他们也就跟着同时行动了起来。

    随着他们的突然靠近,鬼魈阁和傀灵门众人,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可是他们却偏偏没有阻止,更没有第一时间就发动攻击。

    鬼魈阁和傀灵门当中,自然要数鬼魇和傀重两人的表情最是难看,他们现在的处境多少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味道。

    因为暴雪靠近过来,就是在逼迫着他们作出选择,鬼魈阁如果想要置身事外看热闹,那这个时候就必须要采取行动。

    可如果鬼魈阁选择立场,与暴雪等人站在同样的角度,那么他们就更加需要立即做出选择,否则暴雪他们与夺天山的人一旦动手,他们再插手也必须要慎重考虑。

    以这两方强者的实力,如果真的展开厮杀正面战斗,那便很难停下来,即便是他们再加上,至今为止都未表态的流云阁,想要让他们不受损失的分开两方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虽然不情不愿,可是在暴雪靠近过来的同时,鬼魇便也有了决定。他冷冷的盯着暴雪等人,随即又望向夺天山一方,冲在最前方的几个人。

    “咳咳,我想大家可能是有什么误会,有什么误会,先不要动手,有什么事大家先心平气和的说清楚。”

    听到鬼魇的这番话,夺天山一群人脸上表情,变得愈发的愤怒起来。幻枭更是大声的道:“误会个屁,我跟你妈才有误会,夺天山的事情你也敢管,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吧。”

    本来鬼魇开口的时候,脸上是勉强挤出笑容的,他虽然不得不站出来,可是却没有真的准备与夺天山动手。

    直到如今听到幻枭这番话,他的脸色也骤然变得无比阴沉,甚至身上的气息也都明显阴冷了下来。

    “哼,你们夺天山也未免太过嚣张了,我们鬼魈阁不想动手,你就认为是怕了不成?如果这样说起来,我倒是要算一算,当初在冰川上,你们是怎样将我们骗到那处冰台上,又是怎么让冰台垮塌的。”

    其实鬼魇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胸宽阔之人,当初在冰台上损失了一些鬼魈阁武者。虽然当时稀里糊涂,可事后分析起来,他就明白这是被夺天山给算计了。

    只不过当时自己等人,何尝又不是在算计夺天山,所以重新见面的时候,鬼魇对当初的事情绝口不提。

    可如今夺天山这样羞辱自己,羞辱鬼魈阁,他哪还能够装作没有听见,一时间双方间的矛盾陡然升级。

    暴雪等人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紧张情绪也悄悄的退去,鬼魈阁与夺天山的矛盾爆发,这让他们的处境立刻好转。

    然而就在众人放松的时候,幻空的脸色微微一变,紧接着就快速的向身边之人传音,看其表情比起之前来还明显要紧张的多。(www.twnovel.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